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辞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相依

朝辞夕 琉璃欲成仙 2465 2020.09.13 20:27

  康城,在这一夜被破城入户,成千上万的难民涌向平洲城。

  方仲被顾蓉打晕带走,醒转后再未发一言,一路垂丧。

  一行人日夜赶路,却见那平洲城门前,排着两条长长的队伍。

  每一个进城的人,不仅要被搜身,还要和守城官手上的画像对册,在他们身后的城墙旁,贴满了方仲、王奎、王春望等人为首的的公告。

  一张西元全国通缉的公告。

  康城兵变,心腹方仲与东岳里应外合,联手破城,被列入西元国一等缉拿钦犯。

  方仲脸色异常难看。他自年少就拜在王爷府下,忠心耿耿,得其重用,才得一展抱负,上沙场保家卫国。如今黑白颠倒,回望十年忠心跟随,竟觉满目荒唐。

  “欺人太甚!”有人忍不住叫屈。

  王奎策马上前,他如今更担忧方仲会想不开,忧心忡忡的看着沉默的方仲,唤了一声大哥,想出言安慰,却不知说什么好,想必方仲此刻心中悲愤、凄凉、不甘,内心不知是何滋味。

  山脚下,烈日当空,本该是春风吹拂,暖风和和的季节,可康城旱水两极分化极大,是以春日,风依旧吹得人发冷。

  顾蓉走上岩石,在方仲身旁坐下来,“方大哥。”

  “姑娘身体可吃得消?”

  “我无大碍,也希望方大哥能保重身体。”

  方仲一时不语,低头看着这一片奔腾的河水,在他们身后,是巍峨又致命的丛山。

  “方大哥有何打算?”

  打算?

  “我一个通敌叛国的罪人,除了隐姓埋名,还能有什么打算。”

  康城一战惨败,损失惨重,千人营生还了了,他和兄弟们被扣上罪名,再不得见日。

  “方大哥忠肝义胆,为了不背弃康城,愿与康城同亡,我很佩服,但城亡了,还有夺回来的希望,若人亡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方仲审视着身旁衣裙干净唇红齿白的姑娘,又见她纤纤玉手如玉般,这来回间他竟哈哈大笑起来。

  顾蓉也跟着他笑。

  “我竟如此糊涂,姑娘一眼就能看明白的道理,我竟深陷其中,迷失自己!”

  顾蓉知他平日里极为豁达,如今能想通,她心里实在高兴,“大哥是性情中人。”

  “我着实佩服姑娘孤身回康城的勇气,换成旁人,怕也只在心底喟叹,姑娘是女儿家尚且如此不畏一切,方仲唐唐七尺男儿,又何惧这世人的眼光!我与王家兄弟自年少跟随,十年忠心,落得此罪,也算还了他当年的提携重用之恩。”

  听他提起丁修焱,顾蓉心底有些怅然,又觉得自己为儿女情长所牵挂,着实有些可笑,她道,“你们主仆之事,我不便插嘴,但大哥于我有恩,我实在无法说服自己袖手旁观。”

  “姑娘着实好胆识!这份气魄与人格,当世少有!”

  顾蓉被他夸得如三月桃花,笑耳银铃。

  “你我二人,实乃缘分,不如……”他微微思躇,片刻笑道,“若姑娘不嫌弃,不如我二人结拜为兄妹,但凡你以后有差遣,尽管吩咐就是。”

  顾蓉求之不得,结结实实的跪在地上,“大哥忠肝义胆,小妹自是佩服,今日结义,实乃我之幸也!”

  只见那黄土之上,三十一名兄弟见证,方仲与顾蓉跪天拜地,礼成时,方仲内心欢喜,大喊一句,“拿酒来!”

  便有王家兄弟抛了酒过来,方仲稳稳接住,大口喝下,递给她,顾蓉笑意盈盈,浅浅抿了一口。

  “我方仲今日与顾蓉结为兄妹,我为兄长……”

  “我为幼!”

  “在此立誓,从此相依,永不背叛,若违此誓,不得好死!”

  “若违此誓,不得好死!”

  两人结拜完,方仲起身来扶她。

  “大哥。”顾蓉唤他。

  “妹妹。”

  “大哥现在准备去往何处?”

  想起如今处境,方仲叹了一口气,“我独身一人,带着这几十个兄弟,天地茫茫,竟不知何处为家。”

  顾蓉问道,“家中父母可还安好?”

  方仲想起早已故去的父母,仰喝了口烈酒,心情平复些许,这才道,“双亲早亡了,这些年,我带着王家兄弟出生入死,本以为在岐王手下,也算是有个家了……”不曾想官场风云诡谲,十年情分说被舍弃就舍弃了。

  顾蓉听他这般言语,心中有所触动,原来他兄妹二人,竟同是这可怜之人。

  两人在这岩石上交谈许久,最后顾蓉提议,既然西元再也没有了方仲等人的立足之地,不若方仲改名东去,改头换面重新开始。

  是啊,天大地大,哪里不是家?

  顾蓉又道,“如今正值战乱,各国都在征兵,条件也比以往要宽松许多,大哥志在四方,不若投身军营,这样也可保全众人。”

  方仲也觉得顾蓉此法可行,询问王家众兄弟的意见,众人皆道,“大哥去哪,我们便去哪!”

  “好!那我们就东去!”

  东去北元,必然要过平洲城,可那里现在贴满了方仲等人的画像,想要平安过城,难如登天。

  众人一筹莫展间,顾蓉仰头望去,手一指,巍峨的山峰隐藏在云间,恰似天上仙境,“我知道一条绝路。”

  日落西下,一行人登高望去,只见群山掩在夜色下,看不见边,穿过这一片山,会直接绕过平洲、佃县,到达北元国。然而多年来,却鲜少有人能穿过,山峰之险,非一般所能及,落叶常年累积,一脚踩下,根本不知是陷阱还是路,更别说那丛林间的连成一片的瘴气,是世人口中真正是死亡之地!

  他们在这里分离。

  顾蓉目送方仲等人消失在茫茫夜色中,待再无踪影,她才回身,望向那火光燎亮的康城。

  昨日刚入夜,城里未能逃走的矜寡老弱,被东岳士兵无情残害,大火焚烧一夜,如今的康城,只是一座废墟,然而哪怕只是一座废墟,它也已经不再属于西元。

  “我们走!”

  庆元年九月初,天下大势初定,战事稍缓,虽有小摩擦,但再无大兵逼界情况,各国征丁不断,以扩军力。

  北元峦城,谢王府内。

  谢君宛的院子里一片欢腾,顾婶正抱着小孩让谢君宛仔细瞧着。

  那谢君宛见着襁褓中的婴儿睡得沉,只觉得孩子真是这世上最神奇的存在。

  “婶子你看这小孩,是不是有点像蓉姐姐?”

  顾婶点头,笑道,“蓉儿和他叔都肖似婆婆的样貌,眉清目秀的。”

  “我与姐姐分开半年多,不知她现在如何了……”

  顾婶轻轻拍打着怀中婴儿,低头去瞧他,“蓉儿自小聪慧,自有生存之法。”

  只是这大半年,为何半封书信也没有,着实也叫她想念得紧。

  有人把睡熟的娃娃抱进屋内去,谢君宛趁机撒娇道,“婶子,我想吃你做的饭团了。”

  “成,明个上我那去吃,甜的咸的都有。”

  “蓉姐姐喜欢吃什么馅的?”

  “她啊,她喜欢吃肉……”

  “哈哈哈……”

  远远的,只见管家领着人从廊下走过。

  谢君宛看见了,心里好笑又好气,“自入夏以来,这上门说亲的,都快把王府的门槛踏破了,我就不明白了,这些姑娘难道都不懂得羞愧二字吗?”自家哥哥说过的话,肯定就是真的!这辈子除非他不娶,不然就只会是蓉姐姐。

  只是……

  哎!

  她又不由得叹气,这真是应了书上的话,襄王有意神女无心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