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大墟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诸天万界妇女之友

大墟海 折扇风 2781 2020.01.02 00:05

  天工院,地处小云集东南,是一处三进的大院子。

  “云锋回来了。”刚进门,驻守院内的老吴就发现了他。

  “嗯。”李云锋面带微笑回应,缓步回了自己的住所。

  那是一间古色古香的居室,用屏风隔着一张木板床。

  房中央放着一张四方桌与两把椅子,桌上有一套茶具。

  李云锋拿起桌子上的水壶,熟练的从茶盘内翻过一个杯子,倒满水,喝了一口。

  他设定的身份是剑客,孤儿。

  六岁拜入师门,至今已有十年,拥有了一身好武艺,养得了一副好体魄。

  “看来这次的任务就是我探究大墟的开始。”李云锋眼中透着一丝火热。

  生命不在乎长短,但求活得精彩。

  大墟囊括一切世界背景,水自然很深,但越是深才越有意思。

  “如果我告诉你,引来的是我的敌人呢?”傅友的声音突然在脑海中响起。

  “什么?”李云锋脑海中想的是去完成景清的任务,见识这奇妙的世界,早已经将先前的事情甩在了脑后。

  “我说,那个引敌功能开启后,引来的是我的敌人。”傅友郑重的道。

  “你的敌人?”李云锋这才反应过来。

  而后眼中闪过智慧的光芒,思虑了一下道:“老傅,你就不要忽悠人了,那所谓的引敌功能,看着就像假的。”

  “胡……哎……看来被你发现了。”

  傅友原本想怒斥对方胡说,然后继续瞎掰,不知想到了什么,话锋一转,居然承认了。

  李云锋闻言,眉头一皱,将手中的水喝掉,然后道:“看来你想告诉我真相了。”

  “是应该告诉你一些事情了。”傅友不再是玩味的口吻,反而透着几分沉重。

  他似乎陷入了某种回忆,好一会才道:“你还想回到以前平淡的生活吗?”

  钢铁丛林中安逸平淡的生活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是宝贵的,但绝不包括李云锋。

  他连考虑都没有便摇头道:“不想。”

  人都应该有梦,李云锋曾经压在心底的梦就是仗剑天下,见一见一切奇妙的人,奇妙的事。

  所以哪怕他打心底里觉得那个手机广告是假的也遵循了本心,做了自己想做的选择。

  有梦,追梦是幸福的……

  “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你猜对了,引敌功能并不存在。但我也没说谎。”

  “你指的是?”

  “敌人,我的敌人的确会找过来。”傅友的口吻透着几分凝重道。

  “什么样的敌人?我又能帮你什么?”李云锋道。

  “不知道,我的记忆是残缺的,只知道有很多敌人,是什么样的敌人却不记得了。”傅友道。

  “好吧!”李云锋无奈的摇头了头道:“既然如此等我遇到了你的敌人再说吧!对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应该会一直跟着我对吧?”

  “是不是一直,要看你的成长速度与死亡速度了。”傅友的口气带上了一丝玩味。

  李云锋翻了翻白眼道:“对了老傅,我有点好奇你的长相,能不能露个脸?”

  “可以。”傅友回了两个字后,李云锋的意识海中似乎有什么在聚合,很快就幻化出一个有点虚幻的身影,似乎能被风给吹散。

  他白袍披身,长身玉立,相貌极其俊朗,有一双勾人的桃花眼,似乎天生就是男性公敌。

  “你长这样?”李云锋从意识海中感知到对方的模样,心底莫名的有点厌恶对方。

  是同性相斥?

  或许吧!

  他不知道为何会如此,但也没太在意。

  “是,无愧于诸天万界妇女之友这一称号吧?”傅友似乎有点飘了。

  “诸天万界妇女之友?”

  “什么妇女之友,你听错了,我说的是诸天万界第一富有。”傅友连忙改口。

  “装比犯。”

  李云锋又不是傻子,自然听懂了,但没有去揭穿对方。

  诸天万界妇女之友,绿了所有主角反派?

  他没有深究。

  都说装逼是要遭雷劈的。

  果然。

  “轰!”

  李云锋的意识海中,一道闪电莫名生成,瞬间将傅友本就虚幻的身形打散。

  “我……丢……蕾莲木……”傅友恼怒的吼了一声,声音断断续续的在意识海中回荡,而后归于平静。

  他似乎因此受到了某种伤害,安静了下来,也不在说话。

  见此,李云锋也沉默了。

  ……

  酒馆内。

  天工阁阁主景清与先前的林师姐正坐在一张酒桌上商讨着什么,边上还有一个,长方脸蛋,剑眉薄唇,满脸落魄的青年。

  这青年只顾喝酒,其它一概不理。

  “景阁主,云锋师弟有能力完成九段河的事情吗?”林师姐婴儿肥的脸上露出几分担忧。

  她心地不错,知道任务是僵尸后,不免动了几分恻隐之心。

  “没有。”景清肯定的道:“清风十三式再厉害也是杀人的武功,而不是用来降妖除魔的。”

  “那你还……”

  景清指了指边上只顾喝酒的青年道:“有他护道,不会有问题的。”

  “他是?”

  “内门嫡传。”景清低声道。

  林师姐闻言,连忙站起来,躬身道:“未知师兄是哪一阁的弟子,林春花有礼了。”

  她是那种内秀型的人,外表是糙了点,但心肠却不坏。

  “嗝……好酒……好酒……”青年似乎喝醉了,朦胧的撇了对方的脸一眼,完全不搭理人。

  “这……”林春花是云涛阁阁主的女儿,再通过一次任务也算内门嫡传。

  平常其它阁的阁主也要给其三分颜面,这青年却如此对她,自然恼了起来。

  景清见其脸色不好,连忙打圆场道:“林侄女莫恼,他只是喝醉了。”

  林春花自然要卖对方面子,如此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坐定,鼓着嘴巴不再言语。

  “你天工阁接任务的弟子何时出发?”就在此时,那青年说话了,眼神虽然朦胧,吐字却很清晰。

  也就是说,他根本没醉。

  做人不是这么做的,别人给你打圆场,就算没醉也要装一下,反手就打脸,让景清也有点下不来台。

  他身上的暮气都消散了几分,老脸透着几分尴尬的潮红道:“明天。”

  “我去九段河等他一天,没到我就替他了结,便算他任务失败。”青年说完左手抓起面前酒桌上还有小半的酒壶,整个人如同陀螺一般转动着从酒馆的窗户飞出,瞬间没了踪迹。

  “内门嫡传用的居然是《燕徊朝阳》这种身法,让他做云锋师弟的护道人……靠谱吗?”林春花一脸的不信任。

  华山弟子分外门、内门,内门嫡传、亲传几种。

  外门、内门学的都是普通的武功,而内门嫡传与亲传弟子,据说可以接触到一些特别的功法,乃是掌门岳不群从一些大佬那里弄来的,极其珍贵。

  她本身是内门弟子,父亲还是阁主,自然也会点特别的功法,见青年用的居然是华山派古老的《燕徊朝阳》身法,便有些看不上眼。

  尤其那人还如此不上道,自然更添几分鄙夷。

  “此子乃是掌门在下界收养的弟子,听门内的人说,原本都不打算要了,却不知为何又特意找门路将其接引了上来。人虽然讨厌,但本事还是有一些的,做云锋的护道人,应该不会出纰漏。”

  “但愿吧!”林春花呢喃了一声也不再继续说什么。

  而李云锋,当前正朝华山派在小云集唯一的传功殿而去,打去学一门轻功补自身之不足。

  传功殿的名字里虽然有殿字,实际上就是一间只有本派弟子才知道的密室。

  里面有一块奇异的黑镜,只要对其念出自己的身份牌号与名字,经光影确认无误后,便会连接华山本部藏经楼内一块同样的黑镜挑选秘籍。

  一经选定,黑镜会将其内的文字与插图显出,期间可以抄写下来,也可以直接背诵。

  只要是华山弟子,可根据师长或各阁阁主秘传的阅读口诀阅读,就可以窥得“真经”。

  也就是说,外人偷看都没有用,因为那些秘籍经过了加密。

  杀人爆秘籍的时代似乎在这里结束了,没有人敢修炼摸尸得来的秘籍。

  没有正确的方法,瞎练是很要命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西毒欧阳锋的眼界与运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