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辞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起祸

朝辞夕 琉璃欲成仙 2410 2020.09.20 21:24

  这场暴雨连着下了五天,雨水暴涨,巡防队派出了不少官兵巡查河堤,以防隐患。

  顾蓉养伤这几天,翻看了所有的古医书,皆不得所求,又被这摞得比自己还高的账本整得发闷,整个人郁郁寡欢,连饭都吃的少了,听书苑一等厨娘小翠费尽心思给她做了甜汤水来,她也只是喝了两口。

  “小姐。”小翠担忧,小姐这样子下去,怕要闷坏了。

  “嗯?”顾蓉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眼未从书上离开。

  “小姐!”王奎倒是兴冲冲的跑来,将两盒东西放在她桌上,喜道,“这是这个月的俸禄和上头拔发的各种补贴,还有各家请柬,我正好回府碰上,就给小姐带过来了,我还有公务在身,就先退下了。”

  王奎来去匆匆。

  “……”顾蓉只觉得头大,她在思索,是不是要召回夏迎或者冬青帮忙管家了。

  “小姐……”小翠见她头疼,帮她按揉着脑门,心疼道,“小姐要注意身体,不可太过操劳。”

  顾蓉闭目放松,不大一会,听见小翠咦了一声,“小姐……这里算的不对吧。”她指着账本上的数目。

  顾蓉抬眸看她,突然啪的一下把账本塞在了她怀里,“我今日头实在疼得很,小翠你帮我看吧。”

  小翠一听她头疼,立马放了账本继续给她揉头,“小姐定是在家呆得太久了,雨后放晴,小姐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不如出去多走走,舒缓一下心情。”

  顾蓉佯装赞同点点头,面露难色,“可是这账本……”

  “无妨,我帮小姐看。”

  “那就辛苦小翠了。”

  丢下这一桩烂事,顾蓉带着人刚到门口,迎面就撞上了谢君宛。

  顾蓉对她的到来说不上高兴,也说不上不高兴,她是了解谢君宛的,这个人一旦认定某些事,就势必一条路走到底,任由她冷言冷语也无法驱赶,出门在外的时候她一直跟着自己,亏得这几日瓢泊的大雨,不然估计家里的门槛都能被她跨烂了。

  可能连顾蓉自己也不知道,她究竟对谢君宛夹带了一种怎样的复杂感觉,一边疼惜,一边又提醒自己,她是谢意的妹妹,不要过多的来往。

  “蓉姐姐是要出门吗?”谢君宛今日穿了一身粉色纱裙,露出一小截玉臂,面若三月春风,腰间系着翠绿色的荷包。

  暴雨刚停,也一扫炎热,吹来阵阵清风,她这幅装扮真正是人映桃花,透着俏皮又不失大家闺秀的端庄。

  顾蓉看着自己一身素白衣裳,再看看她,突然冒出自己老了的想法。

  “这几日闷得慌,出门走走。”

  谢君宛已经挽了她的手臂,笑嘻嘻道,“那我来的真巧,蓉姐姐以后若是烦闷,找我陪游就是了。”拉着她上了市集。

  峦城原本只是前元国一个平常的城池,后北元定都峦城,朝廷花费了大量的人财,加固城墙,开闸水路,使得整个峦城面貌被翻新,商贩涌进,烟花漫天,歌舞升平,繁华不亚于当初的燕城。

  谢君宛拉着她逛遍了各大摊子,商铺,胭脂水粉店,玉器店,身后随行的仆人身上堆满了各种东西,秋意拿着东西,任劳任怨的跟着二人身后,小脸逐渐被各种堆砌的东西淹没。

  直到谢君宛真的逛不动了,打发二人将东西送回府去,秋意本不愿离开身边,但顾蓉发话了,她只得照办,况且这一路走来,峦城满城禁军巡逻守卫,若是真有些什么事,她二人高呼一声,确实安全的很。

  谢君宛选了一家大酒楼,带着顾蓉上了二楼,选了个临窗的位置,两人喝着茶,等着饭菜上桌间,谢君宛献宝似的从腰间将荷包取下,“姐姐你看。”

  这不就是那晚的在青山寺她送给谢王妃的荷包嘛,顾蓉心底发笑,暗道她倒是机灵得很。

  “我那日回家,一眼就看出了这是姐姐的手法,我这人虽然习武无慧根,但是对于女红和别的好玩的,倒是喜欢的很,因此也就多上心了几分。”

  顾蓉看她晃悠着手上的荷包,颇为无奈道,“如若你是个男子,对我如此上心,我当真不知该如何是好。”

  “可惜我生为女子,不然定然娶了姐姐过门,怎么可能便宜我哥哥。”她自然知道自家哥哥地位尊贵,容貌无双,武艺又超群,是当世少有的男子,只是在她心里,早就把顾蓉认定为未来嫂嫂,在她面前,自然是把所有马屁拍得响响的,日后若是犯了错,哥哥责罚起来,嫂嫂可就是她的一片天。

  顾蓉觉得茶烫,放了茶杯,便见那被谢君宛抛来抛去把玩的荷包,失了手,犹作抛物飞向窗外。

  谢君宛慌忙去接,一捞捞空,哎呀一声趴到窗旁去看,只见那荷包不偏不倚,正好打中了人。

  糟糕!

  那人一抬头,谢君宛瞧见,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原本想赶下去赔不是的心算是一点也没了。

  “谢君宛又是你!”女子被荷包冷不丁打中,心里虽恼火,又想着若是个寻常人家好好赔礼了也就算了,她自当大度些,可是这个人居然是谢君宛,真的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她噔噔带着随从上楼,荷包被她紧紧拽在手中,“你竟敢当街打我!”

  谢君宛见着她,脸色也是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一时失手罢了!”

  顾蓉颇为好奇的瞧了她一眼,好奇来人身份,竟能让谢君宛如此厌恶,却还硬着头皮解释了两句,虽然这两句听起来没什么多大的意义。

  “一时失手?哼……你明明就是故意的,你平时嚣张跋扈也就算了,今日居然敢明目张胆的动手,我要去向我姐姐告状!”

  “方樱雪你够了!我平日对你够礼让三分了,别以为我怕了你!”

  方樱雪?

  看来就是帝都传闻方家幼女了,平日里骄横得很,长姐是当今皇后,未婚夫是上官家的大公子,确实也有骄横的资本。

  “礼让三分?你见着本小姐不吭不响砸我,这也叫礼让,谢家这家教礼数真当不怎么样!”

  谢君宛怒目起身,她二人平时就不对盘,碍于父王母妃叮嘱过,切莫要多生枝节,她也就能忍就忍了,“我看你这家教也不怎么好,不分原由胡乱撒泼!”

  方樱雪顿时气炸,把荷包摔在桌上,好巧不巧,摔在了滚烫的茶杯上,茶杯倒下,茶水四溅,溅到顾蓉的手背上,她一缩手,手顿时红了一片。

  谢君宛一惊,慌忙查看,“蓉姐姐!”

  方樱雪本未注意到顾蓉,此刻见她素衣素颜,要多寡淡就有多寡淡,忍不住出言讥笑,“谢君宛你看看,你身边玩的都是些什么人家的,穷酸样,莫不是各大世家的小姐都不愿和你来往,也是,就你不知礼数的泼样,怕也没几个人原因和你一同玩耍。”

  真的是忍无可忍!谢君宛正待发作,只见方樱雪突然端起完好的那一杯茶,往自己手上浇去,手背很快红了一片,她亦疼的叫唤起来,“啊!你竟然敢拿茶水泼我!我的手……来人啊……把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子给我拿下!”

  身后的侍卫顿时拔出了剑,直指顾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