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辞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绣娘

朝辞夕 琉璃欲成仙 2802 2020.08.30 15:13

  出衙门的时候,天还未晴,青儿在外头等了许久,见她出来忙打着伞来迎她。

  顾蓉不紧不慢的上了马车,闭目养神。

  顾家不是大门大户,所以能不招惹麻烦还是不招惹的好,今日若没有那个人,李腾东也是要死的。李腾东必须要死,否则将来因为她的事与叔婶缠上,顾家后患无穷,长闹不如一刀解决,清净。反正现在再怎么闹,这碗杀人的水是泼不到顾家身上了,只是往后免不得要招惹些麻烦,遭受闲言碎语,给叔叔婶婶添乱子了。

  顾蓉幽会的事情很快就在商铺行里传开了,谁也不会去在乎事情的根本到底是什么,闲来无事的人们只抓住了幽会这个词,又是在一个未出阁的姑娘身上,这可不光彩。但李腾东这件事情渐渐的会不了了之的。只是要委屈叔叔要遭受牢狱之灾,毕竟在顾家商铺里搜出皇家的物品,本是重罪,若不是赶上边关大胜,又沾了皇太后八十大寿的光,会判得更重。

  都会好起来的,顾蓉笑了笑,已经歪在马车内小憩起来。

  转眼一个多月就过去了,皇太后大寿临近,东岳和亲的马车也已经进了燕城的门,进城的那一天,通往皇宫的大道被清的干净,围观的百姓都好奇这蛮人的公主长什么样,竟可以嫁给皇城内的皇子。

  但京都百姓最好奇的,还是南阳王府的谢世子,那个英勇无敌的谢世子,此番得了旨意也会入京,家家户户都来凑热闹,想要一睹谢世子容颜,是以整个燕城更显得格外的热闹。

  顾家没去,今日顾平特赦出狱,早早的顾蓉和顾婶便侯在衙门口,等着顾平出来。

  这一段时间,顾蓉前前后后花了不少银两将大牢打点好,让顾平在里面能少受些罪。

  见到顾平的时候,顾婶眼泪泛着花,只连连道,“出来就好出来就好……”

  顾蓉笑意盈盈,将准备了许久柳枝条上前扫扫顾平身上,“去去霉气,好运连连来。”

  一家子乐呵呵的上了马车,回家去了。

  “让开让开!”官兵有序的分列开人群。

  “驾……”前方街道传来震天的响动,已经有官兵出来清道,距离皇宫还有好长的一段距离,众人只见一身穿青衣的男子疾驰打马而过,匆匆一眼,根本看不清到底样貌如何。

  已有老百姓抑制不住内心的激昂,大声喊道,“世子威武!世子威武!谢元帅威武!”

  谢家守护边关十年之久,战功赫赫,已得人心,清廉又爱民,此语一出,百姓皆和,“世子威武!谢元帅威武!……”

  顾平几人回府被人群堵着路,一时也不好前行,只好让道在一侧等候。

  顾蓉撩起车帘一角,只看到马背上一个意气风发的背影。她听得这震天的欢呼,还有匆匆打马而过的人,在心里忍不住皱眉。

  这一晃就是三日过去,距离皇太后生辰还剩半个月,皇宫内已经是张灯结彩,顾家当铺的生意也并未因为顾平牢狱一事而冷清,顾蓉还是每天绣着女红,日子一如往常般。

  天黑关了当铺门准备吃饭的时候,门却被张嫂子敲开了,顾婶一脸诧异,但还是笑意欢迎,“张姐姐这么晚了还有何事,天冷快进屋说话。”

  “顾妹子,我也不是有意的,是我家主子要找你家姑娘。”张嫂子一脸歉意,但是主人家的命令,她又不能违抗,只能硬着头皮天晚了还来敲门。

  “你家主子?”顾平已经闻了声出来,他之前也听闻,张嫂子为了三个孩子都能送去私塾学学问,经人推举,做了一户大户人家的管事妈妈,但是这和他家蓉儿有什么关系。

  张嫂子一脸为难,却不得不道出实情,“实不相瞒,我家主子就是谢王府的姑娘。”

  顾平夫妇俩不由一惊,谢王府!

  “我之前在蓉姑娘这买的手帕,昨日无意被郡主看见,她竟然异常喜欢,问我这帕子从何处买的,我胡乱应答了一番,哪知郡主竟要见绣娘,要看她当场绣帕子,我当时不想给蓉姑娘惹麻烦,便说了一句那绣娘怕是找不到,竟为此挨了一巴掌,实在不得已只能来求蓉姑娘了……”

  张嫂子对他家早年有过恩情,当初二人初到燕城时,张嫂子好心给他二人寻了落脚处,如今她求上门来,拒绝的话顾平怎么张得开嘴。

  顾蓉听得响动,已经从里间出来,“张妈莫急,我随你走一趟就是了,左右不过是绣个手艺。”

  顾婶点点头,也觉得左右不过是绣个帕子,不会有什么大碍,就算李家手再大,也不可能伸到谢家头上去。

  张嫂子已是异常感激,“蓉姑娘,我张兰就在这真心谢过了,以后你但有吩咐,我一定帮忙。”

  顾蓉浅浅一笑,“张妈客气了,天色晚了,吃过了吗?不如就留下来吃过晚饭再走吧。”

  “多谢蓉姑娘好意,我还得赶着回去复命,就不打扰了。”

  顾蓉送她出门,“天色晚了,张妈慢走。”

  三日前到帝都的,不止一个谢世子和东岳公主,还有谢氏一家,奉旨进京参加皇太后寿宴。

  燕城的夜已经寒风抖索,转眼就是深秋末,冬天已经来临。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饭,张兰已前来等候带她入府,因得不是什么贵重的人,自然是从侧门进入,顾蓉带着荷包针线,跟在张兰后面。

  张兰已四十多岁,但心灵手巧,又会察言观色,做管事妈妈这几天,很得主人家器重,加上这几日王府内来来往往的客人,也算见过不少人物了。她此刻也不得不惊讶,顾平真是得了一个好侄女。

  顾蓉虽然已经二十岁高龄还未婚嫁,但是在燕城当铺行里,也是小有名声的,她性子恬淡,待人温和,长得虽然算不上绝色,但放在平常人家,也是能担得起美人这一词的,她对叔婶极为孝顺,顾平夫妻二人膝下无子,自然对她百般疼爱,一个多月前死去的李家儿子,在燕城当铺行里也算极为富裕的人家了,不曾想顾家不肯低头应允,到最后发生的事,也都是大家茶余饭后的闲话。

  只单单是入府以来的这一份沉稳,就非一般人所能比。

  走了半盏茶功夫,进了内院,穿过花园,入了新院子,只远远的便看到有女子正在舞剑,那练剑的样子像初学者一般,顶多是个花架子,想来便是谢王爷嫡女谢君宛了。

  说起这个谢君宛,人们茶余饭后提的最多的不是什么第一绝色,倒是她。谢家一门为武将出身,不论是谢元帅还是谢王妃、谢世子,均是一等一的身手,倒是这个谢王府唯一的嫡女,却丝毫不会武功,也算是一大奇谈了。

  张嫂子已经上前回话,“郡主,绣娘到了。”

  谢君宛听闻,停了手,接过丫环早已准备好的手帕擦拭,这才进了亭子,打量顾蓉。

  顾蓉微微垂目听她问话。

  “没想到绣娘这么年轻。”谢君宛笑了笑,“你叫什么名字?”

  “民女姓顾,字言之。”顾蓉盈盈弯身,给她行礼。

  谢君宛命令道,“抬起头来。”

  顾蓉依言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美丽的脸,眼眸如水,盈盈似雾,脸颊因为练剑的缘故,红彤彤的,却更映得谢君宛人比花娇,出水芙蓉。

  她问道,“这手帕是你绣的?”

  已有丫环上前递了手帕过来,她接过一看,正是自己送给张嫂子的汗帕,点了头,“是的。”

  “以后每天,早上一时辰,下午两时辰,你来府里教我女红,一个月给你一百两。”谢君宛开口,是肯定的语气。

  顾蓉愣了一会,抬起头来,见谢君宛正盯着她看,“怎么?你不愿意?”

  她敢吗?

  “民女遵命。”

  “你且侯着,我去换身衣裳就回。”谢君宛道,已经越过她,她不由往旁一退,女子的步子又突然停下,回头问道,“字言之,那你名是什么?”

  如果说刚刚的诧异是她故意而为之,那现在对于谢君宛的问话,顾蓉可真是心下吃惊,郡主还在等她回话,她低了头,只得回答道,“单字蓉。”

  “顾蓉。”谢君宛笑意直达眼底,“好名字,很配你。”

  只是这名字怎么有点耳熟呢?

  谢君宛心下也有些诧异,随即摇摇头,回屋换衣裳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