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回首百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回首百年 一般.QD 4907 2005.07.04 19:00

    

  “哇—哇……”一声婴儿的尖叫打破了凌晨的宁静,双眼充满血丝的陈大安坐在自家的土砖房子的大门槛上抽着旱烟,不时的向身后点着煤油灯的房间看去。刚刚插完头季秧,天气一天天的变热,夏天快要到了。听到孩子的哭声后,马上跳了起来。这时一个五十岁左右的村妇抱着正在哭的孩子从房里走了出来,陈大安马上走上前去问道:

  “么样了?娘俩都好吧?”

  “恭喜贺喜你家添了千金,娘俩都好!”那村妇答道。她一边逗着怀里的婴儿,一边递给眼前的陈大安。

  “么样?又是个女的?哎……”一直坐在堂屋大桌子旁边的陈大娘失望的口气接道。

  “妈(念 me),你老人家又这样说?女的就女的,怕么事!”陈大安慈祥的看着怀中的刚出世的女儿说道。

  “是呀!妈,总不是大哥的伢!非要儿子伢搞么事呢?”坐在一条长条凳子上的陈二安不满道。

  “你晓得么事呀?你哥已经有两个女伢了,本指望这胎祖宗保佑是个儿伢的。老人说的好,‘不肖有三,无后为大’,哎……”

  “妈,我们弟兄有两个呢!老二不是有一个儿伢吗?再不要在她们面前说这样的话了,她们知道了不好!”陈大安望着靠着墙站着的玉英和兰英道。

  玉英大大的眼睛扫了堂屋里所有人之后低下了头,虽然不知道大人在说什么,但是知道跟自己有关。玉英十岁了,但是由于营养不良的缘故,却是远没有十岁孩子的身高。乌黑的头发,已经到了瘦削的肩膀了。面黄肌瘦,穿着明显有大人衣服改成的大红色上衣,破了的不规则的布条凌乱的连在衣服上面,露出黝黑的肌肤。一条宽宽的灰棉布裤子,左边裤脚还开了岔,光着小脚丫子。旁边的妹妹兰英除了衣服颜色不同以及眼睛没有姐姐大以外,其他和姐姐一样。她今年八岁,漫无目的的到处望,显然不知道大人正在说什么。

  “咳!”一声干咳,把众人的注意都吸引过去,连一直到处瞟的兰英也不例外。原来是那个接生的村妇故意出声,只听她继续说道:

  “大嫂,菩萨保佑!娘俩都没事,我先回去了!有么事叫我就可以了,反正大家住得近!”

  “他二婶,不管怎么样也要吃了面条再走!”陈大娘接着道。

  “都是自家人,客气什么!我回去还有点事情,就不吃了,下回吧!”说完转身就多门而出,仿佛有人要抓住她似的。

  “他二婶,不要见怪才好!一大家子的,只顾着说话,把你撂在一边了!吃口再走吧?”陈大娘追上去说道。转眼间,她已经走到向拐角了,只听见远远的说道:

  “大嫂!你老人家又不是没有帮过我们,都是自家人,不要客气呀!……”后面已经听不到了。

  “快天亮了,我去照顾玉英她妈去!你们都去睡吧!”陈大娘结果老大手里的孩子说道。

  兰英听到这话,马上往神台后面的小房里钻。其实她们姐妹本来睡得很香的,只不过凌晨被家里的动静吵醒了。老二走过去看了看刚出世的小侄女后,跟大哥打了声招呼也回去了。陈大安看了看天,转身回到屋里,从门后拿出一把锄头,扛在肩上出门了。

  陈大娘抱着还没有来得及取名字的孙女,轻轻的走进了左边那间房。刚刚生下孩子的媳妇脸色蜡黄,呼吸沉重的睡过去了。床头点着一盏煤油灯,灯光已经很弱了。陈大娘走了过去,腾出一只手从自己破烂而乌黑的外衣的前襟上面,拔出一跟绣迹斑斑的针来,把灯芯拨了拨,房间顿时亮了起来。她把针插回原地,在媳妇的床沿边坐了下来。孩子估计是哭累了,竟然睡着了。

  自从丈夫因病去世之后,老大就担起了这个家。陈大娘是个小小脚,只能在家里做些家务。自祖上开始,一直租种村北边的地主陈仁家的几亩田地讨生活。好在两个儿子都勤快能干,把田里地里都料理得不错。除去陈家的租子,勉强够一家人生活。

  后来自己族里的一些女眷关心,先后给两个儿子成了家。虽然都是贫苦人家的孩子,跟陈大娘一样是细细脚,但是一个贫苦人家那能要求那么多呢?老二成家后,祖上留下的那三间的土砖房不够住。兄弟俩就在村最东头起了间茅草屋,虽然是间茅草屋,但总算全家人有了容身之地。房子起好后,老二两口子执意要自己出去住,陈大娘也觉得这样比较好。老大见事以成定局,就没有说什么。但是坚决不同意分家,所以一家人还是在祖屋吃饭。老二两口子除了在茅屋睡觉以外,跟在家也没有什么两样。

  两个媳妇先后进门,因为不能在外面做事,家里还是靠兄弟俩劳动养家。但是增加了两口人,粮食就紧张起来了。一家人一年到头都是吃稀的,总把锅底的留给两个儿子,也就对付过去了。这个问题到后来孙子孙女出世后,就更突出了。不过,这不是陈大娘最担心的。陈大娘最担心的是大媳妇进门十多年了,加上这个已经是第三个女伢了。老二虽然只有一个,但是个儿伢呀!老大虽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无后”在老人心里确是件天大的事情呀!

  这些年来,自己不断的求菩萨求祖先保佑,但是似乎没有什么转变。所以老大娘在人面前总说,自己前世做了错事,这是今世的报应。说归说,但是总是不死心,没有想到又失望了。

  陈大安父亲一共兄弟五人,父亲最大。都住本村里面,再加上一些堂兄弟,所以自家在本村是人强马壮。不过,都跟北边的地主种田,顾自家都顾不过来,所以人多也没有什么用。偶尔能相互接济一下,却是杯水车薪。农忙的时候需要帮忙到时不成问题,谁家先做完了,都去帮其他家。所以相互之间到是相处得不错,只是在这个贫穷的村子里面,人多实在不是什么好事呀!

  “妈,对不住!没能给您老人家添个孙子。”大媳妇虚弱的声音打断了老太太的思绪。不知不觉间天已经亮了,休息了几个小时的媳妇醒来了。

  “伢呀!是我前世作孽呀,不怪你!你好好休息吧!不要瞎想!”

  “饿了吧!我去给你做碗面条,你看看自己的孩子吧!”说完老太太转身走出房间,走进房间后面的厨房,开始做早饭了。

  村子里面的土砖房子结构都差不多,进大门就是堂屋,左右个一件房。然后在堂屋后面隔一道墙,这样就在堂屋后面留出了一个小房间,就是玉英姐妹俩刚刚去的那间了。然后把左右两间房中间也分别隔一堵墙。然后在堂屋的那堵墙旁边各开一个门,这样就多出了两个小房间。因为比较深,所以光线都很暗。左边那间的后面就做了厨房,右边那间后面用来放东西,有时也睡人。老二搬出去之后,老太太和孙子就住进了右边的那间房,后面那间用来放杂物。

  堂屋正中间挨着那堵墙摆了一个半米宽的长方形发黑的大半个人高神台,正中间是祖先牌位,牌位前面一点是将近半米高香炉,香炉两边各有一个只有一个孔的跟香炉等高的圆形烛台。香炉和烛台上还刻着很讲究的花纹,银白色的香炉和金黄色的烛台在陈旧的神台上显得很显眼。想必是经常擦的缘故,香炉和烛台上面一尘不染。神台上方的墙上,贴着一幅“万寿图”,紧挨着图的两边是一幅对联。神台下面就是一张八仙桌,八仙桌两边个挨着神台个放一张高木椅子。堂屋里再摆着几条长方形凳子。门旁边一边放农具,一边作了鸡笼。作鸡笼的那边挨着地面开了一个正方形的小口子,通向外面,方便鸡进出。整个房子的地面都是黑色坑坑洼洼的略带潮湿的。

  厨房就是一座泥糊的灶台,进门左手边是一个大水缸,上面盖着几块黑色破木板子。正前方挨墙放了一个竹子作的碗柜,发出淡淡的黄光。

  陈大娘坐在灶台后面的角落旁边,先把灶里面的灰掏出来让它掉进挨着灶门的灰圈里,然后生火做饭。先做了一碗面条,然后加上两个鸡蛋,送到前面大媳妇的手里,然后给做大家的早饭。

  饭熟的时候,陈大安扛着锄头回来了。原来他看见天已经亮了,就直接去田里看水去了。他走进门放好锄头,就进房看妻子和刚出生的孩子去了。接着老二一家子也来了,加上起床的玉英姐妹俩,一家人都到齐了。大家一边就着咸菜喝着稀饭,一边谈论着刚出生的孩子的事情。老二的儿子叫陈佳,今年八岁。加上玉颖姐妹俩,三个小鬼一起趴在大桌上喝着粥。说是粥,其实是米汤,很难看到米粒。自从家里添了几口人之后,大多数时候都是吃这种稀饭过日子的。虽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都吃的很香,毕竟没有什么别的吃的呀。

  “哥,你看是做九朝呢?还是做满月?”二媳妇金娥咽下嘴里的米汤道。按风俗,要给新出生的孩子办酒,或者做九朝或者做满月,以表示重视。

  “我看先找先生取个名字再说吧!再想想看!”陈大安接道。

  “大安呀!别怪为娘的扫兴,家里什么情况摆在眼前,要看菜吃饭呀!”陈大娘嘱咐道。

  “妈,我晓得的!”

  一家人吃完早饭后,玉英留下来洗碗、喂鸡,照顾妈妈和几个小鬼。虽然年纪小小的,但是已经能帮家里做些事情了。陈大娘等大媳妇喂完奶后,就去找先生取名去了。其他人都出田里干活,刚刚插完秧,田里要除草。近中午的时候,玉英让兰英送了一壶水到田里。

  先生是晚清的秀才,全村文化最高的人。所以取名写对联之类的事情,村里的人都找他。先生也姓陈,是隔着有点远的本家。因为都是本家,先生也乐意帮忙。先生五十多岁,妻子早年得病去世了,没有孩子。平时教地主家的孩子和本村几个孩子读书来养活自己,过得还算清闲。住着祖上传下来的屋子,没有田地,也不用出去劳动。

  陈大娘走在去先生家的路上,不时有人跟她道喜,她边走边应付的回答着。心里却寻思着:小孙女的事该怎么办。

  临近中午,全家人都回来了。陈大娘开始忙着做午饭,除了大媳妇躺在床上还不能起身以外,大家都坐在堂屋商量着。玉英带着几个小孩子在自己房里玩,免得他们打扰父亲们的谈话。陈大安抱着被取名叫秀英的女儿道:

  “我仔细想了想,还是做满月吧,九朝太赶了!不做肯定说不过去,再说先生和二婶都帮了忙的,不请人家来吃个饭行吗?家里粮食也不多了,也没有能力办酒。干脆请几个辈分最长的老人,再加上先生和二婶。把那只老鸡公杀了熬锅汤,到时候给他们几位下碗面条得了。老二,你看呢?”

  “这样也好,虽然寒碜了些,但是这是家里能拿得出来的最好的东西了。不能总是欠人家的情呀!就这样定了吧!我等会儿去跟妈说一声!”

  就这样,秀英的事情算是定了下来。满月那天,吃过早饭后,陈大娘把玉英叫到跟前,叫她几个弟弟妹妹出去玩,好好照顾弟弟妹妹,中午晚点回来。玉英听话的带着弟弟妹妹出去了。快到中午的时候,大安兄弟俩把四位本家的长辈,再加上二婶和先生早早的接到家里,在堂屋里一边抽着旱烟,一边客气的聊着。

  “叔呀!几位身子骨都还硬朗吧?”大安问道。

  “硬朗么事哟!年纪大了,不中用了!半截子都进土的人了,活一天算一天!能看到你们子孙人丁兴旺就是福气呀!”二叔高兴的接道。虽然是个女伢,但是看见大安兄弟对自己这么尊重,心里还是蛮高兴的。

  “伢取了名没有?叫么事呀?”三叔问道。

  “叫秀英呢!”老二恭敬的回答道。

  “是先生取的吧?好名字呀!先生的学问就是好呀!”四叔插道。

  “哪里哪里!您老客气了!”先生的红着老脸应道。不过,看得出来,他对这句话还是蛮受用的。

  “您老别谦虚了,谁不知道咱村就您老学问好呀?”众人都道。

  “几位来,看看!多可爱的娃呀!”不知什么时候,二婶已经把秀英抱了出来。秀英被二婶抱在怀里,不停的用她的小眼睛扫视众人,竟不害怕。大伙乐呵呵的逗着这个刚满月的孩子,不是发出阵阵笑声。虽然没有什么好吃好喝的,但是气氛还是很好的。大安兄弟俩总算松了一口气,一直都担心几位长辈不看不起。现在终于过了这关了,虽然坚持是请老叔们吃顿便饭,但是几位还是都带了礼物来了的。陈大娘一边收拾着礼物,一边说道:

  “自家人就是自家人呀!所以常跟你们兄弟说,对自己人要好。看看,不是自家人,这些年能过得来吗?”

  “请人家吃了碗面,人家送了的面呀、布呀的,不知道值多少碗面呢?”

  “是,是!”大安兄弟连忙道。原来几位老人知道他们现在不好过,商量好了送了二十斤面、一匹布,在当时可是大礼呀。而且他们自己家里也不是很好过呀,怎么劝都不肯拿回去。这让大安一家着实高兴了几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