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辞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死别

朝辞夕 琉璃欲成仙 2375 2020.09.04 07:12

  半个时辰后,顾蓉下船赶路,一路打听,晓得了最近的一伙人押着犯人往理县方向去了。

  理县,不正是如今西元和北元的交界战地?

  顾蓉匆匆赶路追上去。

  沿途只有零丁老人带着年幼子孙南下逃难,路边依旧有逃难饿死的尸体无人问理,两边交战,不涉南地,南阳王管辖之地便涌入了大量的难民。

  越往理县走,人越少,天快黑时,远远的,便看见一股小队,不过十八多来人着官兵服,却用麻绳连起来绑了三十多个壮丁,都是抓去冲兵的。

  顾蓉一路奔波,身上灰尘尽染,脸上也灰头土脸的。

  此刻仔细查找,却见末处几个人未上绑绳,推着推车前行,稍有掉队不跟上步伐,后头马上便有看守的男人重重甩下一鞭,打得人眼冒金星。

  竟是李腾东的父亲李旺!

  “走快点!磨磨蹭蹭的!”马鞭又是挥下,落在一个妇人背上,那妇人衣裳破烂,脸上似是刚划伤,血淋淋的刀伤抹了一脸血,不知这一路受了多少歹毒对待,这一鞭一个趔趄,车身倾斜,本就满载物件的车,顿时掉了东西。

  李旺看着笑骂,一鞭挥下,一旁的男子扑身将妇人护住,生生受了这一鞭。

  顾叔!

  顾蓉心中大喜,还未来得及反应,便见树林中有箭羽厉射而出,两名官兵中箭,应声从马上栽了下来。一群土匪已经从树林中冲了出来,将这一队人通通包围起来。

  看着这三十多人的土匪,顾蓉暗道不好,又怕刀剑无情伤了顾叔,只得趁着混乱冲进交战区。

  顾平护着体力不支的妻子躲在倾倒的车旁,眼见一旁人惨死,只得咬牙拾起一把刀,把妻子扶起来,还没站稳,一个人狠狠扑了过来,大力将他两人撞散,李旺一刀已经砍了下来。

  “啊!”顾平惨叫,左胳膊被他砍断,血瞬间喷涌而出。

  李旺已发狂颠笑,“你两个有今日,要拜你侄女顾蓉所赐,害死我儿,我找不到她,便拿你二人给我儿偿命,顾蓉失去至亲,一定痛苦,也解了我心头大恨!”说罢举剑刺去。

  一剑深深的刺入心口。

  顾蓉刚越过马车,便看见一把锋利的剑正刺在顾平胸前。

  “顾叔!”她几乎龇牙欲裂,一把揪起李旺,转瞬夺了他的剑,一剑削了他的左耳,又偏了剑锋,将他右手手掌一剑砍下,却见他痛苦惨叫,满地打滚。

  顾蓉扑倒在地小心扶起顾平,掏出随身的银针连扎了好几个穴位,却止不住鲜血,顾蓉红着眼眶,眼泪倏的流了下来,“顾叔……是蓉儿不好,连累了你!”

  顾平几日下来接连受了太多折磨,又遭此重伤,李旺最后一剑命中心脉,便是华佗在世,怕也难以救活,临死之前还能见到顾蓉,他已满足,勉强嘱咐她道,“照顾好你婶。”

  那先前满脸血痕的女人,竟是顾婶!此刻她无力的靠在一旁,只定定望着顾平,唇色苍白。

  顾平却突然紧紧抓住了她的手,撑着一口气,“蓉儿,有一件事,我藏在心里许久……了,顾家蒙冤多年,我却一直苟活在世,对不起双亲和大哥大嫂的在天之灵,不知你心中可怨恨我?”

  顾蓉摇摇头,声音哽咽,“不恨。”

  顾平听她回答,却摇了摇头,话语已越发无力,“你……你当年……天真烂漫,遭……此变故,一夜之间性情大变……”

  顾蓉抱着他,阻止他说话,“叔,省点力,我一定会救活你!”

  顾平摇摇头,“我知晓你一身医术,江……江氏夫妇待你犹如亲生女儿,平生本领肯定倾囊相授……蓉儿……顾家就靠你了……”

  她点点头,又摇摇头,一颗心揪的发慌,只觉得唇中血腥,少时往事涌上心头,顾蓉发了狠,瞧见一旁打滚的李旺,急忙捡了剑。李旺见她泪流满面走来,眼眶却红的吓人,显然是悲到了极点,只觉得大仇得报心中好不痛快,大笑一声,毫不畏惧的瞪着她,眼看着她举起剑。

  顾蓉手起剑落割下他的头,她恍惚只觉得眼前一黑,竟当场晕了过去。

  她四岁被送到庐山拜了世外高人为师,整整十载,除了每年新年回家一趟,其余时间皆在练武,她自小便一点就通,举一反三,深得师父喜欢,渐渐的,师母便开始教她医术,对她的要求一日比一日严格,每日十二个时辰,除了睡觉三个时辰,都在学,琴棋书画一样没落下。

  十四岁那年,她终于跟师父拆过百招,达到了学成下山的条件,拜别师父回家。

  可是……

  “爹爹……娘亲……”

  一年的念想,被封条的大门,以及被斩首高挂城墙的人头。

  顾蓉从噩梦中被惊醒,只觉得自己浑身滚烫,想着莫不是发烧了。

  环顾四周,不知是哪里的帐篷,她正欲起身,帐外有人进来,是个着蓝色衣裳的男子,见她醒来,喜道,“小兄弟,你醒了。”

  顾蓉一愣,这才想起自己一身男装,又风尘仆仆,被人误会也不奇怪,开口问道,“我怎么在这?”声音亦沙哑无力。

  “你昏了两天了,李大夫说你常年郁结心头,导致气血虚弱,气血两亏,没有大半年调养,怕是不能根治。”那男子道,“你且安心在这住着,好好调养,莫要担心。”

  顾蓉心中千头万绪,一张唇色发白,急不可耐,“我叔叔呢?我婶婶呢?”

  男子安慰她道,“顾婶婶这时已歇下了,至于你叔叔……”他及时止住了话,有些同情的看着他。

  顾蓉一颗心似沉入冰窖一般的冷,她知道,顾叔的死已经是无法逃避的事实。

  顾蓉连着在床上躺了三天,这才有力气下了床,跟着汪原在火头兵里帮忙干活。

  长锋军为南阳王隶属军队,大将军岩锋为南阳王心腹,便是他除了山匪,救了顾蓉和顾婶,葬了顾平。

  “顾兄弟,吃饭了!”汪原远远的招呼她。

  顾蓉朝他摆了摆手,“汪大哥……”

  饭后,汪原给她熬好药,遵照军医李大夫的医嘱,一日一碗,连饮半月。

  顾蓉喝着药,只觉得此药奇苦,偏偏汪原就在旁边看着,倒也倒不得。

  军队的生活甚是有趣,顾婶帮着缝补,她帮着干活,转眼就到了理县郊地。

  驻扎营地,这一夜,零丁雪花飘落。

  长锋军分三营,六队,共三千人,根据可靠消息,曹光带领两万兵力驻守此地,三千对两万,无异于以卵击石,自寻灭亡。所以从驻扎落营的第三日,岩锋和副下就一直未动,等待下一步命令。

  同时,峦城传来了最新的消息,南阳王以兵马大元帅的身份回到峦城,镇守新都。

  高建在峦城如履薄冰,他需要谢长芳坐镇,方能主持大局。

  理县一战,便是箭在弦上,首发必须要胜!

  长锋军第五日的时候开始对理县进行小规模的骚扰,却不正面硬拼,正值冬季,雪花满天,撒的整个地面一片白,曹光早得了命令,怕中埋伏,是以一直未迎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