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珠宝农妃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有钱才有命

珠宝农妃是团宠 养只猫挠你 2144 2020.06.27 11:18

  袁氏也在边上,她看了一眼就开始干呕,被白梦娇扶到了一旁去了。

  二伯白远林这时候还吃着地瓜干呢,看热闹的道:“这伤的这么重,不能要死了吧。”

  白小草又气又怕的看着白远林道:“我哥就是受伤了,不会死的。”

  白远林撇撇嘴,继续吃地瓜干,嘴吧唧的声音让人想揍他一顿。

  边上孟氏也是幸灾乐祸的看着,不时的说几句风凉话。

  大伯母张氏看了几眼,有点晕血,这个热闹她看不了,失望的退到后边,跟白梦娇悄悄地说着啥。

  白云朵以前喜欢攀岩,所以学过一些急救常识,这时候她不想浪费时间跟那些人,反正是看清楚这些人的嘴脸了,以后自己发达了,这些人别想借光。

  她赶紧给大哥白树岩检查了一下,发现大量的血是从右小腿流出来的,这个很致命,血流干了人也就没了,所以她直接从衬衣上扯下了一条布,给白树岩止血,然后继续想要看别的地方的伤势。

  这时候刘郎中来了,他也赶紧蹲下给白树岩检查,然后看着白云朵的止血没有异议,之前就知道这丫头懂偏方,所以会止血他还真没太意外。

  检查之后,刘郎中的脸色越来越不好:“左胳膊粉碎性骨折,这个如果让我接的话,虽然能保住命,但是保证是不能完全恢复从前,或许会留残疾。”

  白云朵一听这个不行啊,白树岩才十五岁,要是落了残疾那这辈子不就完了。

  她赶紧问刘郎中:“刘郎中,还有没有别的办法能治好我哥,我要他尽可能没有后遗症。”

  刘郎中沉默了一下,然后叹了口气:“有,镇上的唐大夫,他们家祖传的接骨手法和秘药,绝对能恢复,只是这……”

  不等刘郎中说完,边上一直抱着看眼态度的二伯母孟氏差点蹦起来了:“唐大夫?你们也真的敢想,他看诊是五两银子起,都是给达官贵人看病的,咱们小百姓,一年到头一家也攒不出来五两银子,看不起,别想了。”

  白云朵知道袁氏的炕柜里有钱,就算是不多,那也有五两以上,所以她看向袁氏。

  这时候连氏也出来了,她直接给袁氏跪下:“娘,你要救救三郎啊,他还年轻,不能残疾了。”

  袁氏也没看连氏道:“落点毛病在左手也不耽误干活,就让刘郎中治吧。”说完看向了刘郎中问:“刘郎中,三十文医药费能够么?”

  刘郎中皱了皱眉头,这样重的伤了,还先说钱,这个老太太真的是狠心,

  他算了算道:“下不来,这伤的太重了,不说诊费,药费也不够。”

  边上大伯白远山道:“那就少用点药,好的慢点也没事。”

  二伯白远林也附和道:“可不是呢,这老三的丧事就花了不少钱了,他们家就是个祸害。”

  此时的白云朵没有心思跟他们打嘴仗,她心里清楚,这些人都指望不上的,现在最主要就是救大哥。

  她对着白小草道:“小草,去柱子叔家求马车,把大哥拉到镇上,我就算是把自己卖了也要给大哥筹到医药费,我一定给他治好了。”

  村里有马车的不多,而方宏柱的媳妇跟连氏是同村的,平时关系很好,所以白云朵才想到去求他们家的马车。

  白小草现在对大姐的话更是言听计从了,飞奔着就跑出去了。

  此时的白云朵心里有了打算,去找福宝轩的老板慕公子,他心善,并且在一个珠宝店里,她还是有能换到钱的本事,只是不能让这些人知道了,免得以后不让自己分家,把自己当成生财工具。

  一旁的连氏听着白云朵要卖自己救白树岩,哭的死去活来:“不行,云朵,你也是娘的心头肉,要卖就把我卖了吧,我去给人当奴才,卖我救就你大哥。”

  白云朵心里很暖,因为娘是真的疼自己,古代本就重男轻女,可是母亲从没有因为哥哥弟弟而要放弃她,比起前世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父母,相差太多了。

  她走到连氏身边在连氏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连氏惊讶的看着白云朵:“真的?”

  白云朵点点头:“嗯,娘,什么都交给我,不要让我担心你。”

  连氏从白云朵滴血验亲的事之后,就特别的相信她,所以这时候点点头:“你要是有事,娘就不活了,所以你一定保护好自己。”

  这时候边上的人都看着这母女两,可是刚才并没听见白云朵在连氏耳边的话,还以为就是母女的互相安慰,所以也没太当回事,如果真的白云朵把自己卖了救了白树岩,那也不损失家里什么。

  没一会方宏柱赶着马车来了,他把车停在了门口,跟着白小草进了院子。

  白云朵也没求那些亲戚,而是让刘郎中帮着给白树岩做个简单的固定,然后对着方宏柱道:“柱子叔,麻烦你帮我把我哥抬到车上。”

  方宏柱也没犹豫,跟白云朵一起抬起了白树岩,直接往外走。

  这时候袁氏在后边对着方宏柱道:“柱子,要是他们跟你借钱你可别借,如果你借了,我们家是不会帮着还的。”

  白云朵忍着气,现在真的没时间浪费,对着方宏柱道:“柱子叔,咱们快走,我有办法,自己能解决。”

  方宏柱也没搭理袁氏,这人命关天的,她们太冷血了。

  把人放在马车上,白云朵对着白树峰道:“你在家给爹守灵,我和小草去镇上救大哥。”

  白树峰含着泪使劲的点头:“大姐,我一定守护好家里。”

  白云朵对着白小草道:“赶紧上车。”

  白小草上了车,方宏柱刚要赶车走,白老爷子从院子里跑出来,把一个布包给了白云朵,然后对着方宏柱道:“柱子,赶紧走。”

  不等边上人反应过来呢,马车已经像是上了弦一样出去了。

  等袁氏他们反应过来时候,已经追不上马车了。

  白云朵坐在马车上,打开了白老爷子给自己的小布包,里边是几十个铜板,她把这些放到了胸口,虽然自己能弄到钱,但是现在真的帮自己的人,自己都记住了。

  她放好了钱,然后握着大哥的手,回忆着大哥对自己的好,他哪怕有一口好的,都会留着给弟弟妹妹带回来,虽然此时这个大哥在自己现在的眼里就是个孩子,可是却让她觉得很亲,也很有安全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