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珠宝农妃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大哥回家

珠宝农妃是团宠 养只猫挠你 2071 2020.07.07 11:20

  第二天上午,方宏柱又来了,方志鹏也跟着一起来的,本来白云朵想着自己雇个车,没想到他们会来,这个恩情她心里都记住了。

  白云朵对着他们道了谢,就退了客房,要再去唐家医馆复诊,之后就能回家了。

  有了方志鹏帮忙,白云朵就拿着自己那些东西就行了。

  方志鹏和白树岩本就事年龄相仿,所以打小就玩得好,这时候见面也是有很多话说。

  白云朵坐在马车后边,村里的马车都是用来拉货物的,所以没有棚,但是马车上有稻草,还有个破棉被,坐在上边也不凉。

  到了唐家医馆之后,唐大夫给白树岩看了看胳膊,很满意的对着他们道:“恢复的很好,固定的夹板不要拿下来,伤筋动骨一百天,就算是年轻,有我这个祖传的药方,也要两个月以上能恢复,所以尽可能的多养一段。”

  白云朵听完这次放心了,对着唐大夫道谢:“谢谢唐大夫,这回我们放心了。”

  唐大夫对着白云朵点点头:“不用客气,我也是收钱做该做的。”说完又看了白树岩的腿上的伤:“腿上没事了,这几天别沾水少活动,再有三五天就没事了。”

  白云朵又问:“唐大夫,我们还要开些药么?”

  唐大夫想了片刻:“不用了,多喝点骨汤补补就行了。”他也看出来这家的条件不好,所以能省的也给他们省了。

  这时候又有患者进来,是个富家公子,也是胳膊断了,撕心裂肺的哭嚎,身后跟着一堆的人,一个富家夫人哭的也是歇斯底里。

  那个公子长得个子不大,他疼了就不停地打边上的随从,看得白云朵心里闹腾。

  唐大夫对着他们道:“你们可以回家了,我去忙了。”说完赶紧过去了。

  白云朵他们见这情况,给人家挪出地方,也没办法上前道别,就出来了。

  上了马车,方宏柱在前边赶车,他们三个年轻人背对着方宏柱倒坐在后车斗里,白树岩在中间,方志鹏和白云朵在两边护着他。

  今日的太阳很是耀眼,此时的北方一片冰封,田地和远处的高山上都是皑皑白雪。

  野鸡都飞到了路边来了,偶尔还能看见山坡上有傻狍子跑过去。

  白云朵看着这画面,好像做梦一样,不真实,可是掐了自己一下,很疼,这就是真的。

  坐在马车上,方志鹏看着白云朵和白树岩:“你们这兄妹好像哪里不一样了呢?”

  白树岩听完朋友的话笑了:“不一样了吧?因为我和我妹妹这受了伤之后,都开窍了。”

  方志鹏也笑了:“我倒是希望你们开窍了,要不然要被欺负死了。”

  白云朵道:“以后我们家绝不会被欺负的,等我爹烧了五七就分家。”

  前边方宏柱听见分家,回身问:“分家?你爹不在了,树岩还没成家,你们要是分家了,怕是日子更不好过,不分家总是有吃有穿。”

  白云朵对着方宏柱道:“柱子叔放心,我们以后自己会想办法挣钱的,如果跟他们在一起,这辈子都是受压怕,还提心吊胆的,说句不好听的,他们说不上哪天就把我和小草卖了,我爹不在了,他们本也是不想照顾我们这房,硬贴着,最后我们更惨,不如早点分出来,该要的要了,最不济我和我哥开荒种地,也不至于饿死了,还能不用活得小心翼翼。”

  方宏柱听完白云朵的话笑了:“你这丫头真的磕的开窍了,你说的对,柱子叔这么大岁数都没你想的通透,柱子叔支持你们分出来,以后你们分家了,有啥需要的,你就吱声,我和你爹这么多年的交情了,哎,说起你爹……真的是个好人。”说到这,方宏柱的声音有些哽咽了。

  白云朵的心里也是有些发酸,但是她就是不相信白远海死了,所以道:“柱子叔,我爹的尸体没找到,我相信我爹还活着,会回来的。”

  方宏柱点点头:“嗯,你爹可能活着。”他虽然不相信,因为他也去修桥了,只是他有马车,所以干的活不累,但是出事那天他也在远处看见了,确实是桥塌了,人都掉进去了,可是他不想让孩子失望,所以这么说。

  路途不远,所以很快就到了断山村了,进了村子,直接到了白家门口。

  白小草和白树峰早就在门口等着了,见他们回来,白树峰赶紧回屋跟连氏报信去了。

  白小草跟在白云朵身边,帮着拿东西,白云朵把棉花给了妹妹,自己那些做首饰的东西一直自己拿着。

  方宏柱和方志鹏扶着白树岩下了马车,这时候白建江白老爷子和大伯白远山还有二伯白远林出来了。

  白老爷子赶紧上前问白树岩:“三郎,咋样?这能落毛病不?”

  白树岩知道这些人也就白老爷是真的关心自己,赶紧道:“祖父不用担心,唐大夫说了没事,就是伤筋动骨的要养一阵了。”

  白老爷子连连点头:“那就好那就好,养着,好好养着,不落毛病就行,赶紧回屋躺着去。”说完对着方宏柱道:“这次真的是多亏了柱子,跟着跑前跑后的。”

  方宏柱笑着对白老爷子道:“白叔跟我客气啥,我和远海的关系,伸把手不是应该的。”

  说着已经扶着白树岩进了东厢房的门了。

  白远山和白远林兄弟两站在门口没进去,因为屋子太小了,他们进不去了。

  上房门口,白荷花母女两看着这边,也是小声嘀咕着,然后回屋去跟袁氏汇报了。

  此时谁也没看见的是二伯母孟氏,这时候她发现方宏柱马车的车轱辘上沾的牛粪里有几颗苞米粒,她蹲在下边都抠下来放在兜里了。

  一旁的白明月紧着拽着孟氏:“娘,别整了,让人笑话。”

  “笑话啥,我不这么过,怎么攒私房钱给你多弄点嫁妆,你爹也不像你大伯那么会挣钱。”说着孟氏又看一遍,生怕有落下的。

  这时候方家父子已经把白树岩抬到了炕上,白云朵把手里的东西都交给了连氏,让连氏把这些放在炕里。

  白小草把棉花直接就压在了被阁里,生怕被人看见抢了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