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HP黑暗时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阿尔弗丽娜的身世

HP黑暗时代 这很科学啊 2086 2019.08.22 12:00

  “没错,她的父亲是纯血家族格林格拉斯的长子,本来应该继承这支血脉,没想到他在幼时居然没有展现出一点魔力,在圣芒戈检查了无数次之后,他被确定为哑炮。”

  “一个哑炮怎么可能继承纯血家族呢,他连霍格沃茨都进不了,被家人安排在伦敦的一家企业内工作,成年后迎娶了另一位哑炮——来自诺特家族的次女。”

  加里被这个消息撞得七荤八素,他怎么样都没想到阿尔弗丽娜的身世居然是如此的恶俗,像是霍华德爱看的言情小说里的女主角那样。

  “不过还好,他们的女儿阿尔弗丽娜·格林格拉斯拥有不俗的魔法天赋。”分院帽唏嘘长叹。

  最近阿尔弗丽娜提及父母的时候脸色很是不对,每次面对他的时候那种欲言又止的神情让加里有些担心。

  加里早就怀疑阿尔弗丽娜的父母了,格林格拉斯这个姓氏本就少见,怎么可能那么碰巧阿尔弗丽娜也是一名巫师?加里原以为她的父母和西里斯的姐姐安多米达一样被家族出名赶了出来,正巧分院帽说它精通摄神取念,就想问一下她父母的信息,没成想居然挖出了一个猛料。

  他找接受之笔和准入之书则单纯出于好奇,因为《霍格沃茨,一段校史》中关于这两件物品的记载并不详细,正好他想了解一下巫师从出生到分院的全过程,便向邓布利多提出了这个要求。

  “分院帽先生,你得答应我一件事。”加里面色凝重。

  “什么事啊,你说吧。”分院帽看加里的脸色不对劲,把自己的声音也放小了几分。

  “你不能和任何人说起阿尔弗丽娜·格林格拉斯的身世,任何人。”加里伏下身子,对着分院帽的“眼睛”。

  “任何人?不行不行,我必须听从霍格沃茨校长的命令,你这个要求我没法满足!”分院帽没法答应。

  “…那除了霍格沃茨校长之外的任何人你都不能告诉。”加里说,“要不然我就告诉邓布利多教授,你擅自透露学生信息,到时候看他罚不罚你。”

  分院帽没想到加里居然想恶人先告状,明明是他让自己透露学生信息给他的,此刻居然被他用这条罪状倒打一耙。

  它的身子蔫了下去,尖顶脑袋直冲着地面。

  “保密可以,但我有一个要求。”分院帽说道。

  “什么要求?”加里问道,手指摸到自己裤兜里的魔杖。

  “你每个月来陪我聊会儿天,”分院帽看到加里为难的表情,“你不白来,如果有什么问题不明白的尽管问我,不管是霍格沃茨里的常识还是各种魔法知识,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问题不在于这个,”加里说,“如果你能保守阿尔弗丽娜的身世,每个月陪你聊天这点小事当然不在话下。”

  “关键是我怎么才能找到你,你在校长办公室里,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我是进不来的。”加里摊手。

  “这可不是事,我可以说服邓布利多。”分院帽大声说,“那就这么定了,我帮你保守秘密。”

  加里想了想点头答应,陪分院帽聊天可是件好差事,比自己读书要有意思的多,还能让它保守秘密,一举两得两开花,何乐不为呢。

  “还剩下一些时间,你打算做些什么?”分院帽看了眼窗外的天色。

  “说说我的分院吧,当时您说我不具备格兰芬多的特质…”

  “那都是我编的,”分院帽很坦诚,“罗伊娜的那部分意识执意要你,戈德里克争不过她。”

  “这几位还在你脑子里争啊…”加里小心翼翼的看分院帽的尖顶,那里应该是它的脑袋。

  “哎呀,他们四个只在分院的时候才会冒出来,其他时间都睡着呢。”

  它看加里蠢蠢欲动的样子有些好笑,“别想了,他们四个只把一些分院标准注入我的脑中,没有什么失传已久的魔咒绝学。”

  “你说格兰芬多先生争不过罗伊娜女士…也就是说我身上有格兰芬多的优秀品质?”

  “这种情况很少见,但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现在格兰芬多的院长米勒娃·麦格和拉文克劳院长菲利乌斯·弗利维都曾经引起过创始人之间的争论,他们二人都同时具备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的特质。”

  这事加里还是第一次听说,“可是我进入霍格沃茨已经三年了,不感觉自己很勇敢,或者很有领导力。”

  “…你问我这些,我只能告诉你他们是怎么想的,你非要问为什么,那我也不知道。”

  “但戈德里克要你肯定有他的理由。”分院帽看起来像是戈德里克的拥趸,提到他的时候语气都带着些崇拜。

  今天下午爆发魔力的小巫师格外的多,接受之笔和准入之书一直在记录符合条件的小巫师的名字。

  “接受之笔的羽毛真的是来自卜鸟身上吗?”

  “当然,这种生物已经灭绝了,它的羽毛极具灵力和控制力,拿它做魔杖的内芯也是不错的选择。”

  直到夕阳落下山坡的时候,邓布利多才打开了青铜大门,笑眯眯的看着加里。

  “时间到了,你也该去吃晚饭了,你的朋友们都已经到礼堂了。”邓布利多眯眯眼。

  两个人带着分院帽下了塔楼,加里明显感觉到邓布利多看了分院帽好几眼。

  自从邓布利多进来,分院帽就没说过话,加里严重怀疑它能否劝动邓布利多。

  “我就送你到这里了,我们下节炼金术课见。”邓布利多带着他回到校长办公室,把分院帽放回柜子上,加里发现之前停在栖木上的凤凰福克斯已经不见了。

  “回见,邓布利多校长。”加里临走前望了一眼柜子上的分院帽,发现它还在装死。

  他回到礼堂的时候,大家正吃的热火朝天,他路过教师席往拉文克劳长桌尾部走去,看见洛夫古德居然和潘多拉坐在了一起。

  “什么情况?”加里十分疑惑,他对上次洛夫古德喝了强力瞌睡药水把饭菜扣在潘多拉头上的场景记忆犹新,再次见面这两人居然坐在一起了。

  “洛夫古德级长和潘多拉道歉之后,他俩的关系好像突飞猛进。”柯娜往嘴里灌了一口南瓜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