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辞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 康城

朝辞夕 琉璃欲成仙 2636 2020.09.12 14:32

  不去燕洲?

  看顾蓉的神情好似并不知道此事,子云暗道糟糕。

  顾蓉正待问明白,有人叫道,“子云!”

  子云匆忙起身。

  顾蓉内心不安,急忙跟着起身,她重伤初遇,又连夜奔波,猛然起身时只觉得头晕目眩,一时间无法站稳。

  子云急忙扶住她,“姑娘。”

  她站在马旁,清晰听到丁修焱低声吩咐的话。

  “准备一下,我们回滁州。”

  一旁的子云还扶着她,顾蓉平静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丝疑惑,她拂开子云,声音还是一如平日的温和,心上却带了一丝冷意,“不是说去燕洲吗?”

  “姑娘......”一旁的子云欲说话,被她不轻不重地扫了一眼,到嘴的话突然没了声响。

  顾蓉看着眼前不言语的男人,觉得一颗心渐渐沉了下去。

  “战争,总要有人牺牲的。”他立于马上,一身黑衣俊美如神,微微低头看向她,声音也一如往日温和。

  “你准备弃城吗?”

  他不答。

  “你是不是,早就算到了?”

  “我以为你知道的。”丁修焱目光深沉的看着她。

  她仰头与他对视,那眸中带着异色的男子也回视她,只是这短短霎那时光,她几乎听到了康城内方仲他们绝望的怒吼。

  “你算计了所有人,一开始,就打算毁掉康城,为了不被世人评判,连日部署,引诱东岳动作攻城,为了不背上弃城的罪名,你让你最得力的部下,诱骗他……”

  “言之!”丁修焱的目光带着冰冷的寒霜,他的声音低沉的没有一丝起伏,“康城情况太特殊,根本无法掌控,父母官形同虚设,我受皇命……”

  “他让你弃城了吗?他让你抛弃兄弟了吗?”顾蓉一字不让,“丁修焱!他可是追随了你十年的人!你怎么能这么做!”

  周围静悄悄的,所有人都沉默的看着他们。

  她讽刺笑了笑,在大家的目光中翻身上了马,掉转马头。

  “拦住她!”丁修焱冷声,下令的同时,子云和子歇已经拦在了她身前。

  顾蓉本来一颗沉稳的心,终于浮了上来。

  “王爷好大的威风!”

  他还是一如往日的模样,却已经转了身,轻声却无情下令,“带走!”

  两人便欲上来带她下马,只是还未触及她身旁,便见两支利箭破空而来。

  子云闪躲不及,被利箭擦手背而过,留下一道触目的血痕。

  一行人警惕,子歇喝道,“什么人!”

  有人答道,“属下们来迟,还望小姐恕罪!”

  顾蓉拍了拍马背,马儿已动了起来。

  “拦住她!”

  护卫跨步来阻,只见声落箭至,四支利箭咻的一声,钉在了四人步前。

  顾蓉盯着拦在她面前几步的子歇。

  百米外的小山坡,两男两女正快步而来。

  气氛降至冰点。

  丁修焱知道,今日要带她走已是不可能。

  他压住内心恼火,神色微动,“你可知?”

  你可知你这一去,恐再无明日,康城是我精心设的一个局,目的就是把它毁掉,为此,我不惜牺牲千百将士,城中百姓,慌我重伤,引东岳攻城。

  回答他的是顾蓉冷漠的脸。

  “王爷……”下属在一旁提醒他,再不走,恐夜长梦多。

  丁修焱勒了马缰,“走!”

  顾蓉忽道,“丁修焱……”

  丁修焱停了脚步,两人一左一右,皆未回头。

  顾蓉道,“此去一别,从此天涯皆为路人……”

  她若回头,必能看到他握着缰绳发紧的手,如玉白皙。

  他若回头,必能看到她满脸痛意,罕见至极。

  可是他们都没有回头,这短短的一刻,仿佛过了许久,却又只是短短片刻,他重新勒马,轻轻“驾”了一声。

  顾蓉回头望向他的背影。

  这个自她懂事后,唯一动心了的男子,终是要在她心上抹去。

  此处分离,此生勿悔!

  树下寂静,只有她五人,四人摘下面具,只见额间梅花一点红,配着四人毫无血色的脸,显得有些怪异。

  “属下冬青!”

  “夏迎!”

  “九冬!”

  “九月!”

  树林内有声传来。

  “春丰!”

  “秋意!”

  转眼人飞至眼前。

  她自然是见过六人,当年学艺,她的切磋对象便是他们,只是多年来,他们默不出声,她也不知姓名,有的只是春夏秋冬里无尽的刀剑声,后来,她参透了师父的剑术,六人单人再无法赢过她。

  “丫头,此乃信引,一旦引出,你就是他们永远的主人,你生,他们生,你死,他们死,我和你师娘此生只收了你一个徒弟,务必保重。”

  余光里再也没有丁修焱一行人的影子,顾蓉目光沉沉望向远远的康城,道,“去康城!”

  去康城,去救那个毫无畏惧的方仲,去救他的一腔热血,去救那两千士兵的命!

  康城内,一片萧条。

  昨夜康城被围,方仲等人请命点兵两千,愿死守康城,等待丁修焱的救兵。

  可那夜临走之际,他返身去找王爷,却把他和子云的对话听得真切。

  康城外烽火硝烟,东岳第三次强行攻城被阻,休兵整息。

  破旧的城墙上,方仲望着脚下两万敌军,悲从心来。

  “报!我们的箭支只剩四百多支了,人员伤亡不多,但……但敌方人多,我们……”

  方仲挥挥手,目光依旧凝视前方。

  王奎台阶上抬步而来,“仲哥。”

  “百姓们怎么样了?”

  “能逃的都逃了。”

  方仲点点头,眼见日头已高,对着多年跟随自己的兄弟,再也无法隐瞒,“我们……怕是要葬在异乡。”

  “我们都知道了。”

  “知道了?”

  王奎苦笑,“那夜你返身回去,老七跟着一块去了,只是当时你未曾注意到。”

  方仲悲痛,“是我不对,在明知是死的情况下,还带着兄弟们一起!”

  “仲哥不必难过,当年我们占山为寇,是你带着我们从了军,人活一世,总是要做点对的事,我们王家四十五个兄弟,愿意追随你至死,不管刀山油锅,绝无怨言!”

  方仲眼眶微红,笑着重重拍拍他的肩膀,“好兄弟!下辈子,我们还做兄弟!”

  就算被抛弃了那又如何?人生固有一死,就让他们和康城一起埋没在历史的长河里面吧!

  敌军已经在集结,嘹长的号角声在不断回荡。

  他立于城墙上,语气高昂,气势磅礴,“誓死,与康城共存亡!”

  浓烟滚滚,是敌方在用火攻,漫天飞来的箭羽不知射中谁的胸口,后面有官兵补了上去。

  日头西落,很快这个世间就要重归黑夜。

  破旧的城门被大火逐渐烧成残灰。

  “跟我下去迎敌!”

  王爷!我方仲等人,今日以一死,报你当年知遇提携之恩。

  城门下是灼人的火蛇,浓烟滚滚。

  “冲啊!”

  “誓死保卫康城!”

  士兵们拔刀蓄势,只要方仲一声令下,必定抛头颅洒热血,一步不退!

  “方大哥!”有女子在唤他。

  方仲等人看去,只见台阶上,有一绿衣裙女子,着同色系披风,在此情此景,火光通明的黑夜中显得尤为扎眼。

  “姑娘!”方仲大惊,“你怎会在此?”

  王爷难道未带走她?还是?

  “王爷呢?”

  “他走了。”

  顾蓉以为他会愤怒,方仲等人情绪却无波澜。

  “方大哥?你都知道了?”

  方仲道,“都不重要了。”

  她看着城墙上无声的一群人,夜里的风太大,吹得眼微涩。

  “撤退吧,活着,我们才有可能把康城再夺回来!”

  方仲望向黑压压一片的敌军,已经快被攻破的城门,苍茫的夜色中透着无尽的绝望。

  怎么退?

  他守到现在,就是不想让西元背上一个弃城的罪名。

  他长叹一声,转了身,语气确实不容拒绝,“送姑娘走……”

  走字的坚定还卡在喉间,方仲只觉得眼前一黑,不可置信的转了身,只见他身后,一名脸色苍白的姑娘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方仲失去了知觉。

  她!她竟敢命人打晕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