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唯我炎爆术与世长存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腐朽之人

唯我炎爆术与世长存 沙漠中的华朵 2068 2021.05.10 18:17

  黑暗中晃动着柔和的白光,寂静中潜藏着微弱的脚步声。

  许多带着许胆大在陵墓之中晃悠,寻找着出去的路,老唐似乎并没有进来。

  又走近一个新的房间,隔着黑纱望去,高耸的鼻梁,照耀众星的瞳孔。

  嗯?一模一样的油画。

  许多微微虚眼环视四周发现,才发现好像回到了一开始的地方。

  这个陵墓是一个封闭的环形空间,许多找了一圈都没有发现可以出去的路。

  这下僵硬了,看来只能另辟蹊径了,没有路就走出一条路。

  “铛铛~”

  餐厅中传来金属碰撞的声音。

  许多再次回到餐厅的位置,试图用短刀在墙壁上捅出一道缝隙,显然他想多了,这种的墙壁虽然是石质的,但是受到了魔力的固化,并不是许多可以破开的。

  “别做无用功。”一个苍老的声音从许多的身后传来。

  一个激灵,许多转身横刀向身后看去。

  “你是谁?”

  一个微微佝偻的身影站在门口。

  “别紧张,我就是一个被困在这里的腐朽之人。”那人有些颤颤巍巍地走了过来,顺势坐餐桌前的板凳上。

  许多一脸警惕地看向眼前这个脸颊干瘦的黑发老人,他身着老式的贵族服装。

  “别这样看着我,你难道不想出去。”老人笑呵呵地说道,整个人如同从尸堆爬出来的僵尸,带着沉沉的死气。

  “那你知道怎么出去吗?”许多沉下心来问道,他感觉不到老人的身上有任何能量的波动,但是那种危机感却不断地在跳动。

  “出不去的。”老人很干脆地说道,左手摆弄着桌子上的银质餐具。

  “老人家,不要开玩笑好不好。”许多笑嘻嘻地坐在他的对面说道。

  “我说的是真的,这里其实是关押一个强大妖魔的地方,魔纹形成的大阵已经锁住了这片天地。”老人微微打量着许多。

  许多看了看四周,话音一转问道:“除了我们两之外还有其他人进来吗?”

  “没,就你和我,你能进来就已经是运气逆天了。”老人摇了摇道。

  微黄的灯光映射着老头干裂的皱纹。

  “进来,很难吗?”

  许多感觉进来也不算很难吧,这么多年下来总会有人进来。

  “当然难,你能进来那就是逆天的运气,这一出本来就在一个异空间当中。”老人似乎很了解这里的一切。

  “可我是直接走进来的。”许多似乎彻底放松下来了,话语间带着随意之感。

  “异空间总会有与主空间相交的时候。”老人用汤匙轻轻敲击着盘子,声音清脆,带着一丝奇妙的旋律。

  “老人家,你也是无意间进来的吗?”许多满脸笑意道。

  老人微微点了点头,“是的,我当年就以为这里是一处陵墓,便想来讨点好处,谁想就困在了这里······也不知外面过去了多久。”

  “不过现在有你和我作伴。”老人脸上露出了笑容。

  许多脸上的表情瞬间僵住了,没想到这次把自己给搭进来了。

  “前辈,就真的没有任何办法出去了吗?”许多恭敬地问道,眼神清澈透亮。

  “哈哈,年轻人耐不住寂寞啊。”老头轻笑道,身子微微抖动,仿佛有大动作骨头架子就会散掉一般。

  “前辈,我这里带了酒的,想必您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年,很久都没有尝过酒的滋味了吧。”许多从空间戒指中掏出一谭天香酒,打开放在桌子上。

  一时间酒香四溢,冲散了房间中陈旧的味道。

  老人看到这酒,似乎就一下挪不开眼睛了。

  “我也确实很久没有喝过了酒。”老人晦暗的双眼中闪出一道光芒。

  “哗哗~”

  许多将天香酒倒入两个大银杯中。

  “爽,哈哈,好酒!”老人喝过一口后朗声大笑道,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您老多久没喝酒了。”许多看了一眼杯中清澈的酒液,问道。

  “很久了吧。”老人看了看许多,含糊地答道。

  可能他也不知道在这里呆了多久了。

  “这是多兰城最有名的酒。”许多介绍道。

  “多兰城?”老头有些疑惑,似乎根本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

  “就是这附近的一座城市。”许多喝了一口杯中之酒,味道还是很正。

  “天裂城改名了吗?真是一个奇怪的名字。”老头有些自言自语道。

  听到这话许多拿住杯口的手直接僵住了···他根本没有听说过什么天裂城。

  “怎么了?”老头看向许多,似乎感受到许多的异样。

  “哈哈,我也一直觉得这个名字别扭。”许多若无其事地笑道,端起酒杯喝上一口。

  酒气驱散体内的寒气,手心冒出浅浅的冷汗。

  “现在外面情况如何。“老人看向许多,目光如炬。

  “不太行,常年的战争,帝国看似繁荣其实已经被掏空。”许多实话实说道。

  “在和虚空打?”老人缓缓道,如同闲聊一般。

  “是的。”许多点头道,这个老人的年纪在他的心中已经越来越大···人类真的可以活这么久吗。

  随即对话陷入了沉默,烛光倒影在酒杯之中。

  老人似乎陷入了一种缓慢地思考状态,敲击着银盘,发出悦耳的声音,许多盯着酒杯上的纹路,这纹路似乎很有意思。

  “小伙子,你想出去吗?”老人放下手中的汤匙突然问道。

  “当然想,需要我做什么。”许多面色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似乎就在等这句话,或者说从老人开口的第一句话就已经预感到他会这样问。

  没有什么完全的巧合,万事都有因果。

  老人露出笑意,似乎已经吃定了许多,“你会魔纹吗?”

  “小子只懂一些很基础的。”许多满脸笑意道,一脸熟络的样子。

  “也还行吧,这样就不用从头教你了,节约了一些时间。”

  “啪~”

  老人缓缓地站起来,单手一挥,一阵莫名的飓风挂过,所有的餐具都摔在了地上,他掏出了一大卷牛皮纸铺在了餐桌之上。

  许多一眼就认出了这是某个阵法结构图的一部分。

  密密麻麻的纹路遍布整个牛皮纸,极其地复杂犹如漫天的繁星,相比之下许多之前接触的魔纹阵法都只是小儿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