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辞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两极

朝辞夕 琉璃欲成仙 2482 2020.09.11 22:31

  园内的枯枝长出了新芽,偶尔有鸟儿叽喳飞来飞去。

  顾蓉的伤,就在这春意里逐渐痊愈了。

  脱下厚重的冬衣,换上春裳,正梳洗时,门外传来方仲的声音,“姑娘,可准备好了,我们要出门了。”

  今日是康城一年一度的花神节,方仲见她这几日都在府中呆坐,怕她闷坏了,今日特意带她出去游玩。

  顾蓉跟着他一块往大门走去,待看到门口的身影时,顾蓉不由悄悄与他低语,“你家王爷不是很忙吗?也要和我们一起去?”

  方仲也小声回道,“姑娘,这你得问王爷自个。”

  丁修焱这几日确实很忙,具体忙什么她不知道,也无意探究。

  方仲看顾蓉的神色,又低声解释道,“姑娘放心,王爷这几日只是办些公务而已,没有与别的女子见面。”

  这是什么话?顾蓉疑惑更甚,这句话听起来,好似她与丁修焱有什么私情似的。

  正待回嘴,已到门前,顾蓉只好作罢。

  花朝节,又名花神节,节日期间,人们会结伴到郊外踏青,姑娘们剪着五色彩纸粘在花枝上,称“赏红”。

  既然是踏青,四人自然徒步而行,一路上可见姑娘三两结伴,带着贡品准备去庙里请愿,祈求花神降福。

  方仲从摊子上买来个纸兔子,道,“姑娘,你看这兔子,像不像……”

  他话还没说完,身后一股大力冲来,方仲被冲得大力一扑,眼看就要撞上人。

  “方大哥!”顾蓉下意识要去拉他,全然忘却了自己现在武功尽失。

  前面的人循声回头。

  顾蓉和方仲两人哎呦一声,一人一个扑在了前面人身上。

  顾蓉额头狠狠撞在丁修焱胸口,疼的她脑子一阵晕眩,眉毛和眼睛都挤到了一起,忍不住捂住额头。

  身后的大汉不停的道着歉,“实在抱歉,我与伙伴打闹,无心的无心的。”

  顾蓉疼的厉害,这丁修焱看起来温雅端庄,身上怎么这么硬!她捂着额头抬起头来,丁修焱蹙着眉头道,“我看看伤得怎么样了。”

  说完就扒开她捂着的手,本来白皙的额头红了一块,他凑上去,轻轻吹了起来。

  他的眉眼近在咫尺,近到可以闻到他身上的龙涎香,还有鼻尖、嘴唇、下巴……顾蓉脑子嗡嗡的,一时间不能思考。

  到底是怎么样的爹娘,才能生出这么个人来?

  方仲皮糙肉厚,摔了一跤不痛不痒。

  这街上人本来就多,难免发生碰撞,训斥了那两人几句,便也不了了之。

  他细细的轻轻地吹着。

  顾蓉有些不自在,忙拂开他的手,“没事没事,不疼了。”

  有了这一小段意外,后来的行程,丁修焱始终走在她身侧,顾蓉也不好再和方仲说闲话。

  走着走着,几人都被路上的把戏吸引了,一时间驻足观看,只见人群中间,女子穿着一身花衣裙,扮做花神的模样,挎着篮子撒着花瓣。

  正看得起兴,旁边丁修焱递过来一个纸兔子。

  许是人多怕她听不清,他侧身过来,在她耳旁道,“赔给你一个。”

  顾蓉惊讶的看向他,好几次都想问出口,想了想又觉得不妥。她接过那只兔子,终于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对别的姑娘也是这般好吗?”话一出口,顾蓉就有些懊恼,她都问了些什么话!

  果然,丁修焱笑了,“除了你,我从来没正眼瞧过别的姑娘。”

  顾蓉不明白,为什么会是她,依照他的身份地位,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丁修焱还定定的看着她,说道,“办完事,我们就要动身了,言之,你跟我走吗?”

  他又道,“我以后,定会护你周全。”

  跟他走吗?顾蓉自己问自己。

  正不知如何作答,府里的下人神色匆匆寻了过来,见到丁修焱,急忙禀报,“王爷,计划有变。”

  那下人覆耳说了一会,只见丁修焱眸色陡然变深,声音也冷了几分,“你可瞧仔细了?”

  那人点点头,等待他下一步的指示。

  顾蓉不知出了何事,反正这花神节是玩不成了。四人打道回府,刚到门口,丁修焱便嘱咐护卫,“护好姑娘。”

  顾蓉也不问何事,只见他带着方仲匆匆离开。

  园里的人还是很少,闲来无事,她便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晒太阳。

  柔和的阳光懒洋洋的晒在人身上,让人昏昏欲睡,这样的日子,是父母最希望看到的,安安稳稳度过这一生。

  顾蓉呆呆的想,若跟着丁修焱,得他庇护,也未尝不可。

  她取下脖间的红绳,上面悬挂着一个玉啸,通体呈黑,触手光滑,看起来已有些年头了。

  顾蓉慢慢的端详着玉啸。若是有人在此,定会惊叹,这世上竟还有黑玉存在。

  这只玉啸是她下山的时候师父送于她的,里面藏了一只蛊,师父说只要吹响此玉啸,便能召集隐卫。

  去北元吗?顾蓉有些迟疑。

  可这世间早就没了她的家了,西元北元,去哪里都一样,而丁修焱,很好。

  顾蓉盯了半晌,终于吹响了玉啸。

  晚上丁修焱没有回来,院内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

  亥时,有护卫敲响房门,“姑娘,奉王爷的命,我们接姑娘去府衙。”

  顾蓉并未睡下,闻言打开门,门外丁修焱的护卫正等着她。

  顾蓉正准备跟护卫走,那护卫又提醒道,“王爷说了,姑娘若有紧要的东西,一并带去。”

  看来有事要发生了!

  顾蓉道,“没什么紧要的东西,我们走吧。”

  跟随护卫乘坐马车到了理县府衙,护卫带她去了后院,“王爷吩咐,姑娘在此等待,王爷一会就过来。”

  府衙内外都是官兵护卫,留她一人自然不会发生意外。

  可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顾蓉一个人坐在原地,不知做些什么,从这里看去,正好能看见府衙大门,方仲带着十几个人正疾步往大堂去,他们个个腰间佩刀,神色凝重,一言不语。

  顾蓉很快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子时,丁修焱来找她,夜露深重,见她衣裳单薄,问道,“怎么不多穿一件?”

  “我没……”

  “你且等等。”

  她话还没说完,丁修焱原路择回,很快去而复返,手上多了件黑色的披风,他将披风给她系好,问道,“言之,你愿意跟我回滁州吗?”

  他以为她会考虑,会犹豫,很快的,她点点头。

  丁修焱内心深处是欢喜的,只是到了面上,也只是一个淡笑,“好,我们先去燕洲。”

  府衙外,马匹已经备好了,十一个人翻身上马,准备赶往燕洲。

  今日巳时左右,城外发现大量东岳敌军,他们潜伏在城外多日,派人悄悄潜入城中,在百姓饮用的井水中投毒,导致许多人中毒上吐下泻,今日突然发难攻城,康城一时间人心惶惶。

  康城不是军事重地,兵力只有两千,而距康城最近的燕洲,是北元将领完达三万兵力驻守,最好的办法就是,搬救兵。

  方仲自告奋勇带领两千官兵守城。

  一行人很快抄小路出了城。

  春雨毛毛的下了起来。

  骏马溅过溪流,奔跑在无尽的黑夜中。

  天快亮的时候,一行人稍作休息。

  有人递了水囊过来,顾蓉认得他叫子云,道了谢,打开水囊喝了一口。

  她身上有些湿,却全然顾不得这些,问道,“我们大概还有多久能到燕洲?”

  子云听闻,有些奇怪的看向她,道,“姑娘,我们不去燕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