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辞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命运

朝辞夕 琉璃欲成仙 2650 2020.09.18 23:57

  顾蓉拼了命想往上浮,被他按住拽着捂住嘴巴,只觉得难受至极,胸口发闷,无法呼吸,不一会就失去了知觉。

  岸上的人寻至无果,纷纷散去。

  男子拖着顾蓉往下游了一段距离,这才浮出水面,但见这树木参天,不透一丝光亮,不知是何地方。

  男子将顾蓉拖到岸边,四处查看,只觉丛林寂静,敌人应该是找不到这了。

  再回到原处,地上的人未有动静,他探顾蓉鼻息脉搏微弱,但无性命之忧,便不再管她。

  天渐渐亮了,眼界逐渐明亮起来。

  顾蓉一夜湿衣,清晨时候不知觉的缩成一团,男子正喝着水,听她口中喃喃不知在说什么,凑近一听,地上的女子苍白着脸,“冷……冷……”

  “你救了明八一命,今日这个人情我还了,我们之间无牵连了。”他对着地上的人说道,也不管她是否能听见,起身欲走。

  顾蓉冷的厉害,手蜷缩在胸前,头发狼狈的披在脸上,衣裙被泥染黄,脚踝包扎的手帕早已不知去了何处,渗出丝丝血来。

  男子的脚步突然停住,目光落在因为她刚刚的动作袖中露出来的短刀上。

  他返身蹲下,拿起短刀。刀鞘娇小似剑,刀刃长约一尺,刀鞘上嵌着一颗细小的红色宝石,他拔出刀些许,似乎是为了印证猜想,如寒玉冷光逼人的刀身上,刻着两个字。

  “启鸳……”

  启鸳怎么会在她身上?

  想要知道结果,怕是不能把她丢在此处自生自灭了。

  顾蓉朦朦胧胧睁开眼的时候,发觉自己被人背在背上,她此刻全身发冷,浑身无力,想起昨晚被人拖着的情形,不由用尽全身力气,气不过狠狠咬在他肩头。

  男人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顾蓉两眼一抹黑,又昏了过去。

  他背着她出了树林,寻找回山寺的路。

  顾蓉是被热醒的,她在半睡半醒间,只觉得炎热难耐,忍不住抚额,察觉额头上汗珠沾了一手,耳边有人在急切的叫她,“小姐……小姐……”

  她睁开眼,小翠的脸映入眼帘,喜道,“小姐你终于醒了。”

  “我……”看小丫头如此欣喜若狂,她这是睡了多久,“我睡了多久?”

  “小姐睡了一天了,可感觉好些?身子有哪里不舒服吗?脚还疼吗?”

  腿?

  小翠一提醒,她这才感觉到脚踝处的疼痛感,昨夜……顾蓉揉揉头,只觉得脑子疼。

  小翠见她摇头闭目,很是痛苦的模样,吓得赶紧摸了摸她的额头,试了温,这才略微放心,道,“吓死我了,没烧没烧。”

  今天早上小姐被人湿淋淋的送回来,脚上还渗着血,可把她几个吓得魂飞魄散。

  顾蓉想起正经事,问道,“春丰秋意几人呢?”

  小翠扶她起身坐到桌旁,“夜里就回来了,听闻小姐不见,又都出去找了,刚刚派人去找,这会估计也该回来了。”

  小翠担忧道,“小姐睡了一天饿了吧,我准备了点吃的,寺庙饭菜清淡,小姐勉强吃点,等回府里,我一定给小姐做好吃的好好补补。”

  顾蓉看着自她醒后就一直忙前忙后的小翠,心里有惑,不知是何缘故,竟让这般年纪的姑娘生出如此玲珑剔透心,这般贴心的丫头,着实难找。

  正吃着饭,春丰几人已经收到消息归来。

  “小姐!”几人见她面色苍白,脚上还缠着纱布,皆大惊。

  “无碍,人呢?”

  “九月带着人押在马车内。”

  她勉强吃了一点,再无食欲,放了碗筷,“收拾一下,我们回府。”

  “是!”

  夕阳正西下。

  顾蓉一行人来时只有四人,归程时,王奎听到消息,亲自带着一队护卫来护送。

  小翠扶着顾蓉骑在马上,昨夜那位妇人带着几个随行也正下山,瞧见她,加快了步子,妇人喊道,“王姑娘。”

  顾蓉知道她是在叫自己,停了马,小翠上前扶她下马。

  顾蓉笑道,“夫人。”

  妇人瞧着她十分欢喜,笑得慈目,“过几日,府内有诗文会,王姑娘一定要来啊。”

  顾蓉点点头,“那我先谢过夫人厚爱了。”

  她与妇人说话间,青石台阶上有一男一女正信步而下,只是女子一脸苦相,神色蔫蔫,嘴里嘀嘀咕咕的不知在念叨什么。

  “如此,夫人路上也小心,天快黑了,小心露重。”

  她正欲上马,忽听得身后有女子又惊又喜,吼着嗓门喊道,“蓉姐姐!”

  只见刚刚还无精打采的女子突然兴奋,三作两步飞奔跑下台阶。

  这世上,叫此称呼的,怕也不会有别人了!

  顾蓉刚转过身,谢君宛已经扑在她身上,把她推得连连往后退,所有人都被她这一扑吓了一跳,小翠反应快,慌忙扶住顾蓉。

  “蓉姐姐!你!你怎么在这!!”

  顾蓉笑得眉眼温和,任由她抱着,“我回帝都不过两三日,还未来得及去看你。”

  谢君宛见了她,笑得眉眼弯弯,放开她道,“康城一别,我心里时时想着姐姐,今日终于见到了。”谢君宛说完,突然想起什么,回身拉住和她刚刚同行的男子,顾蓉自然见过他,商船上,还有昨夜,就是他拉她入水的。

  谢君宛动作又快又大,绕是男子也不想她突然会有此动作,被她拉得险些站不稳。

  “蓉姐姐,这是我哥哥,我唯一的哥哥!”

  边上的人不知为何瞧着,像急了妹妹急着把哥哥嫁出去的场面。

  在顾蓉还没回神的时候,谢君宛又急道,“哥哥,这是蓉姐姐!”

  两人皆被她如此热情弄得不明所以。

  顾蓉突觉不对,谢君宛确实只有一个哥哥,北元世家之首,赫赫有名的谢家军统帅。

  谢意!

  她神色间再也无法掩住情绪,错愕的看向他。

  谢君宛看着自己哥哥一脸不耐,心中恼火,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哥哥,这是顾家,蓉姐姐啊!”

  顾蓉曾再三叮嘱过她,对于她和谢意之间的事不得对外透露半分,两人相识,也不许对谢意说半字,可是此时此刻,两人就站在眼前,她如此明显的提示,这个聪明一世的哥哥怎么突然糊涂起来了。

  “顾家……蓉姐姐?”

  顾家?她不是王淹的妹妹吗?

  今日清晨的那把启鸳,还在他袖中,一向杀伐果决的一军统帅,难得的迟疑,“顾蓉?”

  顾蓉未语。

  眼前脸色略有些苍白的女子突然和记忆中的少女重叠在一起。

  “顾蓉?”他又复问了一遍,神色变得凝重,他有千万不解,不敢确定眼前的人就是她。

  终于,她点点头,看向他,道,“是我。”

  是我,我就是你所想所猜的那个顾蓉。

  小翠见她额头已隐隐冒汗,不由关切上前,道,“小姐,你脚上有伤,实在不易劳累。”

  王奎在前等了许久,见后面无动静,策马而来,见着谢意,也是一惊,翻身下马,“世子。”

  他也瞧见了顾蓉越来越苍白的脸,担忧的扶住她,“小姐,可还撑得住?”

  顾蓉忍着疼点点头,小翠扶着她上马,顾蓉朝一旁的妇人点点头,她已大概猜到妇人是谁了。

  谢君宛移至马旁,有些不舍,“蓉姐姐。”

  顾蓉摸了摸她的头,“我今日实在是有些不舒服,我就住在王府,你以后得空经常来。”

  谢君宛闻言,高兴的点点头。

  一行人启程,随着日落消失在大道上。

  “我们也走吧。”妇人开口。

  “娘。”谢君宛挽住她,两人上了马车。

  “娘怎么看你和那王家姑娘认识?”

  提起顾蓉,谢君宛整个人都精神了,“娘你说的是蓉姐姐吧,蓉姐姐端庄大方、温柔善良,而且……”而且武功高强,根本不是你今日看到的这幅柔弱模样。

  谢王妃更惊讶了,自家女儿何时这样夸过别人?

  谢君宛微微掀了车帘,最前方自家哥哥看不清表情,她很快又缩回马车内,遇见顾蓉之后,她明显变得高兴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