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辞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暴雨

朝辞夕 琉璃欲成仙 2602 2020.09.19 22:36

  峦城的夜已经很深了。

  “咚!——咚,咚!”

  街上传来打更的声音,伴着更夫的脚步声,寂静的长街冷风吹过。

  谢王府内。

  明灯之下,短剑尤为显眼,谢意看着它,久久没有动作。

  明八和九七在外头侯了许久,世子这个样子,他们真的也是第一次见,实在不敢进屋。

  他不是第一次见她,旧年时,他受命赴京,偷偷潜入燕城,被天机阁的人发现,一路追杀,不得已躲进船内,威胁了她。

  当时的她满脸惊惶。

  前几日在归京商船上,他又遇到了她,他甚至抱着她行了一路,却还是未认出她。

  昨夜,他不管她会不会水,就拖她下河,任她在水中挣扎,甚至在她昏迷的时候准备任由她自生自灭。

  她居然是顾蓉!

  可是记忆中的那个人,面对高手围捕依旧能全身而退,昨夜扣住她命门时,发现她体内内力全无,身体虚弱至极。

  谢意触摸着启鸳,想起顾蓉苍白至极的脸,想起她脚上的伤,想起她可怜兮兮的模样……

  “我叫顾蓉,顾盼生姿的顾,远山芙蓉的蓉。”十四岁的少女眼睛眨得如天边的星星一样。

  她笑盈盈的脸直勾勾的看着他,饶是在沙场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此刻在她面前,十六岁的他居然有些害羞,“我叫谢意,家住丰城。”

  往事啊……

  屋内灯火明亮至天鱼白,谢意竟一夜未眠。

  没有一人敢进屋劝说。众人离得远远的,这样反常的世子,实在是太可怕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天空黑压压的令人觉得压抑,这是暴风雨的前兆,然后顷刻,大雨倾盆。

  谢君宛还未起,听得雷声,屋外哗啦啦的雨声,打消了去王府的念头。

  听书苑内,九冬已归。

  大夫给顾蓉换过药,叮嘱了注意事宜,退了出去。

  “怎么样?”

  “属下在东岳逗留许久,访便各大医者,寻到了一丝踪迹,顺着踪迹找到了东岳皇宫的医首,找到了药。”

  九冬将东西递于桌上,“这就是解花语,还有一封残缺的药方,可后面几味药方被人毁去,年代久远,医首已不记得具体药方。”

  顾蓉把玩着白瓶,毁去?

  “把人带上来。”

  春丰领会,不一会就把女子押了上来,揭开了她的眼罩,只见女子原本娇艳的面容,此刻两颊红肿,显然被打过。

  屋门紧闭。

  地下的女子双手被捆,,春丰见她疑惑,在她耳边低语,“小翠姑娘打的。”

  “是你!”女子恶狠狠盯着她。

  “几日不见,你怎么如此狼狈了?”

  女子一口血险些喷出来,怒目瞪她,“要杀便杀!”

  倒是个有骨气的。

  顾蓉起身,踱步至她跟前,漫不经心道,“杀了你?你想的倒是美。”

  她的手微凉,覆上女子的面容,轻轻抚摸,语气温柔道,“我记得这脸颊我曾划过一道疤,不曾想一点疤都未留下,东岳的医者确实也有几分能耐,是不是啊?玉穆公主?”

  女子听得她的话,越想越惊,越惊越怒,恨不得将她咬碎,嘴硬道,“你既知我身份,便该知道,你若杀了我,一定会引起两国恶战,到时候民不聊生,你便是北元的罪人!”

  “罪人?”顾蓉想想,好像是有点道理,她点点头道,“说的有些道理。”她状作思考,继而道,“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杀你,我废了你的武功,割破你的脸蛋,再把你丢到妓院里面,啧啧……”

  “你敢!”

  她这死不服气的嘴脸终于惹怒了顾蓉。

  她突然用力捏住她的下颚,玉穆吃痛,依旧怒目瞪着她,顾蓉心里的怒气压制不住,冷冷道,“你哪里来的自信我不敢!康城内你下毒杀我,害我身中解花语,又用了见不得人的计谋毁掉康城,害得康城百姓流离失所,害得我大哥从此流离被通缉!”顾蓉手狠狠一甩,玉穆摔在地上。

  她回到座位上,再看向玉穆时眼底寒光一片,戏谑,“我不杀你,活着,比死了更好玩,风水轮流转,我当初在你手下吃了这么大的亏,现在讨回来,不过分吧,而且……”她微微一顿,突然笑了起来,“就算我一时失手杀了你,谁知道呢,你说是不是。”

  玉穆慌了起来,“不!你若敢这样,我绝对让我父王杀了你!放开我!你放开我!我杀了你!”

  “春丰,我刚刚说的,可记得?”

  春风点点头。

  顾蓉挥挥手,玉穆大骂不止的嘴被堵上,被拖了出去。

  这雨越下越大,呆在屋子里,倒是挺闷的,无聊画了半天的画,顾蓉觉得不对劲,平时最喜欢围在她身边的小翠,半天未见人,她问道,“小翠呢?”

  秋意正在给她研墨,“刚刚跟春丰去了偏院子。”

  “她跟去偏院干什么?”

  “属下起初也好奇,跟去看了一下。”秋意放了墨条,收拾好桌面,回道,“小姐不是说要挑断那东岳玉穆的手脚筋吗?小翠……她跟春丰请求让她来动手。”

  顾蓉惊讶不已。

  偏院内,女子的惨叫声被封在这小小的屋内,夹杂着瓢泼大雨,被淹没在听书苑内。

  顾蓉找到小翠的时候,她正站在廊下发呆。

  顾蓉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微微叹了口气。

  晚上的时候,小翠进门伺候,顾蓉看她肿得跟桃子一般的眼,只当看不见。

  她翻着厚重的账本,小翠把灯挑亮,往她跟前挪了挪,侯在一旁。

  “算了,歇息吧,今日不看了。”顾蓉把账本一放。

  小翠看着她,欲言又止,默默的给她宽衣。

  顾蓉不忍见她这般,坐在床榻上,道,“是不是有什么想要说?”

  她抿抿嘴,头垂得比往日哪一次都低。

  “你是康城人。”

  小翠点点头,声音低不可闻,“我家原本住在康城,许了婆家,习了三书六礼,聘礼都抬到了府上,只是……只是那日成婚,花轿遇到了东岳国的人,他为了救我,死在了那女人的手里,他们一行人极少,可是走得很急,我还听到有人叫她公主!我得以活命,逃回康城时,那里已经是一片废墟,我又见到了那个女人,我忘不了她那时的眼神,她下令活口一个不留,康城死了很多人,很多走不动的老人和小孩,被他们当成蚂蚁一样屠杀。”

  那些昔日的邻里,认识的不认识的,鲜血染红了整个地面。

  “我无奈之下投奔沥川做生意的叔叔,却被叔叔卖给了人口贩子,途中被老爷所救,老爷本不愿意带着我,那日我偷偷跟着他们……”小翠抬起头,不知觉已泪流满面,“我看见了小姐,我大概猜到你们关系极好,你离开之后,我死缠烂打,并以永远做小姐丫环为由,终换得他们庇佑,才在这乱世之间生存下来。”

  顾蓉没想到小翠的经历会如此坎坷,听到她提起沥川,问道,“你在沥川城见过我?”

  “偷偷见过,那日我躲在屋里。”

  顾蓉点点头,想着大概是她真的没注意。那时大哥改名投军,在一次围剿土匪中大获全胜,救了当时的将领,得他提携后,在镇压南部乱贼中拔得头功,引起了朝廷的重视,回帝都复命时,他们曾在沥川城短暂一叙。

  顾蓉挥挥手,小翠便退了下去。

  轰隆隆的雷雨声,让她无法入睡,辗转反侧,突然挺身而起。

  她此刻才发觉,贴身的启鸳不见了。

  她深吸一口气,躺回床榻。

  谢意。

  记忆与那年的冬雪重合,那个少年倒在雪中,唇色发白,那一开始被她视为最美好的一年,不曾想是她人生中最悲痛的一年,后来每每下雪,就想起谢意,就想起迟归的她,家人的血。

  他们,终究是有缘无份。

  顾蓉闭目,渐渐沉睡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