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协议时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六章:焦灼与忙乱

协议时代 沈山居 4151 2018.05.17 00:20

  “你们,很勇敢。”六选帝侯伯兹耶没有愤怒,却还是笑了,“你们,想我们死,在万军之中,这种痴心妄想,究竟是一种可悲呢,还是可笑?”

  有些人,在他强势的话语中总算反应过来——前前后后加起来,包围他们的只有区区三人啊,而且还如此正大光明,这算哪门子的行刺!

  不用想太多,教规等人的行为就会让旁人觉得匪夷所思,因为他们竟是打算在联军的核心区域定下了一个总数为一百五十七人的目标,而且这些人还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一般官员。

  两位选帝侯,皆是三元境的协议大家,修为抵达此处的协议者还有三位,他们分别是约瑟郡的代表以及约尼家族的两位高级管家,其实际战力不可忽略不计。

  除此之外,观象境的协议强者更是不下半数,余下的那些人或者会弱一些,还在前两个境界徘徊,甚至不过是普通人而已,但在超前科技的辅助下,其战斗素养也是具有真正影响力的。

  虽然这条走道是进入会场的安防薄弱区,且同外界的主动与被动的联系方式均被破坏,但这还是在强大的旗舰的内部啊,再向外还有一支时刻准备大规模会战的舰队!

  纵然有些手段不能动用于单体,可莫说是一小时后与会众人终于发现主心骨遇袭,并为此前来支援,光是这些看似被猎的一百五十七只猎物,都是一股随时都能将他们淹没的洪流。

  教规,人偶,算上自称新入门的穷鬼,仅仅只是三位协议大家罢了,真的很不够看。

  伐季特看不出他们这次前来究竟是想干什么,所以很警惕,他不知道这三人究竟能带来何种程度的危险。

  所以,他很谨慎地应对着:“女士,我知道你很强,可即便是你们的那位主上,即便那人今日亲自到访,也不可能从我们身上占到任何便宜。”

  他顿了一顿,又道:“想对我和哈纳不利,就是彻底站到皇室的对立面。我很清楚三花旗的性质,那么你也该清楚,你们之所以能存在如此之久,是因为你们一直没敢做出过激的行为。”

  教规看着伐季特,静静地等他说完。

  然后,她从那处向人群走来。

  黑裙微动,圆润的下摆很是漂亮,她的面容和身躯也很美丽。

  看上去,这个美丽漂亮的女子,是要自投罗网,很快便会香消玉殒。

  可是,人群安静了,所有人都屏息凝神,那样专注的应对,也可以理解成一种莫名的恐惧。

  他们是她的一百五十七倍,是刺杀者的五十倍,是真正的猎人和包围圈,看起来更加危险。

  但,那是看起来的景象,他们依旧还是被动等待的巨大猎物。

  伐季特很是不喜,面色凝重。

  “为什么要把主上扯进来呢,殿下先生?这里太脏了,你们也太过于愚蠢弱小,何须主上亲自动手?”教规平静说道,好比一座袭来的山,“至于我们三花一属,感谢您的操心,我们不需要,因为主上还在。”

  “连这么点简单的问题都想不通,您太笨了,这很该死。”

  最后,她郑重地保证道:“您要比有些人更早死去,我向您保证。”

  ……

  “唔,假如没有搞错的话,那边应该是快要开打了。”觉察到属于自己的那份初始能量开始转化并不断消耗,有些放松,有些担忧,这是不可避免的。

  能够在接应的帮助下突破重重防线,这是值得庆幸的;而在接下来的任务正题中,可否按计划达成目标,这值得他付出一点操心。

  庄家亦是如此,他们完全不为那几位同袍的安全担忧,自信非常:“我敢打赌,你这点可怜的关心中,属于人的只有很少一部分,最让你难受的应该还是那几只漂亮的‘人偶’。”

  人偶笑着摇了摇头,不太赞同地说道:“话可不能这么说,对于人,我也是很有感情的。”

  “可惜,教规她太过厉害,穷鬼当然比我要差些,但也不是绝对,强度足够才是重点。既然不需要操心,我干嘛要瞎操心,那是对他们的侮辱。”人偶慢慢地品了一口咖啡,慢悠悠道,“至于我自己,你是知道的,最近行情并不算好,我出一次手付出的代价不可谓不大,所以还是感伤一二为好,那都是钱呐。”

  “除了萨加,你果然是最让人头疼的那位。”

  庄家来到他身边,纤纤素手放在人偶的肩胛上,带来女孩子一般都具有的清淡气息:“我相信你,那边确实开战了。”

  “所以呢?”人偶有些好笑地问道。

  “无论如何,主上的意志都是最不可抛却的,比如这次行动的最终目标,那个结局需要你以很大的努力和心力去完成。”

  “教规说了,那是一群笨蛋。”

  “或许吧,他们蠢笨透顶。可你的肩膀上还压有来自责任的重力,这是你难以忽视的。”庄家看向病床上的女子,微笑说道。

  人偶略感疲惫:“你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此时此刻,我肩膀上的唯一重物,就是你那只可恶的手。”

  “很简单,你现在的所有力量,肯定远在数个界限之外,没有任何办法做到立即抽回使用,原因你为此付出了很长时间的努力。”庄家倍感心情舒畅,眉眼之间满是笑意,“想必你也注意到了,我的手就在这里,而且我精力充沛。”

  他们是三花旗的高层,实际上却完全效忠于那位身材低矮的主上大人——这不可避免地导致众多才力强大的优秀人物被迫挤在一个狭小的圈子内——除了绝对强大的教规和那个底细不清的萨加,每位高管时间都保持着并不稳定的平衡关系——只要他们中的任何一人,准备向他们亲爱的主上表达哪怕只是稍微更多的忠诚,这个关系都会被立刻打破,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不知出于何种动机,主上默认了这种竞争的存在和不断发展,甚至容许某些恶劣行径的存在。

  表面上的亲爱的同袍,随时都可以从身前或背后捅对方一刀,这就是三花旗领导团队的现状。

  庄家现在就想这么做。她确信只要她能杀死人偶的本体,主上事后也肯定不会追究多少她的责任,教规和其他人也不能多说什么,不会有人为了一个死人而去责怪拥有真正价值的活人。

  人偶并不虚弱,但是他没有力量,且几乎不能移动。

  庄家猜得一点没错,他现在的确很容易被杀死。

  面对近在咫尺的死亡,当事者本人并不害怕,因为他知道自己不会死,因为他相信当一个人想做某件事时,就意味着他不会那样做。

  庄家也是如此,否则就不会废话半天了。

  “要不是考虑到你让主上失望后,会把我也扯进去……”她收回手,感到一些遗憾,“不然我肯定会试着把你弄死的。”

  “不,你不会的,你舍不得。”人偶听着门外脚步渐近,平静说道,“主上安排给你的任务,就是保护我这个暂时性废人啊,你怎么可能舍得?”

  庄家面色一僵,很是愤怒,决定一会儿后必须泼他一盆子脏血,很臭很臭的那种。

  ……

  “我觉得,阁下最好还是不要想着继续装傻充愣了,那样真的很没意思。”斯狄匹特·韦伯终于无法忍受首席图书管理员的各种托辞,所以不再考虑基本的礼节问题,话锋渐趋凌厉,“红色或者绿色,爱国或者虚伪,忠君或者不义,这样的选择又不是界限不清的判断,我着实不能想象您一直以来的顾左右而言他,究竟是出于何种动机。”

  “您知道的,我不过是图书馆的负责人罢了,在政商两界都没有过深的涉及。”蔡和音调很低,但吐字清晰,“我唯一的愿景,就是希望图书界的成果能够尽量得到保存,那是我的职责之所在。”

  这种说话方式,很刺激人,尤其是当它的听众是支持某位选帝侯的高级官员时。

  “假如您真的希望您的珍宝安然无恙,那么,在此我必须提醒您,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承担图书馆每年的庞大开销。我们可以看见为数不少的真金实银从你们手中消失不见,但很难从中获得价值相等的回报,这已经快要达成一种共识……您必须清楚,我们同东方和睦已久,在时代即将变迁的情况下,我们的财政并不宽裕,这一点早已显而易见。”

  “阁下,我不是很能理解你的意思,至少我不清楚它究竟来自于宫廷,还是源自皇室。”蔡和面色微变,“还是说,这只是你们为了胁迫馆际合作的空泛之谈?如果我有什么必须明白的事实的话,那么您也必须知道,有一部名为‘世界通史’的巨著。”

  “首先,《世界通史》并不是你们的专属衍生物。其次,那种废话连篇的老掉牙史书,对我们真的没有多少吸引力。”斯狄匹特向主人表示自己需要一杯来自梅特梅莎的咖啡提神,“如果不是为了某些方面的东西均势,早就应该放弃了,财庭的多余开销……”

  他微微一笑,理所当然:“除了空空耗费我们的大量资源外,没有任何用处。”

  蔡和没有生气。

  他传唤门外的侍者,要了两杯口感细腻的提摩山纯咖,然后故作轻松地应答道:“您说得是,除了为数甚少的专业职业者,《世界通史》浩瀚如星的繁杂智慧很少有被用到的时刻。事实上,这部由无数前人留下的巨著,记录的很多事件都没有实际意义,即便是学城和C学的那些史学家,也很少翻查那些平淡的日子。”

  “秉承上述观点,长期以来,我们一直很清楚,无法像东方财团那样直接把控经济运作的西方政权,随时都有可能在图书馆身上开刀。”馆际合作俱乐部的主席有些落寞地说道。

  恍惚之间,书桌另一侧的斯狄匹特有些警惕,有些不安,以至于这两种情绪之间的界限不甚明显。

  不对,应该是自己多心了才是,他如是想到。

  这位泯都王爵的心腹能安然无事地出现在泰都区的重要区域,并对某位在政治上倾向于这片领地的高级官员发难,这在风声鹤唳的全局背景下,怎么看都非常怪异。

  除非,六选帝侯的敌人,泰都王爵在权倾城的直属行政区已被控制,或说其中至少有一部分被他的对手占领。

  斯狄匹特想着此刻外界的烟火嚣嚣,想着他们因为那个意外的错误而率先发动攻击,并因此占得的众多成果,不禁为他的主子感到高兴。

  这位先生,和另外几位宫廷之上的位高权重者,在短短数日以前,还在表面上拜服皇室的大选帝侯,如今却已然叛变,转投昔日死敌的怀抱。

  这场行动来得非常突然,难以预料难以想象,伐季特·约守·丝黛尔以及他的幕僚对此也是深感意外,终于措手不及,暂时出走。

  可能永远也不回来了。

  相较于整个西方世界,仅仅只是黛丝·丝黛尔众位素邦联权力中枢的巨星权倾城其实很小很小,小到星图上的比例尺无法直接用数学表示。但是,单就其政治上的代表意义而言,它可以是整个西方,常驻于权倾城的近万亿行政人员,则可以在很大程度上代表近乎无限的西方民众。

  如今,伯兹耶与哈纳兄弟二人已经拥有其上超过三分之二的行政区,这意味着他们已经拥有整个西方超过三分之二的支持,这是很难被撼动的——他们的实力已经是大选帝侯的两倍(虽然他们是两个人,但他们准备齐心合力对抗某人时,各自的力量是能够简单相加的)。

  突然发启战端在大选帝侯时刻准备着的情况下,并没有太大意义。可若是这个条件配合上许多人的临阵倒戈,就会变得完全不一样。

  斯狄匹特就是这些人中的一员,他一直属于泯都府。

  九月正中即将到来,混乱的局势很快便要明晰,那会是一片大好,他与许多人一样,心知肚明。

  “蔡先生,我已经陪您聊了一整天,想来也是很有耐心了。”斯狄匹特不准备等待那杯咖啡了,因为他手中的最后一份文件即将完成,所以他准备拍案而去。

  “您是否会让我失望?这不重要,我已仁至义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