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辞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朝辞夕

琉璃欲成仙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20.08.28上架
  • 20.68

    连载(字)

1099位书友共同开启《朝辞夕》的古代言情之旅

学徒书友160607225447373 见习星星追着月亮拽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往事

朝辞夕 琉璃欲成仙 3487 2020.08.28 11:06

  雪纷纷,正值年关,路上商贩越加增多,城门看守的盘查也更仔细些。

  肃州城外,深山中,白茫茫一片,几道人影疾驰闪过,影影绰绰,不一会消失在漫天风雪中,只留下了一串凌乱的脚印和斑驳的血迹,证明刚刚有人经过。

  寒风吹来,雪花簌簌,脚印和血迹了无痕迹,天地又只剩下一片茫白。

  雪下了好几日了,道路上若有人一脚踩去,怕是也要小心摔倒。

  破空而来的利剑让原本不停疾走的少年不得不提劲避开,力气消退,受伤太重,后有追兵。

  他心中已有决策,扶着一旁的树站住,手臂上的血顺着臂膀往下不停的滴落,又顺着剑身流在了雪地上,停下了逃命的脚步。

  他看上去不过十五六岁,本是朝气蓬勃的年纪,双眼却冷意十足,透着杀气,让身后追赶的六人心底泛冷,又敬又畏,六人团团围住他,为首的蒙面人开口道,“世子好身手。”

  从燕城辗转漠北,又一直追到肃州,八天七夜,百名高手围捕,却还是奈何不了一个人,所以,他今天必须死在这。

  “上。”一声令下,六人立功心切,提刀而上。

  深林中只听见刀剑碰撞声,七人拼死缠斗,少年避开致命一击,被一脚踢中胸口,砸在树干上,体力耗尽,无力握紧手中的剑。

  黑衣人显然也知道他此刻已是强弓之弩,眼迸杀意,沉声道,“上路吧!”

  一剑刺来。

  少年浑身是伤,眼睁睁的看着那剑越来越近,锋利的剑刃带着致命的杀意。

  他想做些什么,却一动不能动,八天七夜未曾合眼,此刻已是极限,或许,真的是天要亡他。

  他终于认命闭上了眼,这深山老林,荒无人烟的郊外,常年有野兽出没,他死在这,可真算是尸骨无存。

  剑意泛冷,天亦寒冷,却比不过下一秒被阻挠的心冷。

  只听得当的一声响,变故突生。

  少年倏然睁开了眼。

  本该一剑入喉的人,还活生生的躺在雪地里,为首的黑衣人剑被打飞,后退几步,警惕扭头看向身后。

  黑衣人身后不远处,一个姑娘带着笠帽,正背着篓子缓缓走来。

  她穿着并不富贵,看着似乎是个采药的,但手里捏剩了颗松子,是它刚才实实在在的将他剑打飞,而且这大雪纷飞的,哪里会有农户选择这个时候出来采药?

  黑衣人已经举起手中的刀。

  雪越下越大,看起来完全没有停的趋势。

  岩洞中。

  本该丧命的少年片刻悠然醒来,姑娘正在捣鼓药草,听到身后的动静,转过身来,他这才看清她的容貌。

  她神态悠然,大约十四五左右的年纪,鹅蛋脸,肌肤似雪白皙,柳叶眉下,眼波流转间,透着灵秀之气和狡黠。

  少年撑着手,半靠在侧,“姑娘大恩,无以为报,但有吩咐,我在所不辞。”

  那少女将草药仔细装在手帕内,说道,“我救了你的命。”

  “姑娘请说。”

  “刚刚你昏迷的时候,我想了想,我不要钱,我也不要权……”她转过身去,盯着他道,“那就把你许给我吧。”

  少年一时沉默,可是这沉默并没有持续太久,他点了点头,脸上带了一点红晕,“好。”

  少女却没有在意他的变化,听得他答应,立马追问,“写婚书吗?”

  “自然。”

  此年,他十六,她十四。

  历年十二年,南阳侯与蛮人于边境之地决战,军中出现奸细,两营将士战死沙场,南阳候被围,世子带人夜入蛮人大营,斩杀敌方大帅,全胜而归。

  历年十五年夏,南阳侯病重,蛮人十万大军举兵来犯,世子执帅印,英勇无敌,击退大军。

  朝廷封赏,赐侯为王,划分南地七城六县五州,为南阳王管辖之地。

  历年十八年秋,蛮人战败,送来公主和亲。

  “马上就是太后八十大寿了,加上这一次蛮人求和,宫内必定要热闹一番。”

  燕城内,一家当铺里,当家的正嘀咕道,但是也不算嘀咕,在一侧还有个人听到他的话,女子正在收拾书籍,听他言只是笑笑,“顾叔,你有时间还是操心操心你这当铺吧。”

  “开饭了开饭了。”屋内,顾婶子叫道,“还不快进来吃饭。”

  两人听到吃饭,对视一笑,皆放下了手中的活。

  三日后,有一户人家找上门,说顾家当铺店大欺客,本来压在这里的物件赎回时,一千两变成了三千两,双方出了争执,引来了官府,一查,发现顾家居然藏着皇家的物件,宫文明文规定,不得变卖或私藏皇家东西。

  顾家,摊上事了。

  顾叔当场就被押走,听到消息时,顾姑娘正在挑选新到的一批布料,“当场押走?”

  “是,婶夫人在家都急哭了,小姐,怎么办?”

  “走。”

  路上青儿将事情的大概说于她听。

  原来赎回的物件价格当时说好是一个月之内来取是一千三百两,今早那人来赎时,却顾左右而言不肯付银两,在顾家当铺内胡搅蛮缠最后报了官,官兵居然在当铺内搜出了一块皇家的玉佩。

  顾蓉听完青儿的话便晓得了,这有人在蓄意陷害。

  刚进家门,顾婶子就哭着扑了过来,“蓉儿,怎么办怎么办?”

  又听婶子说了一遍来龙去脉,她先安抚她,“婶子别急,我先去衙门看看情况。”说罢带着自己的丫环,又出了门。

  衙门里人不多,顾叔暂时被押在牢里,明日上堂,她拿着银子打通了差役,终于如愿的进入大牢见了顾叔。

  “顾叔。”

  “你婶咋样了?”

  顾姑娘点点头,“婶子还好,就是受了点惊吓,倒是你,受罪了。”

  “没想到李家竟如此卑鄙,不惜使出这般手段害人。”顾叔忿忿不平,呸了一口唾沫。

  顾蓉心里难过,知道是自己连累了顾叔,“是蓉儿不好,累及叔婶了。”

  上个月李家来提亲,要娶顾蓉为第五房妾室,顾平气的火冒三丈,李家见求娶不成,当场翻脸,两家人在当铺里吵的不可开交,最后顾叔气的将李家的人轰了出去。

  “什么话!你是我亲侄女,是我的亲人,他李家那样的儿子,也敢觊觎我侄女,哼……”

  顾蓉知道他对此事是气急了,忙道,“顾叔别急,我来想办法。”

  “你不用想办法,就算这事我顾平认下了,半个月太后大寿,肯定大赦天下,届时我也能出去。”他一顿,倒是担忧的看着她,“我只是担心他们,醉翁之意不在酒……”当铺内如今就两个柔弱的女人,若是李家趁他不在,出些什么坏心思,这可如何是好。

  顾蓉安慰道,“顾叔放心吧,我会护着自己的。”

  又说了一会话,衙役来催人了,顾蓉只得叮嘱顾平好好保重,离开了牢房。

  顾蓉第二日没去听审,倒是顾婶去了,秋雨夜半下了起来,到了早上还淅淅沥沥的,马车停下,便有赶车的掀了帘,“顾小姐,到了,请下车吧。”

  顾蓉下了车,被人引上了船,开了船门,李腾东正在喝茶,见她来了,脸上堆了笑,亲自去关门,“顾姑娘来了,请坐请坐。”这顾蓉,确有旁人没有的恬静淡雅,他如此大费周章,不就是等着她乖乖来求自己吗。

  她还未说话,便听得一声闷响,李腾东已然倒地,咽喉被匕首一穿而过,当场毙命。

  随即船外有人喝道,“把这艘船给我搜仔细了。”

  变故只生在一瞬间,顾蓉也不由吓得花容失色,却还是忍住没叫出声。

  隐在船内的人从暗里走出,手上还余着一把匕首,两人相对,一双锐利的眼睛透着逼人的寒光,银色的飞鹰面具遮住了他半张脸,他凝视着失色的顾蓉,“知道怎么做?”

  她点点头,随即惨叫一声,摔在地上。

  有人飞身上船,听到船内动静,不由喝道,“什么动静?”

  船门被破而入,缩在一角瑟瑟发抖的顾姑娘指着窗户,惊恐道,“杀……人了……”

  那人一身暗黑色衣袍,腰间悬挂着长剑,见此情景不由召集人手,“给我追……”

  有仆人上前来,发现了横死当场的李腾东,吓得两腿一软,当场跪下,“啊,少爷……”

  船内乱作一团,有人急忙报官去了。

  李腾东死了,船家和一干人等,都被带到了县衙,李家掌柜的刚刚散了上一场官司,还没到家,又匆匆赶来。

  见到唯一的独苗此刻正横尸在场,犹如晴天霹雳,两眼一黑,竟昏了过去,他的儿……

  审讯很快,李老爷醒的也很快,“官老爷,你要为草民做主啊,顾蓉心肠歹毒,约我儿子幽会,竟因为之前我告了她叔叔,心存歹念杀害我儿,官老爷明见啊!”

  正好审到顾姑娘,她此刻也正跪在地上,“大人明见,今日李腾东约我,我因为叔叔的事有求与他,自然赴约,岂料一进门,便有人将他杀害,正准备杀我的时候,船外有人大喊搜船,那人便急忙逃走了,小女子这才逃过一劫。”

  两人对簿公堂,说的皆合情合理。

  仵作验尸结果还没出来。

  李掌柜现在只想将顾蓉千刀万剐以泄心头之恨,“妇人蛇蝎心肠,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顾平上梁不正,侄女下梁歪!”

  “李掌柜说的这话着实让人恼火,我叔叔受人欺骗入了牢狱,如今也已经判了刑,但如今我是无辜的,你出口辱骂,莫不是觉得顾家好欺负,你随意就能拿捏?”她缓缓道,“李腾东已有四房妾室,我顾蓉心气高傲,不愿与你家结亲,得罪了你们,所以你们这脏水就要随意泼吗?”

  “巧舌如簧,顾蓉你还我儿性命!”李掌柜眼中冒火,如果此刻不是公堂之上,他一定将她剥皮打死。

  “李掌柜!”顾蓉声音有些冷,揖了揖手,“慎言,大人还未定罪,你就判定是我杀了你儿子,那你岂不是要越过大人定我罪?”

  李掌柜差点被气疯,这丫头看起来文文弱弱,但嘴皮子竟这么厉害!

  “李掌柜!”

  “小人不敢,大人明见。”

  针锋相对的二人静了下来,只是身后指指点点的众人依旧住不了嘴,顾家姑娘幽会的事,怕是要在燕城商铺行里传开了。

  这李大人掌管京中大小事务,自然不会什么都不查,暂时将顾蓉看管起来,他派出一行人去了案发地,自然也去查了那抓人的一行人。

  去查证的人很快就回来了。

  “大人!”心腹师爷皱了皱眉,低声在他耳边低语,“抓人的是天机阁,我们不敢问。”

  李大人听闻天机阁,心下也是一慌,摆摆手。

  还是别招惹的好,他清了清嗓子,“李掌柜,对于你儿子的死,本官一定会追查真凶,但是你指控顾蓉杀人,证据不足,此事本官会给你一个交代,至于顾蓉,就回家去吧。”

  李掌柜不敢相信,急道,“大人!”

  顾蓉已经恭恭敬敬的磕了头,“大人英明。”

  退堂人散。

  李掌柜愤愤甩开那来搀扶自己起身的下人的手,吃力起身后,独自抱着李腾东的尸体,踉踉跄跄,望了望顾蓉离去的方向,眼底晦暗不明,须臾回过神来,神色孤寂的出了衙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