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珠宝农妃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绝地反击

珠宝农妃是团宠 养只猫挠你 2173 2020.06.19 09:46

  白荷花愣住了,怎么回事?以前这个堂妹是任由自己摆布的,这怎么忽然的变得这么牙尖嘴利了?

  可是要知道,自己的父亲在镇上当账房的,母亲是镇上人,她可是从来没被人欺负过的。

  所以她此时不甘示弱了,一下子冲到了白云朵的面前:“白云朵,你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今个我就帮着祖母教训你。”说着,白荷花伸手就去扇白云朵的脸。

  白云朵抓住白荷花的手腕,拿着她的手,对着她的脸狠狠的抽了下去:“不分是非对错,你应该自己打脸。”

  白荷花被打的眼前发黑,老半天才哇的一声哭出来,然后跑回到了袁氏身边:“祖母,白云朵打我。”

  袁氏也怒了,拐杖狠狠地敲着地面:“反了天了,反了天了,梦娇,你去给我打那个畜生。”

  白云朵从地上捡起来一根棍子,直接摆出了格斗的姿势,虽然她身体虚,但是怎么也是跆拳道黑带,这时候就算是咬牙,也不能让人这么欺负了,大不了拼死了,或许就回到原本的身体了。

  白梦娇想要上前,可是刚才看见了白云朵打白荷花了,她还真的不敢靠前了。

  白小草和白树峰此时都震惊的没缓过神,大姐怎么这么厉害了?打了二堂姐白荷花?还拿着棍子对着小姑?

  这时候正好是做晚饭的时候,东西两院的都出来抱柴火准备做饭。虽然离得远,听不清院子里说啥,但是看着白云朵拿着棍子比划着,这东西两院的也都隔着墙往里看着。

  袁氏也不能让人看了笑话,毕竟袁家在村里也是有头脸的人家。

  她对着白云朵道:“把棍子放下,在你爹灵前这是成何体统?等你爹下葬了,这八郎必须送走。”

  “祖母,八郎是爹的,爹回来过的,只是偷着回来的,别人不知道,我发誓。”白小草极力的辩解着。

  其实袁氏也知道这孩子可能是自己的孙子,但三儿子死了,以后养老一点也指望不上了,而他的媳妇孩子以后都得自己照顾着,这是多重的负担。

  当然,这孩子也有可能不是自己家的,毕竟当初老三回来没回来,没外人知道。

  “没人看见谁能证明?你们是一个娘的,可是他不是我的孙子,我们老白家不养野种。”袁氏一口咬定这孩子不是自己孙子。

  白云朵用棍子支撑着身体站着,她听懂了一个事,就是这老太太怀疑她孙子不是他儿子的,嗯,也就是自己的弟弟不是自己父亲的。

  不过她听了半天,他们也没说过一句自己的母亲不守妇道,没有奸夫,哪来的野种?加上原主就是为了保护这个弟弟才丢了命的,那自己自然也要守护这个弟弟。

  她的目光转向了袁氏道:“那你又怎么证明这孩子不是我爸,我爹的?”这个语言还是需要适应。

  袁氏这回觉得不对了,这丫头怎么聪明了,但是她可不是白活五十多年的:“我们白家不能留个骨血不明的孩子,既然不能确定,那就不能养。”

  “如果我能证明我弟弟是我们白家的孩子,是不是我弟弟就能留下了?”白云朵想叫祖母,可是话到嘴边还是没叫出来,没那个亲切感。

  袁氏心里不相信,想着她不过就是找证人,可是村里这些偷着回来的,谁敢出来作证?并且跟三儿子关系不错的几个人都死了,要是回来,也是跟他们一起的,现在哪还有人作证?

  所以她不怕:“那我给你两天时间,你能证明,这孩子不送走,还是咱们老白家的人,要是不能证明,那两天后送走。”

  白云朵心里有数,所以也不怕:“好,一言为定。”

  袁氏确实看白云朵不一样了,可是这人还是以前那个,也没换啊,就是晕了一下,磕开窍了?不过再开窍有什么用,自己才是这个家的当家主母。

  白云朵看着身边懂事的妹妹,听话的弟弟,她一下子就起了要保护他们的欲望。

  要知道前世父母为了要儿子,生了三个闺女才得子,白云朵是老二,这些年没感受过一点家的温暖,上下受气,经常被打骂。

  不过她此时还是希望能回到现代去,因为她凭着自己努力,事业刚有小成,她也是舍不得,想到那个药丸可能是穿越来的媒介,她想着找机会要再炼制一颗吃了,试试看能不能回去。

  但既然现在用了这个姑娘的身体,那就有义务把她家里照顾好了,那如果真的能回去,也就没什么遗憾了,如果回不去,自己也要把这个身份活好了,毕竟现在不是她能控制的状况。

  她对着袁氏道:“祖母,我要回屋看看我娘,也让我弟弟吃点奶去。”其实也是她自己想要喝点水补充下体力。

  袁氏看着此时的白云朵更是厌烦,摆摆手道“去吧,一个没省心的。”

  白荷花不甘心的对着袁氏道:“祖母,就这么让她走了,她打了我。”

  袁氏皱眉小声道:“这个点街上人多了,要是让人看见咱们欺负刚没了爹的孩子,那不是让人笑话,收拾她有的是时间。”

  白荷花心里再不甘,也没办法了,捂着脸,气呼呼的回屋了。

  白云朵让弟弟继续守灵,她拉着身边的白小草往前走了两步小声问:“小草,大姐脑袋磕了,很多事一时的记不清楚了,你多提醒大姐点。”

  白小草边往自己家的屋子走,边抹眼泪:“知道了大姐,大姐,你可别有事,你要是有事,咱们家就活不下去了。”

  “大姐没事,你放心,咱们家会越来越好的,我就是一时的脑子有点晕,过两天就好了。”白云朵对原主的记忆一时也串联不起来,此时她身体太虚了,也不敢强行的去想太多,只能先问妹妹了,等晚上好好的捋顺一下这脑子。

  白小草领着白云朵往东厢房边走边道:“上房三间是祖父祖母还有大伯小叔住的,东厢房的南屋是二伯家,北屋是咱们家,四叔在西厢房。”

  白云朵看向南屋的时候,只看见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子身影,好像是在门口偷着往外看呢,看见她赶紧躲开了。

  白小草小声在白云朵耳边说了句:“那是三堂姐白明月,平时跟大伯家的二堂姐白荷花好。”

  白云朵点点头,脑子里闪过着这些人的样子,说着话,两人进了北屋。

  厢房的北屋见光的时辰少,所以很阴暗,有些发霉的味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