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另一个明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96阴暗

另一个明朝 胖嘟嘟的狼爪 2245 2019.04.24 14:19

  上书房内,韩广盈喜气洋洋的从张俭的手中接过取钱的批条,完全不顾张俭没鼻子没眼的臭脸,把那批条往怀里一塞,对着张俭磕了仨头,然后一撩下摆,扭头便跑,好似生怕张俭后悔了一般。

  恶狠狠的瞪着韩广盈离去的张俭,气呼呼的对阮小宝说道:“包子,去,把李晨找来,朕越看韩广盈这老东西的模样就越恼火,这么多的钱给他,别让这老东西自个儿拿着去妓馆潇洒了。”

  阮小宝笑眯眯的对张俭躬了躬身,应了一声,然后便急匆匆的找李晨去了。

  待到阮小宝出了上书房的大门之后,空荡荡的大殿之内,除了张俭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一个人,这时,张俭却突然出声道:“小宝最近有什么特殊的动向吗?”

  只听张俭话音刚落,一道黑影缓缓的出现在了张俭的侧面的柱子前面,其声空洞且缥缈无着(zhuo)的回道:“阮公公并无异样。”

  “收礼了吗?”

  “收了,且不少,大学士徐仑,户部尚书韩广盈,工部赵耀,礼部周卫,以及许多封疆大吏都给阮公公上过礼品。”

  “可有藩王?”

  “有北平的燕王,四川蜀王,苏杭的吴王,太原的晋王,都曾给阮公公的上过礼。”

  张俭听后一阵轻笑:“这四个藩王也真够有意思的,不给朕送礼,竟然却给朕身边的太监送礼?他们都说什么了吗?”

  那道黑影接着说道:“蜀王刚继位不久,对主人的喜好不甚明了,故而潜人来打听主人的喜好,为的是每年贺喜之用,吴王想多要些食邑,燕王想要扩充三卫兵马,说是要为主人靖清北疆,至于晋王,要的就多了很多,不但要求扩军,还要增加食邑,请封当地官员的任免之权。”

  张俭听后,撇撇嘴,对那道黑影道:“晋王这老王八蛋可只是真是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他儿子行刺朕,被朕给关在了大牢里边,他竟然还装的跟个没事人似的,朕且看他能装到几时,你们立刻加强对各地藩王,朝中大臣的监视,记住了,尤其是还有小宝,李晨,邓超,云中鹤等这些朕身边的人,稍有异动,即可报与朕知。”

  “属下明白,请主人放心。”

  那道黑影说罢,便渐渐的隐去了身形,在这敞亮的上书房之内消失的无影无踪。

  相国寺门外。

  “卢知事?你今天怎么有空在这相国寺大街上闲坐吃茶?”

  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了卢豹的身后。

  卢豹回头一看,说话之人竟然是自己的发小同伴,也同样在京营中任职的吏目官白清源。

  而卢豹一见自己这从小到大的好兄弟,哈哈一笑,赶忙拉着白清源坐在自己的旁边笑道:“今日军中休假,闲来无事,所以为兄我就陪我家娘子前来这相国寺还愿。”

  白清源听后,一阵哈哈大笑道:“卢兄啊卢兄,你可真是个好丈夫呐,你和大嫂这对神仙眷侣不知羡煞多少军中同僚,就好像皇上当时说的那样,你这一阵狗粮撒的,是让我等这单身汉情何以堪呐。”

  卢豹听了白清源的话,似是羞怯的一笑道:“兄弟你真是说笑了。”

  白清源:“卢兄,既然嫂夫人在相国寺内还愿,那你为何不与她同往,却反而独自一人坐在这里吃茶?”

  卢豹道:“白兄弟,说实在话,我等这一些莽撞军汉,这双手之上可是有不少的人命的,这要是去那寺里参拜佛祖菩萨,不被这些神佛降罪才怪。”

  白清源听了卢豹所言顿时一阵哈哈大笑,指着卢豹说道:“卢兄,你可是这京营中的知事官,身居千户之位,怎么还怕起这等鬼神之事了,遥想你战阵之上,单枪匹马如入无人之境,你这,你这也太小家子气了吧。”

  卢豹笑了笑道:“白兄弟说的甚有道理,可是兄弟我这心里……”

  卢豹话音未落,突然听到身后一阵女子的惊呼之声和一阵阵男人调笑的声音,回身一看,原来正是自家娘子再被一些浪荡子调戏,惊愕之间,顿时怒从胸中起,只听卢豹一声虎喝,拍案而起,指着那些正在调戏自家娘子的浪荡子们大喝道:“兀那厮,而敢如此——”

  卢豹之名,勇冠三军,身形如同一直扑食的猎豹,向着自家娘子疾驰而去,转身之间,一记后摆高踢,直接将那领头的浪荡子弟击倒在地,随后三拳两脚,将那五六名混混也一并击倒。

  安抚下惊慌未定的妻子,当卢豹再次转身准备教训那浪荡子的时候,却是发现那名领头的浪子却是京卫指挥使关雄家的公子关槛,是自己真正的领头大BOSS的儿子,虽然此时的卢豹胸中怒火中烧,一对铁拳紧握,却也是已经没有了再教训关槛那浪子的念头。

  那关槛被自己手底下的混混们从地上狼狈的扶了起来,原本十分害怕的他,在看清是卢豹之后,他原本那颗恐慌的心顿时变得豁然开朗了起来,指着卢豹的鼻子一副疯狗的模样,十分嚣张的道:“你干嘛呀你,你凭什么打我啊,我是谁啊我,我爹可是京卫指挥司上将军,你竟然还敢打我?我干嘛的?我干嘛的呀?嫌官小我不做,嫌马瘦我不骑,我打死人不偿命,京卫指挥司衙门是我家开的,谁厉害我欺负谁,谁有钱我讹诈谁,谁漂亮我娶谁,管她是是什么有妇之夫还是什么贞洁烈女,少爷我想睡谁就睡谁。”

  卢豹本就已是怒火中烧,见那关槛如此的嚣张,更是对着自己的娘子不住地眉飞色舞,一身铁骨更是被气得浑身颤抖,紧握的一双铁拳,如若不是被白清源死死的拉住,此时的他已是恨不得将这个狗仗人势的家伙乱拳打死。

  可是关槛却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一切,仍然不顾自己手底下混混们的劝解,依旧嚣张非常的指着卢豹的鼻子叫嚣的说着:“你打我,你打我,有本事就打我啊,老子告诉你,我打死人就像是踩死一只蚂蚁,卢豹,你会些拳脚怎么了,有什么了不起的,你就是我爹身边的一条狗,一条狗你知道吗——”

  卢豹双目几乎喷火,他恨不得将眼前这浪荡子当场击杀,可是,官大一级压死人,理智还是战胜了自己的冲动,区区一个八品小吏的自己又如何能够从二品的京畿主将抗衡。

  回到家的卢豹,即使自己的爱妻安抚下了暴躁的自己,可是内心的愤恨依旧难以平复,手中的双耳钩镰枪拨勾挑刺,虎虎生风,每一次的出枪,都恨不得将那关槛搅成肉泥,那刺耳的讽刺与辱骂不断的在自己的耳边响起。

举报

作家是赛车狂人?看视频送Q币点币!

荣小荣、八匹、朵颜涯、真愚老人、巫马行、汉家枫竹携手斗鱼主播再掀QQ飞车狂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