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辞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风变

朝辞夕 琉璃欲成仙 2962 2020.09.01 08:38

  巍峨宫殿,一眼看去,只有高不可见的阶梯。

  早朝的朝臣已退下。

  御花园内,年已四十的皇帝正襟端坐,早朝散去,他只留下了谢长芳与谢意,两位左右尚书大人,天机阁第一主事云裕,还有刚刚得到召唤前来的元皇后,闵贵妃。

  “东岳国公主,朕今日是想听听你们几个的意见。”

  左尚书乃王家王年中,听闻心神微微一凝,已开口,“东岳国公主年十七,美若天仙,但纵观诸位皇子,太子已有正妃。且太子妃身怀六甲,夫妻恩爱,三皇子已经……”他微微一顿,三皇子欲与谢家联姻一事,还未被摆到明面上来,此刻说破颇有些不妥,他继道,“五皇子还年幼,东岳公主嫁给诸位皇子,不太妥当。”

  皇帝点点头,竟也觉得他说的话颇有道理,“年中说的有理,但东岳国公主地位尊贵,此次前来又带了求和之意,若是不能好好安排妥当,怕是两国又要再起战事,祸及战乱中的百姓。”

  看样子似要在皇子之外选一个?

  谢长芳近日处理边关事务一夜未睡,已是头疼,听得皇帝与其他人讨论,心下渐渐凝重起来,皇帝独独留下谢意,意图已然明显。

  “长芳,你意如何?”皇帝已在问他话,“东岳公主确实才色无双,朝中怕无少年郎能让其臣服,我已思虑多日了,谢意怕是不得已之下最好的人选了。”

  一念成真,谢长芳思绪许久,不知如何开口,脑海中千般念头闪过,“臣惶恐,谢陛下青睐,但谢意年少不懂事,婚姻大事我也曾许诺过不插手,此事,还得问过他的意思,臣虽然为其父,但实在做不得这个主。”

  老子竟然不做儿子的主。

  皇帝眼中意味不明,已笑起来,“长芳,你这父亲做的可有些意思。”

  谢长芳只能跟着他笑,好生惭愧,“臣惭愧,惭愧……”

  皇帝还是笑眯眯的,手指了指最末首坐着的男子,“谢意,你也听见了,给朕回个话。”

  一直不曾开口的谢意这才抬了头,“皇上美意,臣本该谢恩,但我谢家世袭位,一生只娶一人,臣惶恐,自少年时期已许下未婚妻,谢意该死,拂了陛下美意。”

  在座众人面上心下皆一惊,就连谢长芳,面上神色虽自如,心下已疑惑,自己的儿子何时竟有了未婚妻?

  可是眼下无论是什么缘由,这东岳公主都是娶不得的!

  皇帝笑道,“哦?朕竟不知,你何时有了未婚妻了?”

  “少年往事,但有婚书为证,当时我印鉴为凭,历年十二月冬为日,谢意重情重义,不负此人,不违此誓!”他顿了顿,已起身行礼,“若负此人,若违此誓,我谢氏一族将不得善终!”

  话竟重至如此!

  皇帝眼中微色变,一时间亭中冷寂,各人各种心思。

  元皇后率先轻笑出声,打了圆场,“不曾想世子竟是个深情的人,看来公主这一事,要从长计议了。”

  找不出方法,商议会不欢而散,众人各怀心思,各自打道回府。

  不到一个时辰,谢世子的一番话已传遍燕城。

  谢世子今年已二十有二,比肩众皇子,太子年十七大婚,当年便生下小皇孙,如今已经六岁,最小的两岁,各家世侯也未有谢意此情况,二十二还未娶亲,也未有任何通房,奈何南地军事繁忙,他成日在战场上,平日里又不近女色,他的终身大事确实是谢家心上的一件大事。

  夜色深沉,燕城的雪却下的似鹅毛飞絮般不停。

  谢母端着吃食走进灯火通明的书房,烛光下,谢意一身裘衣,只披了一件外袍正在书写,听到母亲进门的响动,已经放了笔,道,“母亲,夜深了,小心着凉。”

  谢母放了吃食,嗔道,“我就你这一个儿子,我不关心你关心谁,你倒是出息了,撂了一句未婚妻,把整个燕城震三震,我和你父亲盼着你给个话,谁家的姑娘,什么时候的事,你倒好,跑了一天没人影!”

  谢意已经笑了起来,端了吃食自顾自吃起来。

  谢母见他又打算敷衍了事,哪里肯依,“你倒是说,谁家的姑娘?叫什么名?什么时候成亲?”

  “母亲。”谢意刚吃一口,架不住她这般问话,只好放了碗筷,“我答应过她,若她此生不找我,我便不能透露她的消息,也不能找她。”

  “胡闹!若她这一辈子都不找你,难道你就一辈子不娶亲了!”

  “我昨日宫中说的话,是我的真心话。”话虽温和,但谢母知道自家儿子,话一出口,必定一语成诺。

  她已有了主意,只好退而求其次,“那你告诉我,那姑娘叫什么名字可好,也好让母亲有个念想,别家像你这么大,娃娃都上私塾了……”

  谢意看她要念经的架势,急忙打断她,“夜寒深重,母亲还是早点歇着吧,我也要歇着了,明日和人有约了。”

  每每提起婚姻大事,他总是这样,跟他爹一个德行!两人膝下只有一子一女,谢意文武双全,十三岁便跟着他爹上战场,从当初的少年先锋到现在的南地主帅,其中曲折磨难,非常人所能想象,征战九年却孤身一人,受伤了连个关心的枕边人都没有。她这个做母亲的心疼儿子,自作主张张罗过两次婚事,可自己这个榆木儿子,却是个不开窍,上一次介绍的那个姑娘虽然门第不行,但胜在活泼机灵,鬼点子多,侍卫拦了门不让进,她干脆翻墙进去,不料最后被侍卫丢出了院子,还加强了院内守卫,任是苍蝇也飞不进去一只,渐渐的她也就淡了心思。

  谢母摇摇头,一时竟也不知道说他什么好,只得嘱咐他几句,回屋歇息去了。

  第二日一早,隆冬的鞭炮声各家各户接连响起。

  除夕到了。

  忙碌了一早上,顾家吃过晌午饭,正挨家的串门子。顾平在这燕城当铺行里呆了十几年,多多少少有些真朋友。

  顾蓉正和林家的小姑娘看字画,林织羽今年十六,已经许了婆家,过了年就要出嫁了。

  “顾姐姐,等我大婚的时候,你可一定要来,我两交情深,你可得送送我。”

  顾蓉已经笑她,“这是自然,你我情分深,我自然得来,礼物都给你备好了。”

  “还有礼物?我就知道,这天下间,就顾姐姐对我顶好。”

  “我用上好的云锦按照你的身量,给你绣了一身衣裙,可别嫌弃。”

  林织羽十分欣喜,她自然知道顾蓉的手艺不可多得,“顾姐姐,你说,以后谁家儿郎这么有福气,能娶得你做媳妇,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性子又好,怪不得那李腾东之前使了见不得人的手段来求你,自作孽!”

  “你啊,哪壶不开提哪壶,多久的事了,还提!”顾蓉拿着她的凤冠细细端看,有些惊叹,“你这是哪家的手艺?好生精细啊!这冠上的珍珠可真大。”

  林织羽出嫁用的凤冠摒弃了老旧的盖头式,直接在前面用细珍珠串成流苏,遮住面容,头顶两侧又各自镶嵌了两颗大珠点缀,一眼看去,极为醒目。

  林织羽听她这么说,有些骄傲道,“顾姐姐觉得好看吗?这是我自己做的,手生,做的不是很好看。”

  不是很好看?顾蓉点点她眉心,“知道了知道了,好看得紧!”

  林织羽见她还在看,不由凑近,“顾姐姐,真的好看吗……”

  两人笑语闲聊间,日渐黄昏。

  除夕灯会,是燕城年前最热闹的一次节日,家家户户,男女老少,出门逛灯猜谜。

  事发在除夕夜后的第三天一早。

  正月初三,元庄亲自带了圣旨,不到一刻便匆匆押了人出来,不出片刻,燕城内传得沸沸扬扬。

  一早天还微亮便去城外直到晌午还愿回来的顾蓉,归程路上听得太多的传言,等马车停到家门口的时候,这才蹙了眉头,“谢意抗旨?为何?”

  “小姐你不知道啊,谢世子之前说过了,已经有未婚妻了,他一世只娶此一人。”

  顾蓉未曾听过,不由问道,“谁家的姑娘?”

  “谁也不知道,只知道是历年十二年订的婚事,那到现在也有六年之久了,小姐你说怪不怪,六年啊……”

  正月初二晚,东岳国公主半夜宿在谢王府内,夜半起乱,众人都不知发生了何事,只有谢王府内院的下人看到了事情的经过,世子深夜回院,片刻后脸色铁青连人带被把东岳国公主丢出了院外。

  一早谢意被赐婚,当场抗旨,被押入大牢,当夜皇帝再次夜审,谢意再抗旨,皇帝震怒,第二天早朝朝堂之上提起此事时一口气血吐出,引得朝堂哗然,谢意被判抗旨不遵,藐视皇恩,其罪当诛。

  谢长芳跪在御书房外一天未起也未见到皇上一面,回到家中便一病不起。

  燕城一时间风雨飘摇。

  皇帝这是有心,要除掉谢意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