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辞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有变

朝辞夕 琉璃欲成仙 2754 2020.09.06 08:37

  那一年的雪下得很大。

  马车在雪地里咕咕的作响前行,车内,谢意正在沉睡,赶车的少女年纪虽幼,却又容色清丽,唇红齿白,眼似星辰明亮。

  到了晌午,顾蓉给他换过药,继续带他赶路,身后,是最后一批杀手尚温热的尸体,鲜血很快被大雪覆盖。

  第三日,越往南走,雪越下越小。

  “出了理县,再往前走就是南地了,你身上的伤好的七七八八了。”顾蓉钻进车里避风,一边递给他吃食。

  谢意半靠着对她笑道,“伤已好了大半。”

  面如冠玉、目如朗星。顾蓉自下山见过的人中,没一个比他好看的,她眨眨眼,“你安全了,我家中还有事,暂时不能跟你回家,等我回家报过平安,再来寻你。”

  谢意点点头,叮嘱她,“那你路上小心些。”

  她向他伸出手。

  谢意诧异,却还是将自己的手伸去握住,少女的手似润玉般,握在手中,肤如凝脂。

  不料被打了一下,顾蓉道,“信物啊!”

  他还以为……谢意会错意,耳根微红,听她言语,从身上取下一枚吊坠,“这是我家传家宝,传给……”他语顿了一下,继道,“传给谢家儿媳……”话语间悄悄红了耳朵。

  顾蓉噗呲笑出声,把吊坠揣入怀,“那就这样说定了,待我报过平安,便来丰城寻你。”

  顾蓉感觉这笔买卖甚是划算,以前师父老是奚落她无女儿家仪态,恐她嫁不出去,不成想此次下山,拐了个这么英俊的男子做夫君,待她日后回去,定要好好炫耀一番。

  她越想越开心,只觉得现下绝不能让他出尔反尔,一把抓了他手臂,“谢意,我们可是立了字据的,你此生只能娶我一人,待我来寻你,发现你负我,那可别怪我取你性命!”

  “自然,只要我不死,我便在丰城等你。”

  “那我走了。”顾蓉带起斗笠,背了包袱就欲下车,刚掀车帘,眼珠一转又忽然想到了什么,她扭回头,果然谢意正在看她,顾蓉发誓,她真的没见过这么英俊的男子,颜如宋玉,英姿挺拔。她色从心起,在他狐疑的目光中,越凑越近,突然往前一俯,极快的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谢意倏然震惊!

  不等他反应,顾蓉转身掀帘下了马车,唤了马儿,骑马离去。

  待谢意反应回来,急忙掀开车帘,顾蓉已经走远了。

  历年十二年,他没死,却也再未见过她,那个信誓旦旦说会来丰城寻他的人,一消失,就是六年。

  六年啊……

  杯中的茶水还热腾,谢意却没了喝茶的心思。

  前几年,他也曾暗地里寻过人,但天下同名之人千千万,他无从找起,只得作罢。

  董万先见他面色凝重,久不出声,“世子……”

  谢意放下信,目光依旧落在上面,道,“无事,岩叔那边如何了?”

  “再过几日回京复命了。”

  理县。营帐内,顾蓉正在给伤员包扎,谢君宛在她旁边磨了一个早上,也不得顾蓉点头,她有些生气,可顾蓉心思全在伤员身上,瞧也不瞧她,谢君宛闷闷的帮着顾蓉打下手,但她哪里是干活的料,不一会就错处连连,顾蓉摇头,擦了擦手,意示她跟自己出去。

  两人寻了一处较为偏僻地,谢君宛已是焦急,“嫂嫂……”

  “郡主慎言。”顾蓉打断她,目光清明一片,“我顾蓉虽然已双十年纪,但却未曾婚配。”

  “我都知道了,你跟我哥哥可是有婚约的,姐姐……”她恼得要死,为何那日不早点赶到,为何让哥哥和嫂子错过,这么多年了,如若哥哥心里不惦记,为了孝义,早就为了谢家娶妻生子。

  “郡主!”顾蓉冷了脸,有些不悦,“我不知你在说什么,我现在是军内随行军医,即将奔赴战线,陈年旧事,何必再提!”

  谢君宛少见她如此冷脸,终于意识到自己太心急了,一时无措,“姐姐……我……”

  顾蓉见她烂漫,被自己如此训斥,内心不忍,“我婶婶在王府,还烦请郡主多加照顾,就当是还了我当初的救命之恩。”

  谢君宛追着她的脚步,“蓉姐姐,你当真不跟我一起走吗?”

  “郡主,请不要让我为难。”

  谢君宛知道,顾蓉是不会跟她走了。

  顾蓉回头抬眼看着她,“我的行踪,还希望你莫要对旁人提起。”

  天快亮的时候,谢君宛跟着岩锋的亲信部队踏上了回峦城的路,顾蓉听着帐外马蹄声声,有人走近的声音,谢君宛在帐外和她告别,“蓉姐姐,我走了,你保重。”

  马蹄声渐行渐远。

  天大亮,顾蓉已经起身,换了简单的衣服,开始忙碌的一天。

  待她和方童配好药材,李大从外走了进来,方童见他,喜道,“师父,您大好了?”

  “李大夫,今日身体如何了。”顾蓉给他搭了一下脉,见他气息平稳,面色已大好,笑道,“想来是无碍了。”

  “不曾想老夫一把年纪了,竟还要个女娃子救,当真是惭愧得很。”李大赫然。

  “李大夫言重了,李大夫擅长外伤医治,对解毒一门未精通情有可原,如若你叫我去治疗外伤,我也当真头疼的很。”

  “哈哈……你这丫头当真有趣。”李大哈哈大笑起来。

  顾蓉一笑,未再多言,嘱咐了几句,退了出去。刚刚出帐门,远处两人抬着架子奔来,其中一人边跑边喊,急切喊道,“李大夫……救命啊……”

  人刚至跟前,李大已经从里出来,一见架上一身是血的人,忙道,“快,抬进屋!”

  那人满脸是血,辩不出样貌,神智却还清醒,已经急得拉住一旁人的手,“告诉将军……快!郡主……郡……主被人掳走了……”

  顾蓉心下猛然一沉,脸色已变,急忙俯身,“往哪去了?多久?”

  说话间,李大已经将他身上几处重要伤处割开,清洗上药,只听得他惨叫一声,手直接狠狠地抓住了顾蓉,他冷汗直流,双目通红,“往……平洲城……小道走了了……救她!救……她!”

  北元国如今谢家手握大权,谢君宛又是嫡女,如若被抓,以此要挟谢家,军心动摇,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快去快马告诉岩将军!”

  顾蓉帮着上药,约过半盏茶,终于包扎好了伤口,她沉默的走出了营帐。

  她给的护身符还贴在顾蓉胸前,昨日的话还犹在耳边。

  蓉姐姐,战场凶险,这是我在寺里求的护身符,一直保佑了我许久,今日送给你,你日日带着,佑平安。

  她谢君宛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如若在燕城,不是顾蓉救了她,只怕现在她现在已经是一抔黄土,她做不了什么,只能在心里祈愿顾蓉日日平安。

  远远传来浩浩荡荡的马蹄声,奔驰的马儿已经闯入大营,岩锋昏迷不醒,被部下抬下马,胸口的匕首已经没入大半。

  一行驻守将领大惊,急忙奔上前,“怎么回事?”

  顾蓉就地查看了伤势,发现他昏厥只是因失血过多,李大刚刚处理完帐内的后续,不曾想一出来,就见到此景,大慌,上前又探了一番,查看了伤势,忙道,“快,进帐内!”

  给岩锋治疗的营帐屏退了闲人,只剩下两个先锋和一个校尉在商讨,“速去传信回王府,禀告理县情况!”

  “到底怎么回事?”

  “今日理县城外有难民要进城,我本不允,和将军争执了几句,将军执意开城门营救难民,不曾想这里面混了东岳奸细,趁着人流偷袭,将军重伤,在回来的路上……听说了郡主被虏,一时气急,晕了过去……”

  “这帮卑鄙小人!扰我朝廷,乱我军心,他日世子必定带兵北上,取他项上狗命!”

  三人愤愤谈话间,李大已经准备拔刀,低声嘱咐道,“按住他!”

  顾蓉照做,按住岩锋,只见眨眼见,手起刀出,岩锋痛苦闷哼出声,神智痛得渐渐恢复清醒,朦胧间睁开眼,便看见顾蓉一脸担忧的看着他,李大已经开始在止血。

  “纱布,酒!你来洗……”

  啊!顾蓉惊愕,然而她只是短暂的啊了一声,手上已经开始照做,开始给岩锋清洗伤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