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辞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风雨

朝辞夕 琉璃欲成仙 2727 2020.08.31 07:27

  近府教学几日,渐渐的顾蓉便发现,谢君宛说要学女红,是真要学真本事,只要一安静坐下来拿针线学习,顾蓉指点什么,她便听什么。

  后来渐渐的熟络起来,她便每日晚些来,晚些走,每次都是从侧门进出,加上谢君宛是女眷,又成了心学习不见客,一晃半个月过去了,顾蓉除了她和平日里打交道的下人外,很少碰到别的人。

  已经入冬,下午来的路上零丁飘起了雪花,青儿急忙给她撑了伞,到了侧门口,顾蓉接过伞叮嘱道,“今日是双绣的最后一课,费时费神必定要晚些,你不必等候了,天气冷得很,就放你半天假,回去看望父母去吧。”

  青儿欢欢喜喜道,“青儿多谢小姐恩情。”她转身回马车上取了斗篷,给顾蓉批系好,“今天天寒,小姐注意身子。”

  “去吧。”

  青儿谢了恩离开。

  顾蓉扣开了侧门,自己去了谢君宛的院子,只是谢君宛并未在屋内。

  丫环告诉她郡主在前厅有事耽搁了,让她稍作等待。

  见到谢君宛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后的事,她一进门便道,“让蓉姐姐久等了,前厅来了重要的客人,一时走不开。”

  顾蓉比谢君宛大了三岁,顾蓉教学精细,讲解易懂,她又学的上心,自两人熟络后,她就唤她姐姐,顾蓉已经笑着放了针线,“反正我左右也是无事,等上一等也无妨,你回来了,那我们就开始吧。”

  谁知谢君宛坐下来摇了摇头,眉头染着愁,“我今日实在无心学习。”

  她一进屋顾蓉就察觉到她今日兴致不高,这几日也听到了些消息,“可是为了三皇子的事?”

  “皇子虽好,却不是我想的,但金口已下,却不是我能阻止得了的。”

  想不到这件事竟然已成定局!顾蓉皱了皱眉。

  “蓉姐姐,我想去大隐寺还个心愿,你能陪我一起吗?”

  顾蓉看她如今心情烦躁的模样,哪还能说个不字,点点头,便有下人去打点准备出发了。

  因为不想惊动别人,两人只带了一个车夫和两个护卫,一路出了城。

  雪浅浅撒了一地,车速很快,到大隐寺山脚的时候,层层阶梯已经不允许马车前行,两人便下车步行,车夫留在山脚等候,四人上山。

  雪却越下越大,天空隆隆作响,竟是想下雨。

  好不容易到了寺里,谢君宛去还愿,顾蓉在门外整理被雪花打湿的斗篷,只听得轰轰几声,天空闪电作响,点大的雨就刷刷的下了下来,冬天的第一场雪和第一场雨,就在这将近漆黑的黄昏,掺夹在一块。

  顾蓉看着这风雪天,心情隐隐沉重了起来。

  谢君宛此时还了愿出来,瞧见这雨势,“不曾想今日不适合出门,竟遇上又是雪又是雨的鬼天气。”

  顾蓉皱着眉,身边的人已开口道,“蓉姐姐,今日我们就留一宿,明天雨停了再走吧。”

  顾蓉摇摇头,“我们走时并未和告知王爷王妃,若是王府上下找不见你,估计整个燕城都要被掀个底朝天。”

  “这容易,让护卫回去传个话就说……”

  “郡主。”顾蓉第一次打断她的话,“依我的意思,带上雨具,连夜下山,今天下的雪大概也被大雨冲刷得差不多了,我们可能要淋点雨。”

  谢君宛不知她为何坚持,正欲开口,便听得顾蓉又道,“不管是为了什么也好,今日这大隐寺留不得。”

  谢君宛这才很认真的看向身边的顾蓉,瞧见女子平时里温柔含笑的眼里此刻隐隐凝重,谢君宛已经不再询问缘由,微微冷了声,吩咐一旁的护卫,“去向主持讨四副雨具,我们连夜下山。”

  雨具很快就讨了回来,四人穿戴好,隐入大雨中,直奔下山的路去。

  刚到山脚,车夫看见四人,急忙迎了马车过来,一支利箭凭空从远处射出,一箭正中车夫眉心,人当场毙命跌落。

  顾蓉急忙拉了她到车前,厉声一把将她推进马车,“进去!”自己坐到前面,扬起一旁的马鞭,“驾……”

  黑夜中不停有追赶的身影,顾蓉哪里敢慢下来,马鞭不停鞭打马,两个护卫接连断后,到最后也倒在雨中。

  转眼马车已经被黑衣人团团围住。

  为首的沉声道,“请郡主跟我们走一趟吧!”

  顾蓉拦在门前,一声不吭。

  下午临时起意出的门,居然就遭人尾随拦截,这谢家在燕城,也是不太平得很,这些人明显就是为了谢君宛来的,她是谢家长女,若以她作为把柄要挟……

  顾蓉有些不敢想象。

  谢君宛已经掀了帘,“我跟你们走,但是与我随行的姑娘你们得放了。”

  顾蓉握紧马鞭,心中交杂。

  为首的黑衣人见到她,心中也是大喜,“我们的任务只是带郡主回去。”言下之意就是顾蓉可以走。

  谢君宛平日里看起来柔弱,大局当前丝毫不拖泥带水,此刻拖延没有用,她只能妥协。她已经下车,半途,却被顾蓉紧紧的抓住手腕,雨笠下,顾蓉面色冰冷,力气大得她竟无法挣脱。

  两个弱女子,能走一个是一个。谢君宛心中难过,不仅仅是因为现在身处的危险,还有白日里贵妃娘娘的话,想着不如就让事情更糟一些,这皇子她就不用嫁了,“蓉姐姐……”

  顾蓉已经翻身下车,“你既然叫我一声蓉姐姐,我怎会让你有事。”

  她微微低着头,谢君宛只隐约看得到她的下巴,看不清她的表情,突然她抬起头,两人目光相接。

  空中闪电劈开了黑夜里的光亮。

  “我只要你,今夜之后,所有的事绝口不提,永不提起!”

  夜色深沉,雨势渐弱。

  燕城门口值夜班的官兵远远的看见有马车驶近,他高喊拦下,不曾想竟是一个姑娘驾车,那姑娘一语未发,掏出手中的令牌,那带队的官兵见了令牌忍不住直打抖,已经软了声,“不曾想是谢王府的马车,小的冒失。”急急忙忙让了道。

  待马车走远,他这才注意到,地上滴落的,不仅仅是雨水。

  顾蓉不再到谢王府去,谢君宛连着三天,生了一场大病,未参加皇太后的寿诞。

  冬雪又下了起来,掩盖了前日的一切。

  皇太后八十寿诞,自然普天同庆。

  从早上起,这连天的炮仗就没听过,戏楼里唱的也都是些贺词。

  不知这皇宫内,又该热闹成什么样。

  顾平扫了门前的积雪,热了一身汗回屋,顾婶已经端着热腾腾的饺子上桌,“吃饭了吃饭了,今天我们吃饺子。”

  顾蓉今日穿了一身素绿色衣裳,已经去拿碗筷,三人围着饭桌,烤着火炉,吃起了饺子。

  夜已深,宫中筵席散去,还未完全醉糊涂的谢长芳被同僚拉住闲谈,一晃就是一夜。

  而当铺里,吃着吃着就觉得身体不适的顾婶忍不住将饭全吐了出来,脸色苍白。

  顾蓉已经慌忙去探她的脉象,片刻之后不由愣住。

  “……喜脉……”音儿轻飘飘,顾蓉觉得自己也不信,更别提已经年近四十的顾平了。

  顾婶年轻时受过伤,伤及本根,故而极难有身孕,调理了好多年。

  顾家有后了?

  顾平被吓得有些结巴,“蓉……蓉儿,你没看错吧?”

  顾蓉此刻也对自己的医术怀疑,又搭了一遍脉,片刻后极其凝重道,“顾叔,还是去请一个大夫比较稳妥。”

  这是顾家第一次要请大夫,也算稀奇。

  顾平亲自去请了同仁堂的副掌柜,搭脉瞧色,一锤定音。

  “恭喜顾掌柜,夫人这是喜脉,恭喜恭喜。”

  顾家真的有后了!

  顾平竟似承受不住这喜讯,往后一靠,坐在椅子上,一开口,竟已泪流,“不曾想老天眷顾,顾家有后了……”

  顾蓉已经拿了酬金送大夫出门,回身关上门,一瞬间顾平已狂喜,一把抱住自己的媳妇,“好好好……你想吃什么……”

  顾蓉忙道,“叔你小心些,婶婶身子弱。”

  顾平反应过来,放开媳妇,喜上眉梢,道,“好燕儿,你想吃什么,跟我说我给你买……”

  这大过年的,可真是喜从天降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