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辞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踪迹

朝辞夕 琉璃欲成仙 3009 2020.09.07 19:30

  “姑娘……姑娘……”岩锋一声一声叫她。

  李大全神贯注,沉声道,“药!”

  顾蓉将金创药撒了上去。

  “姑娘……”

  得不到顾蓉的回应,岩锋急切的想要抓住她的胳膊。

  他稍有动作,腹部鲜血立即涌出冲散了药粉,顾蓉急忙按住他,重新给他上药止血,一边安抚道,“将军,我在,你说。”

  “将军你醒了!”三人听到岩锋转醒,已经围了过来。

  “姑娘,你救救她,救她啊!”

  顾蓉神色凝重,强按住岩锋防止伤口血崩,匕首刺穿了腹部,伤势很重。

  李大将纱布快速穿过他肋下,纱布第一层很快被血浸透,一层层绕上,金创药起了作用,渐渐止住了血。

  岩锋已经颤巍巍的掏了东西出来,那三人一直焦急的看着他,此刻见他有所动作,察觉到他要做什么,瞬间大惊,“将军!”

  岩锋大力的抓住她臂膀,仿佛要将一身力气耗尽,“此乃我谢家信物,执此物,北元国境内所有谢家军听命差遣。”

  三人跪道,“将军三思!”

  如此重要之物顾蓉断然不能要,“将军,顾蓉承受不起!”

  岩锋似听不懂她的拒绝,“请姑娘,务必不惜一切把郡主带回,如若……如若带不回,就杀了……她!”

  听此言,顾蓉内心一震,抬眼去看他,却与岩锋悲戚的目光对上,那眼中含了泪光,不忍又决绝!

  谢家嫡女,绝不能为人质!

  他定定的望着她,目光悲怜。

  岩锋对她竟全然信任,居然要将如此重要之物交付于她,出乎了她的意料,他看着谢君宛长大,如今说出杀了她这三个字,心中该如何悲痛欲绝?

  顾蓉沉默片刻,无法推脱,“将军放心,我一定毫发无损的带她回来!”

  岩锋听闻心一松,再一次晕了过去。

  李大包扎完毕,半晌凝神,他大病初愈,一会下来,已是汗襟连连,长吁一口气,道,“伤得很重,但命是保住了。”

  顾蓉将他扶起,那手中的令牌和怀中的护身符如烙铁般炙热。

  “报!”帐外传来急报声。

  “进帐!”

  那信兵得命进帐,“报,城外五十里处发现西元大军!”

  西元!

  三人相视,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

  “全城戒备!再探!”

  “是!”

  顾蓉欲将令牌退回,如此紧急战事,这么重要的令牌在她手上,实在不合适。

  “姑娘!”那三人大慌,不敢接这令牌。最高的汉子名王信,他盯着顾蓉手里玄黑的令牌,道,“按照道理来说,此令牌在你手上极为不合适,但此乃将军所托,又事关郡主生死,郡主牵着两国军心,这实在是让我三人好生为难。”

  王信的弟弟王守仁已经接道,“我等三人要驻守理县,军情紧急,实在脱不开身,一切事宜,万望姑娘保重!”他说得情真意切。

  其他两人同道,“姑娘保重!”

  天已近晌午,冰雪早已消退殆尽,寒冷的冬天终于在这最后一场大雪中宣告结束。

  顾蓉将兵符留给李大,让他代转给岩锋。

  道上有人疾驰打马而过,直奔平洲城小道。

  待过一个时辰,便来到了荒城外,但见尸体遍地,显然就是谢君宛被掳走的地点。

  顾蓉望向远远还看不到城门的平洲城,掉马直朝着小道追去。

  天逐渐变暗,渐渐的昏暗起来。

  摆渡的船家正歇在渡口边上,眼见天黑,冷风吹在人身上不免发凉。正收拾东西准备归家,摆弄绳索时听见身后有马蹄声响起,他回头看去,一个美丽的姑娘正翻身下马,朝他走来。

  这天都黑了,难不成还有人要过河?

  船家问道,“姑娘这半夜莫不是要过江?”

  “劳烦船老大了,我现在要过江。”

  船家犹豫了,“天色已晚了,又只有你一人过江……”

  “我出双倍价钱,还烦请店家帮个忙。”女子从钱袋中掏出一串铜钱,已经足够来回几趟的了。

  船家欣喜,伸手接过,刚抬头便看见后面有东西疾射而来,他本能推开面前的姑娘,喊道,“小心!”

  那姑娘被他推开,立马抬头看去,只见刚刚还在说话的船家咽喉被一箭射穿,一命呜呼。身后传来响动,寻声望去,第二支箭已经朝她射来。她手动刀出,将箭打掉,黑暗中听得急促的哨声响起,显然是在呼唤同伴。

  黑暗中的人已经动身离开。

  她追了上去。

  黑夜中透过稀松的树叶缝隙,有辆马车正停在不远处,八人守在马车旁边,而刚刚偷袭不成的黑衣人跟同伙刚刚归队。

  “干掉了吗?”马车内有女人出声询问。

  大汉摇摇头,“来的是个女的,被她逃了一劫。”

  车内的人沉默片刻,道,“别因小失大,带走人才要紧。”

  “是。”

  难不成这马车里的是谢君宛?

  藏在树上的姑娘锁眉,越想越觉得极有可能,悄悄跟了上去。

  此人正是顾蓉。

  一行人渐渐走远,却没想到后面已经跟上了尾巴。

  一行人一夜行至天亮,直到晌午都未停下休息,他们走小路绕过平洲城,终于在黄昏时分,进了康城。

  康城现在隶属西元,北边是川周,前元国一直利用康城的地理位置,与东岳和其他小国通商,这里聚集了大量的外来人口走货,鱼龙混杂,律法极为松散,而且时常会发生小规模的打斗事件。

  顾蓉跟着他们进了同一家客栈,为了防止被人认出来,特意在路上买了寻常出门带的遮阳面纱,透过纱面能正常活动,又不会被人认出来。

  她哪里知道,昨晚夜色漆黑无月,渡口灯又昏暗,那偷袭的人离得远,只从身形上判断出她是男是女,至于样貌,还真没看清。

  顾蓉盯着马车,那一行人极为警觉的观察了一下四周,这才将人从马车带了下来,赫然是谢君宛无疑,只是她行走缓慢,双手被捆,掩在宽大的衣裙下,脸颊浮肿,显然被人打过。

  顾蓉见她无大碍,心中暗喜,暗道真的是老天有眼。

  待他们进了客栈以后,她尾随进入,要了在他们对面的一间房。

  急急忙忙的赶了一夜的路不休息,现在停下,怕是要歇上好半天。出了康城,可就是东岳的土地,再要动手可就难了,避免夜长梦多,今夜无论如何也要动手。

  顾蓉心中有了主意,小憩片刻,等待天黑。

  夜渐渐暗了下来,华灯初上,客栈外载歌载舞,街巷烟花高空一齐点亮,照亮了康城的万家灯火。

  “小姐……”门外有人说话。

  “你们去吧,早些回来。”有女子回道。

  便听得脚步声下楼,顾蓉从一旁的窗户看去,果然看见五个大汉结伴出了客栈的门。

  他们一行十一人,现在没了五个......顾蓉瞬间有了更好的主意。

  顾蓉换上男装,待几人走远后,亲自点了火,不一会,屋内便烟火滚滚。

  她一把推开自己房门,用力拍响了对面的房门,“来人啊,着火了着火了……救命啊……”

  今日是佳会,又是刚刚入夜,大家都看灯会去了,客栈里人极少,半晌小二听到动静才急急忙忙跑上来,对面的门也被人打开。

  是个彪悍的男子,一见对面屋内火光冲天,立刻向屋内的女子汇报,“小姐,着火了。”

  他们面临了两个选择,要么漠不关心现在离开,要么抽出人手去救火。

  顾蓉一边叫喊,余光偷偷瞧见谢君宛被押在角落旁。

  屋内的女人说话道,“三儿,跟老四一块去搭把手……”

  那慌忙赶上来的小二与顾蓉对视一眼,顾蓉微不可见点点头,小二便奔在前头,“两位大哥快随我去拿水桶……”

  “小心些。”那女子嘱咐道。

  顾蓉跟了上去。

  屋内便只剩下三人。

  顾蓉跟在三儿和四儿身后,刚到后院,趁其不备,手起刀落,从后面将两人解决,却也吓坏了带路的小二。

  黑暗中火光和灯光映照出女子姣好的面容,毫无表情的盯着他,“带着钱,离开康城,否则你这条命保不住可别怪我没提醒!”

  她匆匆转身又回了客栈,“不好了不好了……”

  很快那扇门又打开来,“发生了何事?”

  “刚刚有好几个人,在后院,将那两个大哥砍死了……”

  莫不是追来了?女子心中有疑,已经嘱咐,“六儿去探探,务必小心!”

  “是。”大汉转眼下楼去了,很快消失在拐角。

  顾蓉一脚踏进屋内,关上门。

  女子蒙着面纱,见眼前的男子不对劲,神情戒备道,“你搞的鬼?”

  “到现在才知道是我搞的鬼,未免有点晚了。”

  女子微微后退,厉声道,“杀了他!”

  两名大汉立刻拔了刀,一出手便是要命的杀招,顾蓉无意缠斗,贴身短刀已现,两刀便是两条人命。

  见此情景,女子不由连连后退。

  她此次出门,挑的都是一等一的侍卫,居然在他手里被一刀毙命!

  女子色变,面纱下脸色铁青,厉声问,“你是什么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