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覆清1796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不可置信的胜利

覆清1796 隐宗宗主 2210 2021.08.26 09:35

  清军中军大营中,此时已是一片混乱。

  勒保等人刚出营帐,对面的关隘上便传来了隆隆炮声。

  “大人小心!”

  黎汉明看着混乱的清军中军大营,忽然反应了过来,也不管勒保是不是被自己打死了,张口便喊道:“勒保已死,速速投降!”

  喊完之后见周围众人愣愣的看着自己,黎汉明没好气的吼道:“愣着干什么?快跟我喊。”

  听到黎汉明的嘶吼,众人也反应了过来,喊道:“勒保已死,速速投降!”

  刚开始不大,也不整齐,后面或是找到感觉了,越喊越大,越喊越整齐,很快喊声便传遍了关隘。

  随着加入的军士越来越多,喊声也越来越大,也终于传进了清军大营。

  其实早在关隘上的黎汉明等人开炮时,绿营兵清军营中便有人发现了中军大营的混乱。

  随着关隘上的喊声传来,再加上中军大营的混乱,刚刚被武力镇压下去的人心又开始了骚动,很快绿营便骚乱一片了。

  把总和千总们弹压不住,只好向旗人将领们求援。

  这样的混乱旗人将领们也安抚不住,眼见就要酿起兵乱,他们只好派人向中军大营求助。

  可是此时中军大营早已混乱一片了,哪有人有心情去管绿营兵。

  所以,在一系列的混乱之下,绿营兵乱终于爆发,有的逃跑,有的对旗人将领怀恨在心,就地倒戈,更有甚者,直接丢弃兵器往关隘的方向跑去。

  整个清军营地变得一片大乱,翁彭年被这一番变动惊得目瞪口呆了,他都准备好迎接苦战了,这还没开始,居然就这么草草的结束了。

  黎汉明对这番变动虽然也很震惊,不过他还保留着一丝清醒,连忙拔出旁边护卫的腰刀,怒吼道:“弟兄们,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给我杀!”

  寂静无比的关隘上,黎汉明的这声怒吼变得异常清晰。

  翁彭年闻言也反应了过来,转身跑进门楼里,一刀砍断吊桥的绳子,一边下楼一边高喊道:“明王威武!”

  “明王威武!”

  “明王威武!”

  “明王威武!”

  一时间,喝彩声不绝于耳。这是军士们发自内心的欢呼,这一刻,他们才真正的认可了这位明王。

  黎汉明此时也是松了一口气,冲锋陷阵不是他之所能,所以接下来就只能看翁彭年的表演了。

  炮火声的轰鸣和不断接近的喊杀声,直接击垮了观望绿营兵的斗志,大多数的绿营兵连一次像样的反抗都没有,便已经做了俘虏,甚至有些绿营兵想要投机倒把,转而就地倒戈,向着中军营帐发起了攻击。

  黎汉明在关墙上远远的看着眼前这一切,倒地的尸体和跪下来的俘兵成了战场的主色调,烟火弥漫的营帐里,斜倒的战旗,染血的残刀断剑,到处都是鲜血,到处都是尸体,到处都是伤兵。

  不过经过前两次的洗礼,黎汉明已经慢慢习惯了战争的残酷。

  他也不断在内心告诉自己,这样的残酷是短暂的,总比将来被列强欺压一百多年时残酷要好。

  “完了!”清军中军大营,参将齐额钴看着贼军已经攻进了大营,加上绿营兵的啸营,再看了看已经倒地不起、人事不省的主将勒保,不由哀叹一声。

  “快,快带大人走!”不过齐额钴也知道此时已经无能为力,连忙招呼士兵把勒保扶上马,就连帅旗也没管,一行人就往余庆司退去。

  清军见主帅已走,更加混乱了。

  翁彭年见状劈翻了几个挡路的清军,便不再管已经跪地投降的清军,留下一部分人打扫战场看守俘虏后,便尾随逃跑的旗人将来追击而去。

  约莫过了一个多时辰,关外的杀喊声已经停下来后,黎汉明才带着人马进了战场。

  一来他确实怕死,把自己的小命看得很重;而来他也没有杀敌本领,上了战场只会成为活靶子,还会分散自己这边的军心。

  见到黎汉明到来,被迫留下打扫战场看守俘虏的参将宁培忠连忙上前见礼道:“末将宁培忠见过明王!”

  在宁培忠等军士心中,今日之前的明王只是一个吉祥物的存在,今日之后,那便是他们效忠的首领了。

  黎汉明点了点头,四下看了看,便问道:“翁将军呢?”

  “回明王,将军追击清狗去了。”宁培忠连忙拱手回道。

  黎汉明闻言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便又问道:“战果如何?”

  “回明王,据粗略统计,此战缴获战马五百余匹,驮马三百余匹,米两千余石,火药三百余担,其余尚在清点之中。”宁培忠闻言想了想便回道。

  黎汉明闻言轻叹一声,相比于缴获,更让他触目惊心的是周围的伤员、尸体已经鲜血。他也知道,这样的战争只是开始,以后还会经常发生,而且也会越来越残酷,所以他必须适应。

  这便是黎汉明强迫自己进入战场的原因,他不可能永远躲在后方。

  看着地上被鲜血浸泡的旗帜,黎汉明走过去拿了起来,血迹掩盖下,早已看不清这面旗帜的本来面目了。

  看着看着,黎汉明忽然反应了过来,连忙看向自己这边的军旗,发现就只是一杆“张”字旗时,他才发现被他忽略了的事情。

  看了看手里血红色的旗帜,黎汉明心里有了计较,不过一切都得等到战后再说。

  另一边。翁彭年一路追击到牛场时,遇到了清军押送大炮的部队。

  看了看已经逃远了的清军,再看了看眼前这十几门轻松得来的大炮,翁彭年决定不再追击了。

  “启禀明王,翁将军回来了。”等翁彭年押解缴获的大炮回到三渡关时,天已经快黑了。

  “好,知道了。”关外的战场清理一直持续到正午时,黎汉明见翁彭年还没有回来,便找了一个营帐眯了一会儿。

  没一会儿,翁彭年便带着参将宁培忠激动的找了过来。

  看着翁彭年的样子,不等他开口,便说道:“看翁将军的喜色,此战收获不小吧?”

  “明王威武!一炮就解决了清狗勒保。”虽然还不知道勒保如何了,但也不妨碍黎汉明打跑勒保的事实。

  黎汉明闻言也只是笑了笑,他也从来没有预料到,事情突然变得这么顺利。

  他原本也只是想着试一试而已,也没想过一下就成功了。

  上午他去勒保营帐看了看,发现那营帐并无大碍,也就说,如果勒保不出营帐,兴许就不会有事,一切就是那么巧合。

  正当黎汉明这里在统计战果的时候,刘阿蛮也终于到了此行的目的地南笼府........

  

举报

作者感言

隐宗宗主

隐宗宗主

感谢“幽冥老师”书友的3000币打赏及2张月票,感谢“一库一库哈衣裤”书友的200币打赏,谢谢支持!

2021-08-26 09:3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