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朝辞夕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双顾

朝辞夕 琉璃欲成仙 2510 2020.09.17 21:41

  吃完饭,顾蓉继续埋头苦干。

  不知不觉夜已深,小翠备好了洗澡水来叫她,“小姐,水备好了,忙一天了,沐浴更衣解解乏吧。”

  顾蓉恩了一声,在纸上落下记号,扭了扭脖颈活动筋骨,小翠见她起身,忙得要给她脱衣服,顾蓉摆手制止,自行脱了衣裳,泡在浴桶内,她刚放松,只觉昏沉的睡意席卷而来,靠在桶内竟睡着了。

  第二日醒来天已黑尽,顾蓉觉得身体无力,抬了抬手,侯在一旁的秋意见她醒来,大喜道,“小姐,你醒了。”

  秋意扶她起身,顾蓉依稀记得自己是沐浴时睡着的,却不知自己睡了多久,问道,“我睡了多久?”

  “小姐睡了一天一夜,大人来了一趟,见你未醒,留了话便去盐都了。”

  她想起大哥昨日说过的话,遂起身问道,“府中今日可有何事?”

  秋意答道,“府中无事。”

  那就好,顾蓉换了身衣裳,只觉得精神十足,问道,“我有些饿了,有吃的吗?”

  “有,小翠早就备好了,在厨房温着呢,秋意这就去吩咐。”

  她竟昏睡了一天一夜。

  顾蓉目光落在书桌旁,桌上压着昨日观至一半被打断的峦城地形图。

  “西郊……”

  她显然不知会碰到自己,那么她在西郊树林安排人手是什么目的?那女子身姿婀娜,异常美丽,而且随行的身材比起一般人要高大许多,女子纵使掩了面纱,也难掩身姿,这么厉害又明显的几人,混在帝都内,怕不好藏匿吧。

  顾蓉看着地图上密密麻麻的图字,目光锁定在西侧。

  东岳的人,混迹藏身在峦城,目的是什么?

  她提了笔,目光锁定在青山寺上,轻轻画了一笔。

  青山寺。

  她不敢藏身在市井中,应当是怕被人认出吗?她是东岳人,东岳和北元水火不容,看她的样子,肤若凝脂白玉,天生倨傲,在东岳绝不是普通女子。

  顾蓉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她又仔细将所有细枝末节重新梳理一番,更坚定了心中的猜测。如果她内心的猜测都是对的,那这女子的身份便不言而喻了。

  阿巴特、玉穆?

  想要知道她是不是玉穆,去青山寺庙一探究竟便晓得了。

  “秋意。”顾蓉提笔,唤了声秋意。

  “小姐。”小翠和秋意正端了饭菜进来。

  “准备一下,明日我们去青山寺。”

  她将青山寺圈起,脑中女子的样貌深刻不已。

  你可千万躲好了,别落到我手里,不然这账,我可要百倍奉还的!

  第二日顾蓉带了春丰和秋意、小翠三人随行,行至山脚,马车无法再前行,远远的半山腰传来钟声,伴着山间的云雾,倒真有些世外庙宇的意境。

  小翠扶自家小姐下马车,跟在身后,四人徒步而上。

  到了寺庙,许愿,上香,捐香油钱,待这一步一步慢慢下来,日头已是高挂。

  顾蓉站在石阶栏旁,只觉得一旁有人在瞧她,她回头看去,有个老和尚正向她走来,行至跟前,她行了个佛家礼仪。

  “我乃本寺主持了云,姑娘心善,为寺内捐了一万两香火钱,了云代本寺感谢姑娘的慷慨解囊。”

  “原来是了云大师,失敬。”顾蓉微微屈膝行礼,道,“我受凡尘俗世纷扰,心中有惑,想请大师帮助指点一二。”

  了云引路,道,“如此,姑娘请。”

  顾蓉跟在他身后,穿过长廊,拐了个弯,凉亭便现于眼前,此凉亭四面环屏风,用的是寻常的木块,雕的手工却鬼斧,桌上还备有纸墨笔砚,看来所有的重客都在这里接待了。

  “前院人多声杂,此乃我寺内后院,常待众生。”

  顾蓉心中了然,坐下,环顾四周,笑道,“这后院倒是颇为清幽,是个修习的好地方。”

  有人奉上茶,很快就退了下去。

  了云问道,“不知姑娘心中有何惑?但说无妨。”

  顾蓉无甚可算,可是这攀谈的借口,还是找得足,此刻微做感伤状,说道,“我年少时,曾定下一门亲事,大师帮我瞧瞧,这门亲事如何?”

  了云递给她纸笔,顾蓉接过,提笔写下顾字。

  了云接过一瞧,问道,“老和尚冒昧,敢问姑娘芳名。”

  “顾蓉。”

  了云笑,“姑娘……”他微微思蹴,片刻道,“姑娘心中早已决策,再问岂非自寻无趣。”

  顾蓉听得他言,一时竟沉默,半晌道,“我先前以为出家的和尚大多都是招摇撞骗的多,不曾想大师是高人,竟一眼看出我心中所想。”

  “姑娘聪慧绝顶,这门亲事自然是美满。”

  刚夸两句他就胡言乱语了,顾蓉附和着点点头,看向自己写的顾字,疑问道,“大师,此顾字何解美满?”

  “姑娘来解惑,解的却是自己,但顾蓉二字,又只提笔一顾,姑娘随手一写,偏偏是顾字,不是张、王或者别的什么字,顾为根本,心之所起,兜转来回,是天之注定,必然美满。”

  顾蓉听得他说的一套一套的,暗道神棍果然都是有些唬人的本事,可她不信这些,如今闲扯多时只觉头疼,万幸是春丰已回,她微微点头示意,小翠便递了一张银票过去,了云行了一礼,坦然收下,道,“罪过,罪过。”

  “我看这寺内景色不错,想观赏一二,大师恕罪。”

  “姑娘请自便。”

  顾蓉四人离开,春丰眼中有异,行至无人处,这才禀道,“我查看了这寺内外,未有何不妥,只是后山颇为古怪。”

  “古怪?如何古怪?”

  “说不上来,透着怪异,而且这后院偏处,还有一间小厨,本来这有一间小厨不奇怪,奇怪的就是,这小厨做了许多荤菜,属下记得青山寺有严格的戒律寺规,不允开荤,否则逐出寺门。”

  顾蓉捏着刚才的顾字,眼中闪现寒光,她攥紧,纸张在她手中揉成废纸,被她丢弃。

  “盯牢!”

  “是!”

  春丰得令下去,顾蓉盯着他离开的方向,喃喃道,“你可莫要叫我失望啊,玉穆!”

  看来今夜要留在这了。

  “走,去找了云。”

  三人返身回到凉亭,刚刚靠近便被拦下,两名黑衣男子架着手中的剑,一脸肃杀道,“闲人远离!”

  秋意挡在身前,一脸不悦,何时自家小姐竟被人如此对待过!

  她声色厉茬道,“放肆!”

  “秋意。”顾蓉轻唤一声。

  秋意不甘心收了剑,就这短短一刻时间,已惊动亭内的人,了云从亭内踱步而出,见她去而复返,阿弥陀佛道,“原来是贵客去返。”

  顾蓉回礼,并未有所动作,“扰了了云大师,十分抱歉,我等几人有些乏了,今日想在寺内住宿一晚,还望大师行个方便。”

  “与人方便,便是与己便,姑娘去得堂院找了无师弟,他自会安排妥当,了云还有事在身,不能为姑娘引路。”

  “大师客气了。”

  顾蓉三人自行问路去了得堂院。

  了云回到亭内,亭中男子已提笔写下字。

  “这……”了云接起,微微诧异。

  “有何不妥?”

  了云摇摇头,面色已如常,“不知世子要问些什么?”

  “缘。”

  了云瞧着纸上的字,却笑道,“不瞒世子,刚刚亭外的姑娘半时辰前,在我这里写的也是一个顾字,问的姻缘。”

  男子淡淡道,“世上竟有如此巧合之事。”

  了云提笔,在空白纸上复写一缘字,递于男子,“世子,签面。”

  他接过,看着了云的缘字。

  了云笑道,“今日之巧实在巧,姑娘的签面美满,那世子的缘,亦是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