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珠宝农妃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都是有秘密的人

珠宝农妃是团宠 养只猫挠你 2239 2020.07.05 11:19

  慕琅阙听着白云朵这些讲述,也听明白了大概。

  他对白云朵的做法表示理解:“昨天你跟你祖母说的时候,确实欠了我银子,放心,他们还没胆量来问我这些。”话音落下,仍旧是一阵的干咳。

  白云朵虽然听这个咳嗦声已经有些习惯了,但是也有些同情,这人这么咳,这也太难受了。

  所以又开始想一些咳疾的偏方,想起来几个,也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是总是一些希望。

  所以她对着慕琅阙又道:“慕公子,之前我给你的那个偏方是润肺的,我也不知道你的咳疾是什么原因,我这还有两个偏方,你可以问问大夫是不是能尝试一下。一个是用捣碎的蒜和冰糖甘草一起煮了喝,一个是罗汉果加水煮沸了然后泡绿茶喝,或许能有些作用。”

  慕琅阙心里有些暖,好像很多年没有人是这么单纯的关心自己了,他对着白云朵道:“谢谢,我一定会试试的,你现在可还有需要我帮忙的?”

  白云朵眨巴着大眼睛看着慕琅阙:“慕公子,我还能提一点小小的要求么?”

  看着对方水汪汪的大眼睛,慕琅阙没想就点头道:“你说。”

  “如果可以的话,能给我一些做首饰的材料吗?除了铜丝,剩下我就要你们不用的边角料,要扔了那种就行。”白云朵一脸期待的等着慕琅阙的回答。

  慕琅阙更意外了,他也想到几分对方的意思:“你要自己挣钱?”这次说完他握拳咳了两声,跟之前有些许的不同。

  白云朵点头道:“嗯,我想靠自己带着家里人致富。”

  慕琅阙笑了:“你是个很有想法的姑娘,我很欣赏你的才华,你需要什么,下楼跟李掌柜说,他会给你安排的,以后我不在的时候,你有事就找他。”说完,接着几声咳嗦但是比之前好像轻了一些。

  白云朵对着慕琅阙再次道谢:“那就谢谢慕公子了,我还得去看我大哥,就不多打扰了。”

  慕琅阙点点头:“白姑娘慢走。”

  白云朵到了楼下也不客气,直接要了两轴铜丝,然后让李掌柜的把他们做首饰剩下的,不要的边角料给自己装上,让他以后把这些都给自己留着,她来收购,不白要,但是这次是白拿的,因为这次是慕琅阙答应的。

  等白云朵拿着东西走了,李掌柜满心疑惑的上了楼,自己家公子很少跟女人来往的,这个小姑娘却能跟公子相谈甚欢,确实是让他想不到。

  进门,李掌柜看着慕琅阙手里的图纸也惊了:“公子,这不会就是那小姑娘给你的图纸吧?”

  慕琅阙点点头:“刚画的,意外么?”

  李掌柜眉头紧锁,语气带着紧张,放低音量道:“公子,这姑娘会不会太奇怪了?王府刚传了信过来,让咱们小心周围,要派人去查她么?”

  “她家刚办了丧事,如果没猜错,她的父亲就是修桥时候,意外死亡的人之一,这事我已经派人在查了,你不用插手。你把心思放在龙纹兵符上,当年太祖为了隐蔽,所以把兵符做成了普通玉佩的样子,你试着从民间入手再去查。”慕琅阙若有所思的道。

  李掌柜赶紧拱手领命,退出来下楼了。

  那边白云朵拿着东西,赶紧去了客栈。她进客房的时候,白小草正在扶着白树岩坐起来。

  白云朵放下东西,也过去搭把手,然后问:“大哥,今个咋样?”

  白树岩精神状态都很好:“好多了,不疼了,爹出殡都顺利么?我这个长子本应该在家担起这事的时候,却不能送爹最后一程。”说到这个,白树岩的眼里带着泪,忍不住的流下来。

  “哥,你别这么想,爹也是希望你好好的对吧?要是因为你赶回去,影响了治疗,以后真的落了残疾,那也不是爹希望看见的,并且哥,我觉得爹的尸体没找到,我还是不相信爹没了?我觉得有一天,爹会回来的。”

  白树岩沉默了片刻,然后抬头,眼里带着希望的看着白云朵:“嗯,我也相信爹还活着。”

  白云朵笑了:“嗯,咱们等着爹回来,大哥,我从福宝斋拿了一些好东西,以后咱们就能挣钱了,到时候咱们凭着自己的双手,一定能过上好日子。”

  白树岩知道妹妹的本事之后,心里对她特别的信任,此时没什么比能挣钱更让他兴奋的事情了:“太好了,我现在虽然就一只手能用,可是我也能干活,你教教哥,咱们早点开始。”

  白小草也是兴奋的不行:“大姐,你也教我。”

  白云朵看着两人道:“不着急,我先回去研究研究,还得再去打造一些工具,然后再找找还有什么能不花钱弄到的材料,等大哥回家了,咱们再开始,现在大哥就好好的养着,后天再去让唐大夫看看,没事咱们就能回家了。”

  白树岩点点头:“嗯,我听云朵的,反正以后你让大哥干什么,大哥就干什么。”

  “那大哥就好好的休息,今个我在镇上陪着大哥,让小草回家去,今天不用守灵了,家里也没什么不放心的,我给娘留了煮鸡蛋,她饿不着。”白云朵道。

  听着妹妹安排的妥妥当当的,并且家里连煮鸡蛋都有,那白树岩真的是没什么可担心的,换成自己在家,也弄不到煮鸡蛋给母亲吃的。

  没一会伙计端着午饭进来了,因为收了白云朵的钱,所以态度很好,送了饭菜,打了个招呼,伙计中午忙,也就出去了。

  白云朵他们也开始吃午饭了。

  午饭有骨汤,有个小炒,还有馒头,米饭,看来伙计很用心,没有铺张浪费,但是都是适合白树岩的,并且也算是给他省钱了。

  白小草看着这些饭菜,有点不敢下口:“姐,咱们过年也没这么吃过,这是不是太浪费了?”

  白树岩也道:“是呀,云朵,我这虽然需要补补,但是也不是这么个补法,我年轻,恢复的快,咱们下顿不能这么吃了,买两个馒头喝点水就行了。”

  白云朵看着那些菜,真的不多,这也更让她想要快点挣钱了,以前家里过得都是什么日子?其实普通的农户虽然不富裕,但是也不是一点荤腥吃不到,可是他们家被那些狼心狗肺的东西压迫的,真的是一年到头也吃不上几口有油水的东西。

  她对着哥哥和妹妹道:“你们相信我不?等分家我让咱们家顿顿吃肉。”

  白小草摇摇头:“姐,顿顿吃肉那是大户人家,祖父祖母也不能天天吃肉,还顿顿吃肉,我不信。”

  白树岩也笑了:“我相信云朵,好了吃饭吧,一会凉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