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辞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国乱

朝辞夕 琉璃欲成仙 2371 2020.09.02 08:44

  正是过年的喜庆时候,雪也已经停了好几日,燕城却无多少过年的喜庆。

  正月初四,夜已经深了。

  顾家当铺内,顾平和妻子已经歇息。

  顾蓉正在屋内绣花,说是绣花,但手中的针线却半天没动了。

  皇帝想要谢君宛和三皇子成亲,以谢君宛为纽带将她扣留在燕城,以此来掣肘谢家,可谢家迟迟不愿松口,皇帝又把主意打到了谢意身上,只是娶东岳公主,这招着实有些毒辣。若娶,元国和东岳如今只是表面上的和平,日后战争爆发,东岳公主就成了一个棘手的存在,皇帝若以此发难,怪罪谢家……可谢意执意不娶,这便惹恼了皇帝,他干脆直接将公主抛到了谢家,若谢家接了,自然皆大欢喜,可若谢家不接……

  谢家拥兵南地,甚得民心,如此功高震主的异性王侯,皇帝怕也是日日难寐吧。

  皇帝这是对谢家起了杀心!

  夜色已过枝头,顾家的门被轻轻敲开,青儿引着人到了顾蓉的屋内,“小姐,有人来了。”

  青儿是城东贫苦人家的孩子,家中只剩下一个老母亲和一个年幼的弟弟,顾叔见她可怜,将她带来顾家给顾蓉做了丫环,青儿平日里很是机敏,此刻却没问过她就将人带进屋来。

  顾蓉放了针线,还未回头。

  身后传来一声委屈的哭腔,“蓉姐姐……”

  顾蓉未料到是谢君宛来,心下颇惊,此时回头,见到屋门站着的谢君宛眼眶肿红,想来不知哭了多少回了。

  “郡主怎么来了?”上次一别,她已有许多日未到王府去了。

  青儿道,“小姐,天冷,我去给你们买些暖身的。”说完带上门退了出去。

  岂料谢君宛一看到她,眼泪止不住,哭哭啼啼道,“蓉姐姐,我没有办法了,爹病了,母亲也病了,我哥被关了,谢家……”

  谢家的根基远在南地,鞭长莫及,怕是来不及部署一切救回谢意,燕城这两日的守卫无端加固,想来也是防止谢家有所行动。

  “今天早上江大人为谢家求情,落得个同罪,朝堂之上,皇权之下,哪还有人敢出头……蓉姐姐,我该怎么办?你给我出个主意……”

  顾蓉见她哭成泪人,心中不忍,可此刻她也想不出什么办法来,要搭救谢意,还得回南地想法子。

  “现在立刻,回南地去,找到董……”

  谢君宛明白她的意思,摇头道,“来不及了,后日就要行刑了。”

  这一夜,不知道多少人夜不能寐,纵使天大的罪,也未出新年就急着行刑,皇上这心意已越发让人明了,也愈发让部分官员不安,谢家担着重任,若贸然动手,南地边境将陷入水深火热中。然而朝中有上官家和天机阁,谁也不敢贸然求情,不然就落得个和江福一样的牢狱之灾。

  “小姐!”远远的就听到屋外青儿在叫她,顾蓉看向门口,青儿已经推门而入,手里还端着酒酿,她神色慌张,急道,“奴婢刚刚出去旁边的夜铺买吃食,听他们说湛王……湛王划了十三州,以滁州为都,造反了!”

  湛王本名高湛,虽姓高但却不是皇室中人,其祖上曾立下战功,册封有地,王位世袭,而且高家有特令,故而平日里极少回燕城。

  “什么!”谢君宛吓得连哭也止住了。

  顾蓉知道,救谢意的机会来了。

  这一夜,注定不太平,黑夜中有人匆匆没入。

  这一夜,所有的守卫被悄悄替换,皇帝称病在宫内,已两日未早朝。

  杀戮,来的突然。

  正月初五天还未亮,闵家以三万禁军兵力,控制宫中要道,任何人不许进出,剑指皇位。

  燕城城门守卫被破,东岳国公主带兵突袭,燕城百姓落荒而逃,横尸遍野。本是繁华的帝都,半日光景已成地狱。

  连夜收拾东西走的不止有顾平顾婶,还有谢长芳一家,在谢家六人护卫下,乔装走了小路,悄悄赶回南地。

  天牢内的兵力已经都调走大半。

  远远的,迎面走来一队禁军,细数八人,为首的是名面容粗狂的男子,“圣上有令,要再审谢意。”

  “圣旨何在?”

  “此乃口谕!”

  “小人看守天牢二十余年,宫中大小官员也见了不少,不知各位兄弟是哪一队的,看着有些面生。”

  那男子不料他有此一问,一时语塞,身后已有人替他回道,“我们是正北队一队,郭将军队下。”

  “原来是正北一队的,抱歉,我等得了死命令,除非圣旨亲临,否则任何人不能提审谢意。”

  东风哪里还肯听他废话,已经拔了刀,刀起刀落,瞬间便要了两个人的命。

  高湛异地兵变,如今闵家与东岳国勾结,燕城沦陷,如今所有的兵力已被集中平叛,一向守卫森严的天牢便成了薄弱之地。

  劫天牢,便是这下策中的上策。

  谢君宛挑的人都是跟随来燕城的佼佼者,手底下没有一个弱的,一路直逼牢内,八人所到之路,已是横尸。

  魁梧大汉一刀劈开牢门。

  “世子,快走!”

  历年十九年初,异姓王侯高湛以除州为都,划十三州府起兵造反,称西元国,拥兵四十万。

  燕城城外的小凉亭内,顾蓉一身简衣,亭外还只有她一人,与谢君宛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时辰。

  远远的听到城内号角声起,战鼓声阵阵。

  大道因为战争已经烟荒,路上偶遇逃难的行人掩不住深受这突如而来的战乱苦楚,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恐慌,燕城繁华如昨日一梦,以前,战争于他们而言,太过遥远,可一夜之间,却已沦为了逃难者。

  不知顾叔顾婶,现在到哪了?

  顾蓉无意再等,留了事先备好的字条,压上石块,她翻身上马,南下直追亲人去了。

  她走后不过片刻时间,谢君宛一行人已经赶到,谢君宛眼尖,风微吹起的纸条已经被她瞧见。

  “已走勿念……”谢君宛把字条递给一旁的东风,“人走了……”

  东风扫过一眼,多年的习惯使他看过信件后都会销毁,正欲烧掉,马上的男子已经开口,“东风……”

  东风疑惑,一张字条难道还有什么玄机,他将字条递去。

  谢意接过,目光却渐渐变得奇怪起来,片刻后他开口问道,“君宛,给你出主意的姑娘叫什么?”

  谢君宛平时最敬畏谢意,哪敢隐瞒,已经回答道,“顾蓉。”

  话一出口,她自己突然吃惊,脑中百转千思,“顾蓉……顾蓉……”她突然想起昔日自己在哥哥书房偷看到的信件,“是……是那个顾蓉!”不然哥哥怎会……

  他低眼看字条,笔劲字秀,带着一份含蓄,字虽看着秀气,却龙飞凤舞的,“字迹倒是无二。”想来便是她了。

  谢君宛内心震惊得已经不知该说什么才好,顾蓉竟然是她嫂嫂,这冥冥之中,是老天有意吗?

  历年十九年正月初十,元国一划为二,百年帝国从此分裂,高湛称西元国,定都除州。高光称北元国,初十一,闵家被满门抄斩,三皇子被赐死,初十四,高元毙,传位太子高建,迁都峦城,年号称庆。

  此变,史称燕都之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