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覆清1796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初战

覆清1796 隐宗宗主 2145 2021.08.25 09:13

  惊醒过来的黎汉明连忙起床来到门外,看了看炮声传来的方向,问门口的护卫道:“清狗打来了?”

  因为刘阿蛮被他派出去了,顾德全见他身边没有人服侍,本想给他安排两个小厮之类的,但被黎汉明拒绝了,要了五个护卫。

  被问的护卫闻言看了看炮声传来的方向,也有些不确定的回道:“应该是吧。”

  黎汉明见状也不管是不是了,连忙吩咐道:“把对面屋子里的火药带上,我们上关墙。”

  说完,黎汉明便匆匆朝着关隘的方向走去,几个护卫见状,也分头追了上去。

  “明王,您怎么来了?这上面危险。”黎汉明刚上关墙,便被翁彭年拦住了。

  黎汉明见状摆了摆手,说道:“哪里不危险?怎么样?”

  见黎汉明如此,翁彭年便也不再相劝,回道:“刚才清狗试探性的进攻了一次,被我们打回去了。”

  黎汉明闻言小心翼翼的探头朝关外看去,江对面果然隐隐约约的躺了一地尸体。

  再往远处看了看,只看到了火把,人影根本看不清,便问道:“有看见勒保吗?”

  翁彭年闻言朝外看了一眼,随后拱手回道:“回明王,天太黑,看不清。”

  见对面已经开始列阵了,黎汉明便催促道:“不用管我,你去指挥迎敌,随便给我找一些枪炮手来,我有大用。”

  上来的时候黎汉明便发现有五门红夷大炮已经安在了城楼上了,就在他旁边的位置。

  “好,明王小心!”翁彭年也不是墨迹的人,黎汉明虽然重要,但是关隘同样重要,对黎汉明道一声小心后便转身去指挥应战了。

  黎汉明见现在没有他操作的地方,便先退回了关墙下等了起来。

  不一会儿,一队二十多个士兵战战兢兢的找了过来,领头的对着黎汉明拱手禀道:“启禀明王,我等奉将军之令前来领命。”

  黎汉明点了点头,道:“会使枪的好手请出列。”

  听到黎汉明的话,一干将士互相看了看,其中五个战战兢兢的站了出来。

  “那么其他的都是会使炮的好手啰?”黎汉明看了看剩下的人,大概还有二十来个的样子,便问道。

  “请明王吩咐!”众人闻言相互看了看,随即齐齐的拱手应道。

  虽然不知道他们的技术究竟如何,但是如今也只有他们能用,便道:“上面那五门红夷大炮就交给你们了,一会儿听我指令行事。”

  “至于你们五个。”说着,黎汉明看了看那个五个枪手说道:“你们的任务便是隐藏在关墙上,给我认准了清狗的当官的,专打他们就是。不要用你们兜里的火药,一会儿我会给你们新的火药,用药量要比你们平时用的减三成。”

  “轰,轰,轰。”

  正当黎汉明准备再说两句的时候,关隘上边传来了隆隆的炮声,清军开始攻城了。

  见状,黎汉明让护卫们分了一小半颗粒火药出来分给那五个枪手后,便带着炮手们上了关墙。

  “快,四人一门炮,一个清膛,一个装药,一个负责装弹,一个点火,其余人机动,速度快。”一上关墙黎汉明便看到了江对岸密密麻麻的的人影在开始冲锋了,便急忙吼道。

  这些炮手都是熟练之辈,听到黎汉明的安排便迅速的各就各位了。

  黎汉明见状,便指着白天翁彭年指定的方向喊道:“所有人注意,顺着我手指的方向发炮,不要管能否击中,你们只要想法尽量打远就行。”

  现在天还没亮,还看不清具体位置,黎汉明只得让炮手们先用普通火药顺着大概方向找找感觉,一切等天亮再说。

  三渡关外湄江横亘,清军攻关,遇到的第一道险阻便是湄江。

  翁彭年确实有军事才能,清军离得远时,他只让火炮开火,待到清军冲到江边准备搭桥过江时,他才命弓箭、火枪齐发。

  黎汉明躲在墙垛后面虽然没有看到,但光从关外传来的惨叫声他就能知道,这一次冲锋清军恐怕又是死伤惨烈了。

  关外,清军中军大营中。

  勒保看着前方攻城的场景,目眦欲裂的怒道:“逆贼这是把全部兵马都派来这里了吗?”

  下方一参将见状连忙回道:“回大人,据探子白天的探查,逆贼在此地至少集结了不下两万人马。”

  勒保闻言收了收气,叹了一口气说道:“罢了,先收兵吧!”

  显然,这一次的攻城又失败了。

  看到对方那么多的火器,勒保知道叛军是把缴获的军需都布置在这里了,用人力显然是不能攻下此关了。

  想到此,他便对下方参将说道:“传令后军,尽快把佛郎机炮都给运过来。”

  .......

  关墙上,大战停息时,天已经蒙蒙亮了。

  黎汉明强忍着恶心小心翼翼的探头看了看关外,死尸遍地,哀嚎遍野。刚穿越而来时大战已经结束,只让他看到了战后的场景,如今身临其境,不免让他有些心有岌岌。

  “明王,您没事吧?”赶来报喜的翁彭年见到黎汉明的模样,不免有些担忧的问道。

  黎汉明闻言勉强笑了笑,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只是看着这么多汉人兄弟为清狗而死,替他们不值得而已。”

  “他们为清狗卖命,这就是应得的下场,明王不必替他们感怀。”听了黎汉明的话,翁彭年却是有些不在意的说道。

  黎汉明闻言只是笑了笑,没在多说什么。

  毕竟时代不同,看待问题的方式也就不同。

  见黎汉明不再说话,翁彭年便汇报道:“清狗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估计暂时是不会攻城了.......”

  “不。”没等翁彭年说完,黎汉明便打断道:“你没发现清军大营里缺了什么吗?”

  “缺了什么?”听黎汉明这么一说,翁彭年顿时借着朦胧的天光看去,忽然反应了过来:“火炮!他们没有火炮。”

  “不是没有火炮,而是火炮应该还在路上,估计他们也没料到我们会派如此重兵把守在这里。”刚才的大战中,黎汉明就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借着刚才观察战场的机会,他才终于想了起来。

  大战他只听到了自己这方的火炮声响,却不见对面的火炮轰鸣,这才是他觉得不对劲的地方。

  “所以,这不是结束,而只是开始,苦战还在后头呢。”黎汉明看着对面在整军备战的清军大营叹了一口气后说道。

  

举报

作者感言

隐宗宗主

隐宗宗主

感谢“来啊拉出去砍了”“小兕子你要去哪里呀”“书友20190215195058362”三位书友的1500币打赏及一张月票支持,感谢“一个小子”、“那不是豁哥哥蛮”两位书友的100币打赏,谢谢支持!

2021-08-25 09:1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