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回首百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回首百年 一般.QD 4929 2005.07.09 12:09

    

  后来在自家亲戚的帮助下,总算把丧事办了。用尽家中的积蓄,自家亲戚东借西凑的,丧事办得还算体面。遇上这种大事,才能看出自家人是否齐心。好在,基本上所有的亲戚都来观礼了,能帮忙的都出了自己的一份力。

  最难得的是大安的干侄子—小狗也老远的赶回来了。说到这个小狗,他其实也不小,比大安大了好几岁。也是本村的,不过隔得比较远。很小的时候父母都病死了,奶奶在的时候还可以照应一下他。后来奶奶也去世了,他那时只有十岁,叔叔也养不活那么多人。只好由着他自生自灭,村里好心的就给些吃的给他。他就这样东家一餐西家一顿、饱一顿饿一顿的象狗一样的活着,同情他的人自然有,但是都没有能力负担他呀!大安父亲那个时候还在,大安他们又小,日子还过得去。就经常收留他,有饭吃饭,有粥吃粥。因此经常带大安兄弟俩一起玩,由于辈分比大安小一辈,所以要称呼“爷”(叔叔,当地称呼)。陈大娘夫妇对他也好,从来没有嫌弃过他。只是自家也就那个样子,实在帮不了那么多。他自己也乐意经常到大安家来,有时帮大娘看着孩子,有时跟着大安父亲做些农活。

  就这样过了几年,从大安父亲那里学会了做农活,跟大安家更密切了。大安父母也乐意有个好帮手,更当他自家人一样。大安十岁那年,大安妈跟他叔叔打了招呼之后,帮他说了门亲,到离村子比较远一个村里的一家没有儿子的人家做上门女婿。刚开始,小狗不大愿意去,说自己就在大安家,这辈子不结亲。后来陈大娘拉着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好说歹说,再加上大安他父亲也跟他说道理,才答应下来。

  想到这里,陈大娘又想起了当时丈夫劝说小狗的情形。当时,大安的父亲是那么的健康,说话多么有道理呀。陈大娘一直觉得大安他伯那天最有气派,就象陈仁家收租的一样,让陈大娘一直忘不了。

  “狗子,大安他妈说了这么半天,你还不明白吗?我要说你几句!你说这几年来,我们有没有把你看外?”大安父亲先说道,陈大娘在一边坐着流泪,没有插话。

  “您老不要这样说,没有您老,哪有我狗子这条贱命呀?”狗子泣不成声的答道。

  “好!那你说,我们会不会害你?”大安父亲继续说道。狗子低下头啜泣,没有吭声。很明显,他知道大安父亲不会害他。但是要他离开从小长大的村子,离开他熟悉的人,离开恩重如山的大安家,离开疼爱自己的奶奶的坟墓,还是不大愿意。

  “狗子呀!不是我们狠心赶你走呀!我们巴不得你一辈子留在我们家里,多个人帮我,不是更好么?但是我们不能毁了你一辈子呀?我们虽说穷,但是也不能昧了良心啦!”大安父亲越说越激动,声调越来越高。

  “俗话说得好:‘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你现在也不小了,迟早还是要结亲的。不是我说话伤你,你自己晓得自己的事。能找个这样的人家也不差,还能怎么样呢?你小时候受了苦,这家人没有儿子,肯定能好好对你的。再说人家大人都还蛮好说话的,家里也不太差。不比你自己一个人过强?”

  “我跟你爷也打了招呼了,他也没有意见。就是你婆(奶奶,当地称呼)还活着,也不会有意见的。你婆也不想看到你一个人孤零零的过呀?你婆临走之前托付了我们全村的人照顾你的,你还记得吗?你婆相信我们,你不信你婆?”大安父亲继续说道。

  “我,我不想离开我婆和大安他们!”安静了半天的狗子吞吞吐吐的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他还记得奶奶去世前几天,让狗子扶着她。全身微微颤抖着走进一家又一家,还要跪下来哭着说着同样的话。当时的狗子虽然不知道奶奶为什么要这样,但是知道哭着叫奶奶别哭。隐隐约约记得奶奶说的是,她死后请帮忙看着狗子,不让他饿死。叫村里人不看在他没父没母的份上,也看着她这个要死的人份上能给他口吃的,把他当鸡当狗一样养着就是大恩大德了。说狗子是个聪明伢,以后一定会报答他们的。还说自己死后做鬼也要答谢他们,来生做牛做马答谢大家。祖孙俩哭成一团,从一家到另外一家,把村子南边都走遍了。那天村子里没有不留泪的,也没有不答应狗子奶奶的。哎……,穷人是最不能看到这种事情的,虽然他们从来都是受欺压的,但是穷人永远都有着善良的心。不管社会怎么变,老百姓善良的心确是千百年来始终不变的。善良而苦难的人们呀!

  “狗子!你有这份孝心是应该的!”大安父亲语气缓了下来。

  “你就算结了亲,也可以回来拜祭你婆呀!你又空就可以回来看看我们,又不是很远,大半天就可以到了。伢呀!你婆会晓得你这份孝心的,你婆也想你好呀!”

  “你婆(奶奶,当地称呼)多想你能好好的活下去呀!还记得你奶奶带着你,到全村每家每户去的事吗?”说道这里,大安父亲也掉下了眼泪,想必也想到当时的情形了吧!

  “您老别说了,我去!我没有什么可以报答您老人家的,给你老人家叩几个响头吧!”说着立刻起身跪在地上叩了起来,大安父母急忙拉住他。只听见“砰”,已经叩了一个头了。大安父母用力把他拉了起来,说道:

  “伢呀!我们受不起呀!我们要是有用,当初就把你收养下来了呀!就不会让你东家一顿西家一顿的过了呀!你也别怪你爷,他也是没有办法呀!”大安父亲泣声说道,大安兄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也哭了起来。

  “您老人家不要我叩头,我就做您老的干孙子吧!您老不要嫌弃!”狗子坚定的说道。

  “那……,好吧!”大安父亲犹豫了片刻答道。

  “爹(爷爷,当地称呼)、婆(奶奶,当地称呼)!”狗子感激的叫道。

  “伢呀!有外人的时候就不要这样叫了,惹人闲话!我们心里当你是就好了!”大安父亲用手拍了拍狗子结实的肩膀说道。

  陈大娘去跟对方把具体的事情谈好后,这亲就定下来了。陈大娘回来又跟狗子把情况说了,人家什么也不要求。但是根据当地规矩,上门女婿要改人家的姓,后代也要跟人家姓,三代以后才能改回来。狗子本来也不是因为这个不愿意的,所以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陈大娘有跟他讲了到人家家里要注意些什么,应该怎样怎样的。到成亲那天,狗子他爷送了一床新弹好的棉絮。狗子穿上陈大娘给他做的新衣服,在自家神台上祭了祖,吃完陈大娘做的面条,独自扛着棉絮迈着沉重的步子走了。大安父母和他爷看着他的背影,留着眼泪,目送他走了好远。一个受尽苦难的孩子,终于要成人了。

  没有人知道,狗子先到奶奶坟上来了。他从棉絮里拿出纸钱和三根香,在奶奶坟前跪着烧了起来。那是他事前藏好的,他想告诉奶奶他要成亲了。因为前一天夜里下了小雨,所以地上有些湿润。但是狗子没有丝毫感觉,流着眼泪跪着烧完带来的纸钱后,又叩了几个头依依不舍的起身离开。长叹了一口气之后,带着膝盖上浅黄的泥巴印昂首挺胸的离开了!

  从那时候到大安父亲去世这期间,他只回来看过大安父母一次。因为他媳妇家里没有什么劳动力,又养了几个孩子,所以不能经常回来。据他爷说,每年清明节去祭拜狗子的奶奶的时候,发现总是有人先来拜祭过了。

  没有想到,大安父亲去世他竟然赶来了。不仅赶来了,而且买了一个很大的花圈。在办丧事的那两天里,依足孙子的礼节,穿起孝衣帮了很多忙,省了大安不少事。按规矩,老人去世后,第三天凌晨要入土为安。这三天晚上必须有男丁守灵,上山前的那个晚上,照风俗要请道士超度。依照礼节,凡是有亲戚关系的都要来,晚辈必须在灵堂前跪听道士超度,叫做听“唱道士”。同辈也要来看最后一面,但是可以做着听。主人家的男丁,必须一直穿着孝衣陪跪着。所以这并不是一个好差事,因为要跪四五个小时,小孩子都不会带来。超度的最后一个环节就是,亲属哭灵。多半都是女性,但是狗子也哭灵了,而且哭得很伤心。超度完之后,亲戚就可以回家了,但是主人家必须有男丁守灵。因为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所以每晚只有一个人守灵,以免没有精神处理第二天的事情。第一天是大安,第二天老二。第三天本来又该大安,但是狗子坚持要自己守,再加上第二天确实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大安就没有坚持了。

  第二天凌晨,亲戚们都赶来了。上山小孩子也可以来,这个时候举花圈这种事情通常有小孩子来担当。有条件的人家还可以请人给过世的人画像,出殡的时候持画像的人走在最前面。花圈的多少决定丧礼的隆重程度,也表示受尊重的程度。大安家的条件当然没有那么好,所以没有画像。花圈也不多,不过在当时也算比较多的了。特别是狗子送的,更是很少人丧礼上有的,所以丧礼还算比较隆重。送葬队伍最前面亲戚们送的花圈,狗子送的最大,走在最前面。然后是棺木,最后是哭着的家属。按当地风俗,所有村民必须在棺木上山的路边放鞭炮,然后家属穿孝衣跪着叩头答礼。狗子当然也跟在大安兄弟后面答礼了,一夜未睡的狗子还是那么精神。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到预先选好的山上,埋好棺木,插上花圈,再烧些纸钱,然后放鞭炮。处理完所有的事情后,一行人回到大安家烧掉孝布孝服喝酒。当年的大年初二上午,全村所有人去大安家拜完“新香”,然后大安兄弟到每家回礼,最后于来年清明到山上放好墓碑。这样丧礼就算完了。

  沉思良久的陈大娘终于回过神了,慈祥地看了看身边熟睡的孙子,睡得是那么平静,呼吸是那么均匀。老二两口子执意搬出去了之后,孙子还是一直在这边。以前和父母睡这个房间,现在和奶奶睡这个房间。原来和奶奶睡上面小房的玉英姐妹俩,现在就她们自己睡上面房里。但是陈大娘怕她们不会睡觉,总是等她们睡觉之后去帮她们盖盖被子,把她们露在外面的手脚放到被子里面。

  然后起身,披上衣服,出了房间,到上面小房里看了看熟睡中的玉英姐妹俩。帮她们盖好被子,心里想到:要是玉英是个儿伢多好呀!老大今天吃晚饭的时候说到念书的事情了,但是老大家两个都是女伢。玉英是要机灵些,但是始终是个女伢呀?老二家虽然小些,但是是个儿伢呀?该谁去念书呢?自己想孙子去,可是老大两口子怎么想呢?处理不好又是个麻烦。“哎……”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然后回房睡了。

  村东头的茅草屋里的老二两口子也没有睡着,只听见二媳妇说道:

  “孩子他伯,哥今天说要送孩子去念书呢?你说我们家还有粮食送孩子去念书吗?”

  “是呀!大哥怎么突然决定要送孩子去念书呢?如果嫂子去陈老爷家的事成了的话,可能还真能送一个去念书呢?”老二分析道。

  “那你说大哥要送谁去呢?”

  “玉英最大,也机灵,应该是她吧!”老二想了想答道。

  “妈能答应吗?”二媳妇继续问道。

  “哥是老大嘛!哥本来就不在意玉英是个女伢!再说,粮食是嫂子赚回来的。妈就算有点意见,也还是会同意的。”

  “那你么样想呢?”二媳妇打破沙锅问到底道。

  “玉英这孩子聪明,我看行!”

  “么能这么说呢?我们二话不说就搬出祖屋,怎么还能说什么粮食是谁赚的呢?”二媳妇幽幽的道。

  “又不是老大赶我们出来的,我们自愿的嘛!现在又说这样的话!”老二不耐烦的说道。

  “我不也是为我们陈佳好吗?女伢念书有什么用?我们家又不是什么大户人家?”二媳妇委屈的说道。说到了自己的孩子,老二就 不吭声了。看见老二不再理她,也不再说话了。但是心里始终认为穷人家女伢读书没有什么用,如果陈佳念书的话说不准能考个功名回来呢。又想主动把房子让给了老大,这点事情应该没有问题吧。越想越觉得自己有理,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那晚二媳妇做了一个梦,梦见陈佳考到省城读完书后,做了官,回来接自己去省城呢?那叫一个气派呀!比陈老爷家的儿子穿得还洋气,全村都来看热闹呢!很多平时不怎么跟她搭话的都主动找搭说话,还求她别忘了她们呢?那滋味多别提多舒坦呢!自己虽然没有嫂子有本事,可是生了个好儿子呀!现在在村里比往日的嫂子威风多了,真是解气呀!这辈子没有这么风光过!想着想着就笑了出来!

  突然不知怎么的被推了一下,睁开眼睛一看,天已经亮了。老二正莫名其妙的望着她,才知道刚才做梦。只听见老二说道:

  “你多大的人了?睡觉还流口水?你看你看,我衣服上湿了一大块呢?”原来两人每天都用自己衣服做枕头,老二的衣服放在最上面。二媳妇赶紧红着脸起床了。心里想着:虽然是个梦,说不准成真了呢!梦虽然醒了,心情却还是那么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