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辞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疫症

朝辞夕 琉璃欲成仙 2504 2020.09.05 08:00

  第二天一早,顾蓉正在和队里的伙头兵摘捡着从外挖回来的两筐野菜,远远瞧见三人匆匆朝着伙头兵的帐篷里去。最后那一个着一身灰蓝衣服,背着药箱,胡子已发白,眉毛却黑亮如墨,想来便是汪大哥口中常提起的军医李大了。

  一旁的伙头兵也甚是好奇,道,“今天早晨天快亮的时候头喊着肚子疼,吃了药也没见好,天亮醒的时候听说人都虚得说不出话了。”

  顾蓉听着他唠叨,手里的动作倒是没慢下来,她想起伙头的胖肚子,不由摇了摇头。

  一旁的伙头兵见她摘的菜,急忙阻止她道,“唉,顾小兄弟,菜可不是这样摘的,这样摘的话我们很快就要饿死了。”他重新捡起顾蓉扔掉的烂菜叶,“你看啊,像这样的,还有这样的,还没枯的都可以吃,黄一点怕什么,莫要浪费了。”

  顾蓉受教点点头,急忙把已经发黄的菜叶捡回来。

  营帐内,李大给伙头仔细检查了一下,又详细问了这两日吃食,均察觉不出异样,但见他身子蜷缩,全身无力,却不知是何原因。

  难不成是中了毒?但他吃喝饮食均和全军一致,为何就他一人有事?

  李大心中隐隐道不妙,却又不知出在何故,他和伙头平时交好,便留了下来观察病情,却不想,这一留,留出了事来。

  还未到中午,送饭的小徒一进营帐,便发觉李大精神气不对,师父虽已年迈,但平时精气神特别好,早上出门还精神抖擞,怎么半日光景就徒增了许多苍白无力。

  “师父……”他有些迟疑,“您可是累着了?”

  李大摆手制止他上前,挥挥手,意示他出去,小徒儿只得放了饭菜,依言退出。

  到了夜晚,风呼呼吹响,整个伙头营人心浮动,疫病的消息不胫而走。就连岩锋,也焦急的来帐外看望了两回。

  李大本来就是军医,此次出军匆忙,手下就一个打下手的小徒,都说医者不自医,他一病,便无人可瞧。

  伙头不曾想因为自己而连累了好友,心中懊恼。

  第二日,伙头房的营帐成了隔离区。

  晚上早早吃过晚饭,正是顾平的头七,顾蓉带着顾婶祭拜完后,正迎着风雪回营地。

  送她到帐门前,顾蓉叮嘱道,“婶婶,你现在怀有身孕,要注意休息。”

  顾婶道,“我晓得的。”

  顾蓉便打算回自己营帐休息,只是今夜怕是要睡在灶台旁了。

  “蓉儿。”顾婶叫住她。

  顾蓉以为她还有什么事要说,回过头,便见顾婶已经解了借来的厚袄,披在她身上,“姑娘家,要注意身子,你大病初愈,更要小心。”

  “蓉儿记住了。”

  她似有话要说,顾蓉也不急着走了,顾婶握住了她的手,“我只是说几句话,说完就睡了。”

  顾蓉不知她要跟自己说什么,静静的等她说话。

  “我跟李婶子得了允诺,明天便跟着一起去南阳王府,我知你担心我的安危,思来想去,怕也只有王府才能让你安心。”顾婶没看她,透过她,望向去时的路,夫君在天有灵,也肯定同意她这么做的,她的话极轻,听在她耳边,却轰隆隆般震耳,声音又柔亦坚,“你去吧,只要南阳王不倒,我就一直等着你。”

  她拍了拍顾蓉的手,再没等她说话,掀了帘帐进去了。

  顾蓉一夜未眠。

  天微亮的时候,顾婶准备跟着小队返程。

  顾婶背着包袱唤她,她疼了六年的姑娘,如今分离在即,顾婶千万般不舍,却不想在她面前失态,“蓉儿。”

  这世间只剩下她一个至亲,顾蓉舍不得她,眼眶发酸,却见顾婶递过来一封信纸,“这是你顾叔让我交给你的,说你会用的到。”

  顾蓉接过来,哽咽道,“婶婶……”

  “好蓉儿,莫哭,婶婶等着你,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

  顾蓉拼命点着头忍住眼泪,目送她离开。

  雪花跟着狂风在飞,吹的她脸冰凉也不知觉,等到马车再也看不见了,顾蓉才回到伙头房。

  饭时,还未等她吃完早饭,岩锋部下左右先锋官正神色匆匆赶到伙头房,谢先遣抬头望了一圈,也拿不住是谁,“顾言之是谁?”

  顾蓉正吃着饭,心下纳闷,见他二人神情严肃,放了碗,恭恭敬敬行礼道,“我是顾言之。”

  “大将军要见你!”

  说完便往顾蓉左右一站,摆明了现在就要走的架势。

  顾蓉便知问不出什么话了,只得抬步。

  进了主帐,又是一番行礼,岩锋跟几个部下皆狐疑的盯着她。

  顾蓉垂着头,不知他们把她叫来是何意,“伙头营士兵顾言之,不知大将军有何吩咐?或者我犯了何事?”

  岩锋年不过三十,英气威武,此刻一身戎装,更显得高大挺拔,他狐疑的盯着她,道,“我听说,你能治好这场疫病?”

  顾蓉诧异,已抬了头,她心中有疑惑,到嘴边却变了话,“不知大将军这话从何说起?”

  短短两日时间,接连有人病倒,岩锋确实焦灼,他掏出一张纸条,递给顾蓉,顾蓉接过一开,只见纸上端端正正写着:伙头营顾言之可解疫情。

  是顾婶的字迹!

  “砰!”他已拍下桌,“若你能解了这场疫病,本将军升你为百里长!”

  百里长,是在大将军,左右先锋,校尉三职位之下,统领两营。

  她心中心绪翻转,面上却未显露半分。岩锋俨然已经把她当成了稻草,此刻无论如何推脱,怕是也不会放过她。

  她微微思量,已经松了口,“我但且一试。”

  “有劳顾先生。”

  顾蓉眉头微微一挑,颇为意外,却也未言片语。

  “报!”

  帐外传来加急声。

  岩锋沉了脸色,谢先遣已问道,“何事?”

  “前方探子来报,八十里外发现敌兵,大约五千人!”

  岩锋一直顾忌的事,终于发生了。

  “通知下去,一级戒备!”

  “是!”

  顾蓉事先蒙了面纱,跟着李大夫的徒弟进去,看见床上躺着奄奄无力的二人,脸色蜡黄,唇色发白。她仔细诊查,确定了是疫病,这才退了出去,跟随的方童焦急万分,“先生,如何?可有法子?”

  顾蓉解了面纱,又褪去外衣,嘱咐道,“你的外衣也一并烧毁,免得传染。”

  “啊……”

  顾蓉没空理会他,进了营帐,自己一人坐在案前思索。身后的方童已经跟了进来,见她沉思,又怕打扰到她,只得在一旁急得直打转。顾蓉找到纸笔,刷刷刷列了药单,字迹吹干,神色凝重,“照着单子抓药,六碗水煎成一碗水,热服。”

  这么快就有了解决之法?方童大喜,一看药单,又愁了起来,他咬咬牙,先跑回药帐抓药,煎了十来副药后,又拿着单子跑了回来,却未找到顾蓉,找人一问,这才晓得顾蓉在师父那里,他又匆忙去找人,却见到顾蓉正在给伙头行针,流了大概有一碗多黑血,这才停手。

  方童已急得满头大汗,“先生,野天麻不够了!”

  顾蓉将黑血处理掉,又叫人在四处撒上石灰,这才看向方童,“药不够你跟上面说,你跟我说有什么用!”

  方童脸一僵,喃喃道,“我就是想看看有没有可替代的药材。”

  顾蓉也觉得自己刚刚语气有些厉,笑了笑缓解,只是笑意不达眼底,又凝重起来,“我并非责怪你,我只是急了些,这疫病传染说快不快,说慢也不慢,但是不能死人!一旦有人死亡,那疫病便会加快感染速度,到时候,不出一日,全军可就无一人幸免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