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珠宝农妃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顾记首饰阁

珠宝农妃是团宠 养只猫挠你 2034 2020.07.07 11:15

  兄妹两说着话的时候,伙计进来送饭了,白云朵又交了明天的伙食费,因为要后天上午回去,所以还得在这呆一天,住宿费那日柱子叔已经都交了,现在就交伙食费就行了。

  吃完饭,天黑了,这时候也没什么娱乐,大冬天的天气冷,白云朵也就在屋里跟白树岩闲聊。

  知道白树岩之前那个做工的地方多不好,也知道是大伯白远山给找的,反正每个月的工钱都直接被大伯带领拿回去给祖母,所以白树岩干了两年活,一个大子没见到过。

  白云朵听着这些事满肚子的火气,她一边给白树岩打气,一边也给白树岩树立一些观点,让他要变强,让他要学习。

  兄妹两一直说到了小半夜,也不知道什么时辰才睡了。

  第二天早上,白云朵早早就起来了,出去在楼下打了一套拳,回来吃了早饭之后,就坐在了白树岩边上开始继续做点小玩意。

  这工具虽然不如自己画的那些好,但是用着一会顺手点,速度也上来了一些。

  她给白小草做了个四叶草的挂坠,给白树峰做了个小斧头,自己的她说不着急,以后有机会的。

  趁着有时间,她出去了,去集市上转转,看看这东西的价格,最好再能买点棉花,要不然自己也冷啊,这棉袄都透亮了,穿着真的不保暖了。

  她不怕袁氏说,因为白荷花,白明月人家的衣服都那么厚实,自己就买了,袁氏还能扒下来不让穿?

  所以,白云朵去买了二斤棉花,不多,因为也不能都做新的,就是给家里那些实在太不像样的,拆了放点新的棉花翻新一下,不分家,还是得收敛点,别让他们乱想,到时分不成了,那才是大事。

  布料没买,反正就补丁摞补丁的穿着呗,磕碜自己不怕,暖和就行,等以后有钱,绫罗绸缎想穿什么穿什么。

  走到了一个珠宝铺子门口,上边写着顾记首饰阁,她想进去看看里边都是什么样的首饰,对这方面多了解一下。

  没想到她刚迈过了门槛,里边的伙计就堵在了白云朵的面前:“本店是卖珠宝的,不是你这种人能进来的。”

  白云朵看着那个伙计仰着脖子,鼻孔朝天的样子,也不想进去了:“打开门做生意的就要有做生意的态度,你这样以貌取人,不知道你的东家是不是知道。”

  那伙计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我的东家可不是你毛头丫头能提的,我们东家是县令的侄子,外祖家在京城当官,我们家铺子来的都是达官贵人,你这样的穷人,先把肚子填饱了才是正事,还想戴首饰?做梦。”

  白云朵笑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人类在进步,你怎么知道穷人就永远会穷?如果你这么想,那么你的格局也就一辈子这样了,这家店我还真的不愿意进了,有你这样的伙计,这辈子这店也做不大了。”

  说完,白云朵抱着自己的二斤棉花转身要离开。

  “姑娘留步。”里边走出来了一个穿着竹青色长袍,外边披着墨狐大氅的年轻男子,男子长得薄唇,丹凤眼,眼神中带着一丝的邪魅。

  白云朵回头看着那个男子,没想到古代的美男子还真的不少,她看着那个男子:“公子叫我?”

  那个公子走到白云朵的面前:“姑娘刚才的话说的甚是有道理,这家铺子是我的,我叫顾平之,我平时比较忙,很少来店里,如果没听见姑娘的话,我还不知道我家伙计这么仗势欺人,我这就辞退他,姑娘里边请。”

  那个伙计一听辞退,腿都软了,他在这个铺子不仅仅是工钱高,平时收的打赏钱也是不少的,很多大家小姐找的零钱直接就给他了,所以在这干了三年活,他家都盖新房子了,要是不在这干了,上哪能找到这么好的活。

  他直接给那个年轻的公子跪下了:“顾公子,求求你不要辞了我,我家里上有老母下有孩子,我不能丢了饭碗啊。”

  那个年轻男子没有一丝的犹豫道:“人做事要给自己留后路,走绝了,那也谁也帮不了你了,如这位姑娘说的,你怎么就知道谁永远是穷人,你这样赶客人,我的铺子还做不做?”

  白云朵可不想被牵扯其中,对着那个年轻男子道:“既然顾公子有生意的事情处理,我也告辞了。”说完,抱着自己的棉花快步离开了,她现在可不想多惹是非。

  看着白云朵离开的方向,脸色有些难看,没想到今日被一个小姑娘上了一课,不过他也得承认,这姑娘不大,条理清晰,说的也都对,并且语言用词都很犀利,她应该是个落魄的大户小姐吧。

  看着跪在地上的伙计,顾平之的心里确实有火,直接辞退了那个伙计,顺便也对掌柜的进行了批评,伙计能这样,掌柜的也有责任。

  白云朵在第一个胡同就拐弯了,然后绕弯回了客栈,她现在可不想惹是非,本来想多逛逛呢,结果也没逛成了。

  见到白云朵买了棉花回来,白树岩皱起眉头:“这棉花你买的?”

  白云朵点点头:“你看看咱们身上的棉袄,都透光了,现在不能做新的,那也得填点棉花吧,你看大伯二伯他们穿的,都是一家人,差别太大了,咱们不怕有补丁,但是也不能受冻了。”

  白树岩叹了口气:“以前或许是我们都习惯了,如果你不说,我好像都觉得就该是这样,云朵,你这撞一下开窍了,大哥这摔一下也开窍了,以后咱们兄妹齐心,过得比他们都好。”

  白云朵笑着道:“这才对呢,没事,反正等爹烧完五七咱们就分家。”

  “嗯,大哥信你的。”

  “那我再熟悉熟悉手,做点什么,大哥,你继续学算数,以后咱们做生意的话,你要是连钱都算不准,那怎么行?”

  “我一定好好学。”

  这兄妹两也不闲聊了,白云朵边做首饰,边教白树岩乘法口诀。

  白树岩很用心,学的也快,很快就背到了五开头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