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辞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夜半

朝辞夕 琉璃欲成仙 2452 2020.09.18 20:29

  夜晚很快来临,寺内还有灯火未熄,只是香客已去,显得无比寂静。

  厢房内,烛火微弱,有人叩响了房门,屋外的人道,“小姐。”

  秋意打开房门,男子入屋。

  顾蓉正坐在屋内喝茶,见他赶来,“你来了。”

  “已经按照小姐的吩咐,山脚出口都安排了人手,我带了两个身手好的上山来了。”

  春丰轻飘飘落在院墙上,“小姐。”

  “进屋说话。”

  东阁厢房内却亮如白昼,房内并未点灯,架子上放着夜明珠用来照明,桌上的棋盘正下到一半。

  “世子。”白天拦门的黑衣男子禀道,显然春丰惊动了他。

  “母亲此次上山,主要祈愿父王身体安康,不要节外生枝。”

  “是!”

  了云又下一子,破了棋局,黑子顿时溃不成军,他笑道,“世子似乎心不在焉,老衲险胜。”

  对面的人捡起黑子,将黑棋放回瓮中,道,“方丈潜心修行,是我心中牵连太多,不管何种原因,都是技不如人。”

  了云阿弥陀佛道,“王爷近日身体如何?”

  “大不如前了,都是征战留下来的老毛病了,母亲这一趟,也是求个安心。”

  两人收拾好棋盘,新的棋局已经开始了。

  另一头,春丰得令入屋,禀道,“一共十三人,就藏在后山的流水瀑布里面,他们的饭菜都是亲自试过的,属下不好下手,怕打草惊蛇。”

  “十三个?”

  “小姐放心,必定将人带回!”

  “要活的。”

  “是!”三人齐声道。

  “走吧。”她率先出屋,小翠慌忙给她系上披风,“夜里风大,小姐莫要染了风寒。”

  “小姐……”春丰叫住她,有些欲言又止。

  顾蓉见他犹豫,知道事必有异,说道,“有什么话就说。”

  “属下刚刚过来,发现四面隐藏了不少高手,但辨气息,不似东岳一路。”

  “几人?”

  “不下十人,气息浑厚,是高手!”

  能让春丰称为高手的必定棘手,她思索了一会,为了把握,道,“把人调上山。”

  “是!”春丰得令出屋,飞快下山召集人手。

  顾蓉踏出屋门,只觉得漫天星光,好不漂亮,月如圆盘,高高悬挂,像极了庐山的夜色,她心底深处生出思念,一别数载,不知师父师娘身体可好?

  步出院门,拐了弯,听到远处有人说话,似乎是在赏月。

  她无意惊扰,正欲避开,却不想远处的人突然叫住了她,问道,“姑娘也是来赏月的吗?”

  妇人年纪看起来像是四五十左右,穿着一身暗金色衣裳,她脸上带着笑,似乎为这夜半山寺竟能遇到同来赏月的女子而颇为高兴。

  空气里气氛突然莫名的冷。

  “小姐!”九月在她耳边低叫了一声。

  秋意亦凝重了脸,“有高手!”而且不止一个!

  秋意和九月对望一眼,人多他俩并不畏惧,只是小姐身子虚弱……

  难不成这周围的高手都是为了眼前的妇人?

  顾蓉心头极快的闪过这个猜想,带着笑向她走去,道,“小女本被这星月吸引,不曾想扰了夫人,实在抱歉。”

  “我一人实在闷得慌,姑娘若是不嫌弃,不如我二人一老一少一起作伴可好?”

  顾蓉欣然应允,扶着她,“夫人虽年纪比我大,但风采依旧,年轻的时候定然是个美人,谈何老字,这岂不是在揶揄小女子。”

  九月和秋意跟在她身后,但见顾蓉挥挥手,道,“去吧。”

  “是!”

  两人离开,顾蓉扶着她,妇人望着月色感慨道,“一把年纪了……”

  顾蓉见她没有往下说的意思,也安静的立于她身侧。有时候人就是这样,莫名的想要人陪伴,却又无从说起陪伴的原由,两人静望月色,各自心思。

  今夜无论如何,都得把她留住了。

  顾蓉主动开口道,“不知夫人,可喜欢音律?”

  “偶尔听听。”

  “月色当空,也算良辰美景,不如让我来为夫人抚琴一曲?”

  “这自然是好。”妇人喜笑道,“来人啊,去取琴来。”

  不一会,有丫环去而复返,带了一把瑶琴,递于她,顾蓉接过琴,几人走至亭内,顾蓉微微调音后,弹起了思江月。

  琴声柔和,轻且悠扬。

  妇人望着亭内的顾蓉赞许道,“若是我女儿,能有她一半的温婉懂事,那该多好……”

  护卫想到正在厢房中熟睡的人,摇摇头,幸而妇人并未瞧见。

  顾蓉一连给她弹了两首曲子,又在茶艺上小谈了一会,后来干脆扯下腰间的荷包说起了针线活,不知不觉,夜色深浓,直到丫环提醒她,“夫人,夜深了,该歇息了。”

  “什么时辰了?”

  “子时已过了。”

  时间竟过的如此快?

  顾蓉随她起身,带着深深的歉意道,“不曾想夜色竟已深,夫人回房歇息吧。”

  妇人点点头,对顾蓉生出浓浓好感,拿着她的荷包,“这荷包?”

  这是喜欢的意思?

  顾蓉笑道,“这荷包是我自己绣的,今夜就赠与夫人了。”

  “不知道姑娘是哪家的千金?”

  她回道,“王家。”

  “可是王淹王大人家?”

  “正是令兄。”

  妇人点点头,对她更是满意。

  顾蓉便笑,“离得不远,不如我送送夫人?”

  妇人欣然应允。

  顾蓉送她到院门前,看着她进院,这才回了自己的院子,但见屋外只有小翠一人在守着,显然春丰秋意几人还未回。

  两个多时辰了,莫不是出了什么意外?顾蓉有些担忧,她再不犹豫,独自往后山方向去了。

  路并不远,走了一会,听得水声哗哗的流,却不见半点人影,她心中有疑,大着胆子往前走,渐渐的离山寺越来越远,踏过小桥,只见前方火把突然升起,顾蓉一惊,脚下未看清,踩在不知是什么东西上,脚上传来剧痛,她瞬间就白了脸色,弯下身子忍着疼一看,不知是谁放了扑兽夹,掩在了草里,竟被她踩中了。

  顾蓉内心暗道糟糕,忍着痛侧身挪到树下,幸而这里的草长得茂密,她才得以藏身。

  她靠着树喘了一会气,掏出怀中的手帕,弯腰咬住自己的膝盖,两手用力掰开了捕兽夹,然后用手帕把伤口简单处理包扎了一下。

  她再不敢动弹半分,想凝神去听他们说什么,离得不近偷听无果,心里自己把自己骂了不知几回。

  顾蓉发愁的靠在树下,脚踝处伤口撕痛,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忽有异物落在眉睫上,顾蓉伸手摘下,一看竟是一片青叶。

  树上有人!

  “什么人在那!”

  她正抬头往树上看去,听得这声怒吼,暗道不好,再不管其他,对着树上的人低声催促喊道,“救我救我!”

  树上黑影闪过,她转眼被人抱起,消失在原地。

  那点火的大汉举着火把赶到,却未看到人,以为是老大多心了,不曾想火把一转,刚刚顾蓉躲藏的地方血迹斑斑。

  “大哥!有人!”

  “给我追!”

  顾蓉被人抱着,眼见身后的人快追了上来,这溪流如此宽,桥又那么远,她还没想到办法,抱着她的人问道,“会水吗?”

  啊?

  “我……”她一个我字还没说完,只觉得口耳似被灌入水,鼻子呛气难以呼吸,男人已经带着她跃进溪流中。

  顾蓉只觉得发闷,大口大口的吐气,一张嘴涌入的全是水。

  她不会水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