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覆清1796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竹林里的那些事儿

覆清1796 隐宗宗主 2070 2021.09.11 18:56

  闫祖庚听到黎汉明亲自率军前来有些震惊,有些疑惑,不过还是快速的上前敬礼道:“参见明王!”

  黎汉明也回了一礼,问道:“正安那边还没出乱子吧?”

  “回明王,末将还没收到正安出乱的消息。”闫祖庚立马回道。

  黎汉明闻言点了点头,回到营帐坐下后,他才开口说道:“闫将军,我也不瞒你,翁彭年已经在和达州那边的义军接触了,所以,他不再合适领兵了。”

  “我的打算是,桐梓这边你推荐一个将领来接手,你去正安那里接手,攻打婺川、思南的任务也一并交给你了。”

  “末将领命!”闫祖庚闻言立马应道。

  黎汉明见状点了点头,问道:“这里你有合适的人选来接手吗?”

  闫祖庚闻言想了想后回道:“回明王,副将左春来可以一用。”

  “那就他了,为防生乱,安排好后,你便速速出发吧!”黎汉明对此人有些印象,算得上是闫祖庚的左膀右臂。

  “是!”闫祖庚应了一声后有些不确定的问道:“那翁彭年怎么处置?”

  黎汉明闻言想了想,抿了抿嘴说道:“大家共事一场,他又没有给我们造成什么麻烦,既然他已经找到了归宿了,就由他去吧!”

  听到黎汉明的话,闫祖庚张了张嘴准备说些什么,最后不知怎么开口,只得应了一声后便转身下去了。

  黎汉明也知道闫祖庚想说什么,不过他也没在意,他的想法很简单,翁彭年既然没有举兵反叛,他去哪儿还不都是反清,如今反清力量本就薄弱,还不如让他活着。

  翁彭年能力是有的,就是心思太多,既然有能力,就让他继续为反清贡献一份力量吧。至于将来战场上遇见,那时是敌是友就另说了。

  闫祖庚离开没多大一会儿,左春来便进了见礼道:“属下左春来参见明王!”

  “不必多礼!”黎汉明点了点头后问道:“闫祖庚都交待你了?”

  “是!闫将军命属下暂代北线防卫将军之职,听候明王命令!”左春来闻言立马回道。

  听到左春来的话,黎汉明起身伸了一个懒腰后说道:“放松些,走,咱们出去看看。”

  从营帐出来,对面山上的一片竹海跃然映入眼前,黎汉明这才想起,后世的桐梓是产笋大县。

  按时间来算现在虽说有些晚了,但也正是吃竹笋的时候。

  想到这儿,他连忙问道:“对了,现在对面山上笋子还有吗?”

  “回明王,还有,那里的竹笋除了我们军营偶尔在吃外,附近的百姓也在挖,还有不少商人也在收购竹笋。”左春来闻言随着黎汉明的视线看了看后立马回道。

  “走,去看看!”

  前世黎汉明算得上是吃货型,有些东西没看到的时候不想,但当一看到某样东西合胃口时,就特别想吃。

  进入大山,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青翠欲滴的竹林。翠竹绿影婆娑,阳光透过竹叶,斑斑点点地洒在地上。沿着竹林中青石板铺成的小道,漫步其中,仿佛轻舟荡漾在翠绿的大海中。

  呼吸着带有竹叶清香的空气,黎汉明感觉一切烦恼统统被淹没了,顿时神清气爽。

  看着漫山遍野高低不齐的竹笋,黎汉明忽然想到了后世看到的一个视频,便出声提醒道:“竹林里湿气重,路滑,大家小心脚下啊,千万别摔倒坐下去了,不然小心菊花不保。”

  “明王,摔倒与菊花有什么关系啊?”听到黎汉明的提示,李大虎有些不解的问道。

  不过他刚问出口,没注意脚下,顿时一滑,整个人就跌坐了下去,好巧不巧的是,他后面刚好有一颗小笋才露尖尖角。

  “喔~”

  “嘶~”随着李大虎这声销魂的叫声出口,黎汉明只感觉屁股一紧,转过脸去有些不忍心看。

  等左春来过去把李大虎搀扶起来后,黎汉明才憋着笑问道:“怎么样?现在明白了吧?”

  众人闻言先还没反应过来,再结合李大虎的情况,他们顿时反应了过来,纷纷满头黑线。

  他们这才发现,原来明王还有这样的恶趣味。

  黎汉明则是没有管他们,自顾自的库库库库的憋笑好半天后,才终于恢复了正常。

  至于你要问他有那么好笑吗?他只能说,这样的痛他也领悟过,此刻在看到有人和自己一样了,能不想笑吗?

  不过其他人看着李大虎一瘸一拐的走路后,也顿时小心了起来。

  ...........

  “启禀娘娘,遵义那边有回信了。”桑鸿升在接到刘阿蛮传去的信件后,没有打开,立即找到了王阿从。

  王阿从如今早已从先前颓废的神色中恢复了过来,又成了那个干练的女子。

  听到有回信了,王阿从顿时一喜,问道:“他们怎么说?”

  “呃~”桑鸿升闻言连忙打开信件,看了看后,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

  “怎么了?”王阿从见状眉头一皱,问道:“他们说了什么?”

  桑鸿升闻言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把手中的信件递给了王阿从。

  王阿从接过看了看:“怎么感觉有些熟悉?”

  她虽然不识字,但她曾经看过的东西还是能记得一些的。

  看着看着,王阿从忽然反应了过来,连忙从一旁的桌子上找来曾经得到的遵义发布的讨虏檄文和土改制度。

  对比了一番后,王阿从顿时怒道:“他这是什么意思?要是需要这东西,我还用得着求教他吗?这东西用得着他大老远的让人送来吗?”

  王阿从是真的气到了,她好心好意的求教,结果得来的是这般结果。

  “这~”桑鸿升也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想皇仙娘娘本就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心气高,被气到了也实属正常。

  哪像他,泰山压顶而面不改色。

  “呼~”王阿从气呼呼的长出了一口气后,才终于感觉气顺了一些。

  随即她才恢复正色的问道:“军师,你说,明王这是何意?”

  听到王阿从发问,桑鸿升抿了抿嘴,并没有回答,见周围没有其他人,只有他二人后,才开口反问道:“敢问皇仙娘娘,您对以后是何打算?真打算建立新朝吗?”

  

举报

作者感言

隐宗宗主

隐宗宗主

感谢“书友20190210234822746”书友的两张月票,谢谢支持!   ps:新书期间每日保底两更,上推时每日加一更。

2021-09-11 18:5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