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覆清1796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客来

覆清1796 隐宗宗主 2146 2021.09.14 14:03

  王贞仪从小就很聪明,性格坚毅、倔强,再加上父亲的影响,喜欢诗词歌赋予古典文学,阅读了丰富的藏书,颇有文采,且很有自己的想法。

  父亲王锡琛为了增长她的见识,带着她四处游历,十六岁时去了蒙古,她竟然和将军的夫人学起了骑射,在当时那个年代,实属不多见。

  由于父亲王锡琛精通医术,王贞仪也略知一二,她觉得女子并不比男子差,常常用诗文来抒发自己的壮志,其实身边有很多反对她的人,但是她坚强的反抗了所有人,并用实际行动来证明。

  王贞仪非常反对封建迷信,因此开始科学研究和钻研天文,这时有一班封建卫道士嘲笑她,她也不害怕,和这些人理论了起来,结果他们被说得一愣一愣的,不知如何反驳。

  这个时代都是包办婚姻,但王贞仪崇尚自由恋爱,她的父母也同意了,所以一直没有强迫她,再者,反正家里有钱,就算她七老八十也养得起,大概就是因为有父母的爱,所以王贞仪才能如此勇敢吧。直到王贞仪二十五岁时,才找到了自己的真爱詹枚。

  詹枚出身名门,学识过人,和王贞仪的性格很相似,他第一次见王贞仪时就很欣赏她,觉得她是奇女子。

  王贞仪这样的女子在当时是不被接纳的,很多人都觉得她太过反常,常常在背后议论她,詹枚却不一样,这也是王贞仪接受他的原因。

  两人结婚之后,王贞仪也是个贤惠的女子,将家务操持得井井有条,并继续从事着天文学、数学等方面的研究。

  不管王贞仪做什么,詹枚都非常支持她,她常常将自己关在屋子里搞研究,以至于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没有科学仪器她就自己动手,什么也无法难倒她。

  可是如今自己深爱的妻子眼看就要病倒了,詹枚悲从心来,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办才好。

  忽然想到傍晚时见到的那两人,詹枚一下回过神来,连忙喊道:“来人,快来人,去把傍晚来的那两位先生给我请来。”

  ...........

  三天后,芜湖,鲁港。

  刚一到达港口,吴叔便担心的看着迎上来的郑大虎问道:“怎么样?没出什么事吧?”

  郑大虎刚张嘴还没来得及回答,便被他身后的一个中年胖子抢话道:“我说吴老大,你这是看不起我漕帮郭四喜还是怎么的?在我的地盘你还担心你这侄子出事,瞧不起谁呢?”

  “哪里?我这不是怕我这不成器的侄子给你添麻烦了吗?”见状,吴叔连忙哈哈一笑道:“郭堂主这生意是越做越大啊,可喜可贺!”

  “啧啧啧!”听到吴叔假装斯文的话,郭四喜有些牙酸,啧啧两声后说道:“他娘的,你吴老大什么时候变得文绉绉起来了?”

  “哈哈哈,近来跟我家老爷学了一段时间的文,一时被影响了,这不还没改过来呢。”

  郭四喜没有理会吴叔的笑话,而是伸着脖子往吴叔后面的马车看了看后说道:“你们什么时候改做牙口生意了?”

  “可别乱说,这两位都是我家老爷请的先生。”吴叔连忙摆了摆手说道。

  “先生?”郭四喜有些不信:“船上那几位也是?那可不像请的啊?”

  说完,没等吴叔生气,郭四喜便接着说道:“开个玩笑,老规矩,我们只管运货,可不管货是什么,你们准备什么时候走?”

  “时间紧急,当然越快越好。”吴叔想了想便说道。

  毕竟船上那几人不是正常途径请来的,还是早走为好,免得节外生枝。

  “好说,你们先登船吧,我去安排好后便可以起运了。”郭四喜闻言点了点头,也没多说,安排了一句后便离开了。

  “两位先生,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先上船休息休息吧,这些物件我安排人搬上船便是。”等郭四喜离开后,吴叔才转身对马车里的詹枚二人说道。

  “麻烦了。”詹枚闻言先是称谢一声后,才扶起王贞仪说道:“来,夫人,慢点!”

  “两位先生,这边请!”等二人下了马车后,郑大虎便接引道。

  等詹枚二人上船后,吴叔才招呼着众人道:“都小心点,这些可比你们的小命宝贵,当心点啊!”

  其实就是吴叔不说,大家都知道这些东西的重要性,他们虽然不识字,看不懂这些是什么,但一想到这是明王要的,那不用说的,肯定是重要物件。

  “郭堂主,将来有用的着我吴某的地方,你吱一声,能办到的我绝不推辞!这趟多谢了!”临出发前,吴叔站在船头对着码头上的郭四喜郑重的拱手感谢道。

  郭四喜却是挥了挥手没在意:“少他娘的废话,咱们互帮互助,这一路上你们也不用担心,漕帮的船不会有人查的。”

  “多谢,告辞!”吴叔闻言先是笑着对郭四喜称谢告辞一声后,才转身喊道:“开船!”

  郭四喜站在码头看着船渐行渐远,不知怎么的,他忽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这一趟忙感觉好像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了一样。

  “太扯了!”想到这儿,郭四喜摇头苦笑一声后,便没在意,转身又继续忙碌了。

  ............

  南平关。

  “这南平关如此重要,他赵秉渊不会看不出啊?这都三天了,怎么还不见清军来抢关呢?”左春来严阵以待的等了三天,却丝毫不见清军的动静,顿时有些迷糊了。

  “没人来不好吗?”黎汉明闻言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便又自顾自的默写了来。

  其实黎汉明倒是理解赵秉渊,如今整个西南都乱成一锅粥了,换着是自己,一个关卡,丢了便丢了,况且还有长江天险挡着,本来兵力就不多,也没必要浪费兵力来争夺一个还不一定能攻下来的关卡。

  见状,和黎汉明混熟了,左春来也没惊恐,反而笑着问道:“明王,您等的是什么人呐?这都三天了,谱这么大呢,还不来?”

  “阿蛮传信来说,已经通知对方了,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就是这两天了。”黎汉明闻言依然头也不抬的一边默写一边回应道。

  为了发展自己的势力,黎汉明认为放下身段也无不可,当初刘备请诸葛亮还三顾茅庐呢,何况他一现代人,没那么多弯弯绕绕。

  黎汉明话音刚落,李大虎便进来禀告道:“启禀明王,关下有人求见!”

  

举报

作者感言

隐宗宗主

隐宗宗主

感谢“青空之兰”书友的一张月票,谢谢支持!

2021-09-14 14:0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