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回首百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回首百年 一般.QD 5596 2005.07.22 23:57

    天刚刚亮,大媳妇就起床了。自从去陈老爷家做工后,一直是这样。最近家里“双抢”,她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可是自己又帮不上什么。唯一能做的就是在陈老爷家好好做工,到了月底准时拿粮食回去。她先轻轻的把秀英弄醒,给她喂奶,然后哄着她睡着,要不这个小家伙整个上午都会吵闹个不停。自己再悄悄的开门,然后又悄悄的虚掩上门,朝北边走去。她尽量不让自己弄出的声音,免得惊醒了熟睡的家人。因为这些天,家人都太累了,特别是大安兄弟俩。难得农忙过去了,可以有几天时间好好休息。

  天这个时候已经亮了,四处都可以听得到小鸟儿清脆悦耳的叫声。虽然天色尚早,但是已经有很多人起来了。毕竟在农村有早起习惯,特别是上了年纪的人。只有些年青人因为农忙没有休息好,现在才能有时间补回来。

  虽然路上没有什么行人,却也可以看见池塘边“下河”(倒完粪桶后到池塘边洗刷)的妇女们。

  这些天农忙,陈老爷家反而没有什么忙的。只是做做饭,打扫打扫,然后喂喂家畜什么的。虽然没有什么特别忙的事情,但是上午基本没有什么空闲。每天只有下午有些空闲,可以在这个时间在树下纳凉,顺便教换金(陈老爷家的大女儿)和换银绣花什么的。地主家就是地主家,取名字也透着股财气。上次没有见到的老大,叫换金,今年九岁。除了没有她妹妹那股灵气以外,其他的都跟妹妹差不多。所以大媳妇做的事情虽然繁杂,但是却也不怎么辛苦。但是从今天开始陆续有人来缴租了,就要比前些天忙了。

  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陈老爷家门口了。大运子和细运子已经开始清理门口的场子了,为收租子作准备。收租子的一般的程序是:缴租的人先把粮食挑来,到在整好的场子上面,在把箩筐拿回去继续挑。等自家的租子都挑来之后,一筐筐的过称,然后登记,最后陈老爷家再把过称的谷子放到自家瓮里放好。所以先要把门口场子清理出来,然后整平,好放谷子。大运子和细运子是陈老爷家的请的短工,每到这个时候,陈老爷家就要请好几个这样的短工。这些短工通常是忙完自家的农活之后,来陈老爷家做些重体力活,比如说过秤呀、把谷子入瓮等等。因为他们做的是体力活,所以工钱要比大媳妇稍微多些。陈家也乐意这样,因为请长工的话,平时没有什么事情可做,不划算。陈家虽然是地主人家,但是整个村子也就那么点大,也不是什么大地主。精明的陈太太是不会做这种吃亏的事情的,一切都是她安排好的。一些重要的程序就由自己家的人来负责,比如说登记的、验谷子的等等。

  大媳妇跟他们兄弟俩象征性的打了个招呼之后,几进屋做自己的事情去了。大媳妇每天的工作基本上是做饭和打扫,再做些小事。但是这几天就多出好多事情要做了,比如说做饭,就要分别做陈老爷家人吃的和做事的工人们吃的。她先去把各个房间的粪桶提出去,倒在陈老爷自家的厕所里面。然后再提到池塘去洗刷干净,再放倒厕所旁边放着,到晚上再送回各个房间。其实池塘就在门口不远,所以很方便,不需要多少时间就做完了。只见大媳妇麻利而又轻巧的身影在门口那么闪了几下,这项工作就已经进入尾声了。

  接着就是做早饭了。陈太太昨天已经吩咐好了,今天早饭给她们做鸡蛋下面条。大媳妇拿着小木盆子迅速的从厨房旁边的杂物房里面铲了几碗白白的灰面走了出来,给里面掺上些水,开始熟练的和着面。只见她把木盆子放在灶旁边的小桌子上面,用力的揉了起来。厨房结构虽然跟自己家里的差不多,但是要大多了。特别是那个灶是双的,可以同时在两个大锅里做饭,两个锅中间靠近烟囱的地方还放了个瓷罐子,可以趁做饭的时候烧些热水,很是方便。虽然也是泥巴糊的,却比自家的要好得多。

  不一会儿工夫,她已经揉出了几个比拳头大些的面团,朝外面的表皮异常的平滑。她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拿出擀面杖准备擀面了。一早上到现在没有停过,虽然不是什么体力活,但是跑进跑出的也出了些汗。她小桌子沿边的面团中拿出一个放到中央,双手扶着擀面杖的两端,轻轻的擀了起来。只见面团在擀面杖下面渐渐均匀的变薄、变大,动作是多么的连贯、多么娴熟呀,就象变戏法的一样!很快她就擀好一张了,白白的、薄薄的,让人看见就觉得好吃,毕竟在这个年代有白面吃是件多么奢侈的事情呀!接着,她那起把菜刀,快速的在那张面上面划着,转眼间,桌上就放着一根根窄窄的、长长的面条了。只一会儿工夫,桌上已经放满这样的面条了,桌沿上的面团都不见了。

  接着在锅里放了几瓢水,走到灶后面开始生火了。“扑哧……”一声之后,暗暗的厨房亮了起来。她迅速从身旁拿出一个草“靶子”(用稻草或者麦草中间放根棉花秆子或者芝麻秆子之类的,用拐棍扭成的燃料),凑到点燃的那根洋火(当时对火柴的称呼,由于都是进口的,所以这样称呼)上面。厨房马上一亮,干燥的柴草遇到火,马上就烧着了。火红的火苗一闪一闪的照在她的蜡黄的脸上,竟有了光芒。终于又暗了下去,原来她已经把靶子塞进灶膛里面去了。

  过了一会,从盖着的木锅盖上面冒除了丝丝热气,隐约能听到“咕…咕…”的水沸腾的声音。她起身揭开锅盖,一片白雾终于升了上来,锅里的水愤怒似的翻滚着。她的上半身被那片白气裹着,就象仙女般的朦胧,终于渐渐的清晰了,清晰了。露出了她那件又脏又破的大红外衣,反差竟是这么的大。她一把一把的把桌上的面条撒到锅里,偶尔有滚烫的水滴溅到她那双又黑又粗糙的手上,也没有什么感觉。

  热气腾腾的五碗面条整齐的摆在堂屋的桌子上面,两个大碗装的,三个小碗装的。面条上面都搁着净白净白的鸡蛋,有个小碗里面还放了两个,上面还飘着猪油花。原来大媳妇是把面条先煮熟,然后捞起来再放现成的猪油和其他佐料。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升起来了,阳光从天窗和前面的窗户上射进屋里。陈老爷两口子已经起来了,叫醒两个丫头,再叫她们去哄弟弟起床。每天早上哄弟弟起床是一个艰巨的任务,小孩子都贪睡,尤其是她们的弟弟。

  陈老爷家的房子跟大安的结构差不多,也是堂屋左右各一间,然后又各隔出一间来。不过屋子要高得多,宽敞得多。神台上面摆着极其讲究的烛台和香炉,烛台和香炉的后面正中间放着一个牌位,上面刻着“陈氏祖先之神位”七个大字。字写得苍劲有力,没有深厚功底的人是刻不出来的。牌位旁边各放着一个小的弥勒佛全身石膏像,笑容可掬的。神台的最右端放着一个两尺来高的古朴的刻着花纹的箱子,看上去给人一种凝重的感觉。正中从上至下用小篆依次刻着“陈氏宗谱”几个字,显得很有书香气息。箱子呈暗红色,通体发亮,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木头做的。在大安家挂“万寿图”的地方挂了一幅“八鹤同春”彩色中堂,画中的仙鹤栩栩如生,随时要飞出来似的。两边个挂着几副对联,显得非常有气势。

  陈老爷和陈太太坐在大桌子两边,慢慢的极其斯文的吃着面条,没有发出一叮点声响。宝贝坐在父母中间的剩下的那一方,右手握拳般紧紧攒着筷子在碗里撬着什么,嘴里不时发出“唆…”的声音。原来他撬了半天,也没有撬多少到嘴里,只好用嘴贴着碗沿用力吸了。幸好是吃的面条,不然这饭还真不大好吃下肚子里去。这么大了,还不会使筷子,在农村还真不多见。还好他想到这个法子吃面,虽然大部分掉到桌子上了!换金姐妹俩也趴在凳子上面文雅的慢慢吃着,比宝贝的看相好多了!

  厨房里,大媳妇正给工人们煮稀饭呢!煮过面条的水乳白乳白的,现在煮着大米,想必别有一番滋味吧!

  工人们就着咸菜喝着稀饭的时候,大媳妇正在大桌子上面收拾碗筷。陈家的几个孩子上午要无先生那里念书,陈老爷和太太去安排今天收租的事情去了。擦干净桌子之后,她才象工人们一样端起一碗稀饭,就着咸菜,放松的喝了起来。早上的事情终于做完了,趁吃饭这个时候才可以歇一下。等会儿洗完碗之后,还要喂猪、喂鸡,打扫呢!唯一值得高兴的是,这里的稀饭可以尽情的喝,不用象在家里为了该不该再盛一碗而思前想后的。所以她喝完一碗后,又去盛了一碗,坐在灶后面静静的喝着。

  工人们吃完之后,整场子的整场子,搬瓮的搬瓮,都忙开了。下过雨的地面上,用土填了填坑,再晒晒然后用牛碾一碾,就会非常平坦了。把要装谷子的空瓮搬出来晒一下,擦干净,用来收回来的租子。瓮是陶瓷的,有大半个人高,直径一米多点,一个可以放好几百斤谷子呢!瓮装的东西多,又严实,又防潮,又耐用,农村大都用它装收回来的庄稼。工人们做着收租前的准备工作,又到了缴租的时候了!每逢这个时候,大家都有点舍不得将自己辛苦种出来的庄稼大部分缴给别人,还要缴最好的。但是有什么办法呢,毕竟种了人家的地呀!

  租子一般是这样的,一亩田一年缴一百五十斤谷子,一亩地一年交一百斤麦子,然后全年缴一百五十担草。不管什么样的田地,不管遭不遭灾,一般都是这样一个标准,很少会减租的。一亩田一季的产量也就是一百三四十斤谷子,一亩地也就一百二十来斤麦子,所以租子是很重的,还要不遭灾才行。要是想前些天下雨那样遭点灾的话,就更难活命了。没有烧的还可以到野外去砍些柴,但是没有吃的就没有办法了。收租的时候,验谷子是很挑剔的。要完全晒干了的,而且不能有土砂杂在里面。一般是每年缴三次,头季晚季谷熟了一次各缴一次,麦子熟了缴一次。每次缴完之后在登记的册子上记一笔,还要缴多少、已经缴了多少、多少谷子、多少麦子、多少担草等等!一年没有缴完的,第二年要算利息的,所以遭了灾的话,要很多年才能还得清。欠到一定的数量,就会被收回田地,全家人就要喝西北风了,只好出去乞讨了。

  刚刚把神台打扫干净之后,又要开始做中饭了。因为今天中午吃饭的人很多,陈老爷的弟弟陈小仁、陈老爷的舅爷也要来。他们是来帮忙的,陈老爷的弟弟是管帐的,念过几年书。他舅爷是个游手好闲的家伙,家境一般,仗着姐夫家里有钱到处游荡。要不是陈太太帮贴娘家,早饿死街头了。陈老爷虽然不喜欢他,但是陈太太只有这么一个弟弟。陈老爷又绕不过太太,所以只好忍着。遇到收租这种事情,好歹也是个自家人,也比较放心。何况只叫他验谷子,也不会出多大差错。他虽然知道姐夫不怎么喜欢他,但是在农民面前却是很摆谱儿。鸡蛋里挑刺,没事找事却是他的强项,所以大家心里都恨他。

  照例在做事这几天,陈老爷家里要好吃好喝的招待他们,已经形成惯例了。所以这几天的饭要复杂些,要早些开始做。早上已经把鸡杀好了,豆腐前昨天也做好了,青菜自己到菜园里去弄。陈太太还一大早到集上买了几条鱼,买了点肉。丰盛到是很丰盛,但是苦了做饭的大媳妇。又是炖鸡又是烧鱼的,好不容易才把饭菜做好了。舅爷老早就来了,已经坐上桌子等开饭了,那副神情就好象好久没有吃过饭似的。二老爷也来了,大家分宾主坐好准备吃饭了。宝贝也坐在桌子上了,但是他的姐姐们都没有上桌子。舅爷殷勤地跟他姐夫兄弟倒上陈酒,那股奉承劲让人看了就不舒服。一家人有说有笑的吃着,当然舅爷是只吃不说的。只有他和宝贝例外,陈老爷兄弟和陈太太大声的说笑着,那气氛就象办喜事似的,别提多高兴了。

  按太太吩咐,大媳妇把每样菜都盛了一点给工人们,太太还特地吩咐跟工人们做了碗肥肉。工人们哪吃过这么丰盛的饭呀,虽然只是搬了个小桌子让他们在外面吃,但是能尝点这样的菜,哪还不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其实每样只给了一点给他们,只有肥肉是他们特有的,大概是为了要他们做重体力活吧!大媳妇也跟他们一块儿吃,等她出去吃的时候,就只剩咸菜了,其他都碗底朝天了。她也不生气,能吃上饱饭也不容易呀!正准备就着咸菜吃的时候,太太叫她给众人盛饭。只好放下碗筷,去厨房给她们盛饭。端饭出来的时候看见宝贝左手右手各拿一只鸡腿,左一口右一口的咬着,满脸是油。他前面的桌子上掉满了菜,那吃样真是……陈太太还边笑边夸儿子能吃会吃。舅爷不时的看看宝贝手里的鸡腿,看来他也很羡慕宝贝呢!只见他看一看鸡腿,然后夹一筷子白菜胡乱嚼两下就吞了下去,只是味道可能有些差别吧!

  “宝贝念书了呢!会念三字经了!不信叫他念给你们听听?”陈太太得意的说道。

  “是吗?宝贝,念给爷听听看?”二老爷对宝贝说道。谁知宝贝连看也不看他一下,只自顾自的吃着鸡腿,搞得二老爷有些尴尬。

  “可能是上午念书太用功了,饿了吧?看他这个样子,以后肯定念书要比你强呢!”太太笑着说道,她如果知道宝贝在先生那里睡到刚才才醒,恐怕会气死呢!

  “那是!那是!”舅爷应付他姐姐道。

  “我也会念!人之处,性本善。性相尽,习相远……”换银插道,看她那个样子,大有一直念下去的意思。

  “女孩子会念有什么用?怎么没有见你刺绣那么行呀?”太太狠狠的说道,显然对打扰她夸儿子的雅兴的女儿很不满。

  换银哭着跑回房间了,看来她还不知道原因在哪里,不明白为什么会挨骂。其实没有吃到鸡腿的她,已经不满了。现在又念了弟弟不会的书,又挨骂了,小小年纪的她确实想不通。

  “哟!嫂子,吃得好好的,你骂她干什么呀?她念得不错嘛!我去叫她出来吃饭!”二老爷急忙解围道。

  “算了,小伢,不管她了。我们下午还要做事呢!”陈老爷说道。

  “是呀!是呀!”太太和舅爷连忙说道。

  等他们吃完了,大媳妇才有空继续吃自己的饭。她是亲眼看到二小姐挨骂的,她好象看到玉英挨骂似的。收拾完碗筷后,夹了些菜,送到二小姐的房里。看见她还趴在床上哭,好说歹说的才劝她吃完了饭。

  终于可以停下来吃口安稳饭了,太太让她夹些她们的剩菜吃,没有想到这么晚吃饭还是好事呢!虽然好吃的都吃的差不多了,但是青菜也比只有咸菜强呀,何况还有些菜水呢!其实,她自从生完孩子后,就没有好好调理以下。现在有些重油的东西,也正求之不得,反正是不让带回去的,所以也吃得心安理得。在这里不怕你吃了,就怕你往家里拿东西,这点大媳妇是知道的。所以她从来不往家里带什么东西,不管有没有用的,太太就是因为这点对她也还不错。要不,这种机会,她肯定要带回去给累了这么久的家人吃的。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