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反派总想攻略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八卦门主的自我修养21

反派总想攻略我 清日月 3124 2019.05.30 21:19

  宋念疑惑:“那为何……”

  南妤潇:“我说了你不该杀这两人不是因为他们不该死,为师不想让你因为两个不值当的东西脏了手,你明白吗?”

  宋念心里微震,他没想到师父认为他不该杀人的原因是这个,而且,师父居然还为了他孤身一人跑去凶险的冰川为他取珍贵无比的冰晶莲。

  他错了,真的大错特错……

  辜负了师父的一片苦心,还让师父如此难堪。

  他现在已经入了魔道,而只要他入了魔这件事情被传出去,外界的那些流言蜚语和诋毁足以将师父从神坛扯下来。

  现在唯一能够挽回局面的办法就只有他主动请求解除师徒关系。

  只要他们两个解除了师徒关系,无论他宋念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都不会再牵扯到师父身上。

  可是他怎么舍得离开这世间最好的师父呢?

  “我……”

  宋念沉默半晌,干哑着嗓子道:“师父,是小念辜负了你的一片苦心,无论师父怎么责罚小念都行,就算是…就算是不要小念了……”

  说着说着,宋念的眼眶就红了,眼泪在眼圈打转。

  小家伙就算是入了魔,这动不动就哭的习惯也还是没变啊…

  她也没说要把他怎么样啊,怎么就又哭给她看了。

  [宿主,你看反派哭得这么惨,简直我见犹怜啊,宿主快哄哄反派吧!]

  这还用你说?

  001:得得得,它闭嘴。

  宋念低低地垂头,仿佛在接受南妤潇的宣判。

  南妤潇一只手托住宋念削瘦的下巴,迫使宋念抬起头来,见他眼泪汪汪的一副可怜样。

  “你记着,师父永远都不会抛弃你,即使你堕入魔道,你也仍旧是师父唯一的徒弟。”

  “所以现在不要想那么多,乖乖在家里养伤,等你养好了身体,师父带你去凡间散散心,顺便再收拾几个蹦跶的正欢的小蚂蚱。”

  “可是师父…我现在是魔道中人了,如果让别人看到你与魔道人士在一起的话,肯定会找你的麻烦的。”

  宋念踌躇了一会儿,道出自己心里的担忧。

  他不怕自己会被外界讨伐,但他怕师父被外界诋毁。

  “你对你师父就这么没自信吗?况且我何时又在意过那些外人的言语?”

  南妤潇表情不变,凝视着宋念。

  宋念只觉得自己满腔爱意无处倾泻,他很想告诉师父自己喜欢他,但他怕自己一旦告诉了师父自己的心意,他们两个之间就连师徒都做不成了。

  南妤潇:“你老实待在家里,我出去一趟,回来给你带好吃的。”

  宋念:“…好。”

  他会乖乖在家等师父的。

  ————————————

  南妤潇出了宗门,先是去了自己买的一整条街,跟他们说了以后永不接待凌霄和晚瑶二人。

  又去了凌霄的门派,见了掌门,直接斥巨资把整个门派买下来了,掌门也仍旧是原来的那个,但不会再让凌霄留下来了。

  之后又去晚瑶的门派如法炮制。

  她倒要看看,顶着被宗门赶出来的耻辱,男女主会沦落到什么境地。

  办完大事的南妤潇又跑去味极楼,给宋念买了招牌秘制烧鸡。

  凌霄被掌门赶出来之后,一脸懵。

  什么情况?他怎么莫名其妙就被赶出来了?

  凌霄旁边还扔着别人给他整理出来的行李,俊眉微皱,“掌门,是我做错了什么事吗?”

  须发皆白的掌门突然得到了真正的金山,心情极好,对这个门派中优秀的后辈印象也还不错,笑呵呵地提点了他几句:“凌霄啊,你以后做什么事情要想想后果,别那么冲动,不然得罪到什么人就不好了。”

  他什么时候得罪人了?

  莫非……是那日的那位姑娘?

  除了她,凌霄再想不出自己得罪过谁了。

  这位尊者居然有这么强大的能力,居然让掌门都妥协了。

  并不是凌霄自大,凭他的实力和背景,就算离了这个门派,也照样有的是门派想要收他。

  想到这,凌霄不屑地看了一眼掌门。

  不就是个破门派的掌门么,他可是当今受宠的皇子。

  凌霄嗤笑,端起了自己皇子的架子,傲慢地回了一句:“那掌门就后会有期了。”

  就准备离开这个把他驱逐出去的地方,行李也不拿了,他这么有钱还要什么行李。

  不过下一秒他就装逼不成反被打脸。

  一个看不惯他很久的师兄直接把行李扔到他身上,还附赠了一句:“别忘了拿你的行李,我们门派又不是收破烂的。”

  气的凌霄脸都绿了。

  等以后他强大了,一定要狠狠地把他给收拾一顿!

  他最好祈祷以后别犯在他手上!

  凌霄灰溜溜地回到皇宫,对于皇帝的询问一笔带过。

  他让小宁子放出了他脱离门派的消息,相信过不了几天就会有一大堆门派亲自过来争取他。

  然而这种自信还没有维持几天,他就发现,从前极力争取他,为了他还差点跟掌门打起来的云掌门对于他脱离门派的消息居然无动于衷,不仅是他,别的门派也毫无动静。

  凌霄脸上有些挂不住,刚派出心腹出去打探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刚被门派驱逐出来又被几个早就看不惯她的师姐师妹们狠狠地收拾了一顿的晚瑶来了,红肿着眼睛,身上伤痕累累,旧伤未愈,又添新伤。

  晚瑶委屈的要命,轻轻动一下就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散架了。

  看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委屈一股脑儿的倾泻出来,眼泪直接就流下来了,小碎步过去抱住凌霄的腰就开始梨花带雨的哭。

  凌霄大概猜出来了原因,对于哭得这样惨的晚瑶不但没有往常的那种怜惜之心,反而觉得有些烦。

  天天就知道嘤嘤嘤,一受到委屈就跑来他这里哭诉,一点都不像那位尊者那样爽利,有什么仇自己直接报。

  晚瑶:“霄哥哥,我被门派驱逐出来了,那几个平常看不惯我与师兄们走的近的师姐和师妹还伤了我,你看,我的嘴角都流血了。”

  说着,晚瑶就抬头,用手指着自己流血的嘴角,好让凌霄看的更清楚一点。

  凌霄微微忍住心中不耐,这才多大点儿小伤就要死要活的。

  况且,她要是没有和那什么师兄走的太近的话,怎么能被那些女人收拾?

  说到底,还是她自己身上的毛病。

  凌霄故意别开这个话题,转而问道:“如今你也被门派赶出来了?”

  也?难道凌霄哥哥跟她一样,也被门派赶出来了吗?

  晚瑶惊讶:“难道凌霄哥哥你也……”

  提起这个凌霄就生气,要不是因为她,他怎么可能会被门派赶出来。

  努力维持着自己的绅士风度,凌霄故意装作无所谓:“对啊,不过也正好,父亲他年岁也大了,前些日子还正吵着让我回来继承皇位呢!”

  晚瑶眼露崇拜,不愧是他的凌霄哥哥,连皇位都要等着他回去继承,那她也不用再修那劳什子的炼了,只要等着凌霄哥哥十里红妆来娶她就好了。

  想到这,晚瑶看着凌霄的目光逐渐变得黏腻,身子也越贴越近。

  等凌霄哥哥继承皇位之后,她就是一国皇后了!

  到时候再怀个小皇子什么的,还有谁能撼动得了她的地位?

  凌霄看到她这发春的样子,心里越发嫌弃起她来。

  身上还带着伤呢就想着做这档子事,她有心情,他还不想呢!

  不动声色地拉开了与晚瑶的距离,凌霄道:“很晚了,你得回去了。”

  晚瑶一脸不情愿:“可是人家今天想留在霄哥哥这里嘛~”

  凌霄:“不行,这要是传出去,有损你的闺誉。”

  霄哥哥果然最为她着想了!

  晚瑶嘴角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她走后不久,凌霄派出去的心腹就回来了。

  “殿下,消息我已经打探到了,那些门派不知为何都统一口径,绝不会收您与晚瑶姑娘做弟子,臣觉得这背后一定有人搞鬼。”

  废话!他还不知道有人搞鬼?

  “所有的门派吗?”

  凌霄冷冷道。

  “是的,所有的门派。”

  黑衣人恭敬回答道。

  凌霄:“好了,我知道了,你退下吧。”

  待黑衣人重新隐秘于黑暗之中,凌霄一拳狠狠地砸在了名贵的木桌上,桌子瞬间凹陷下去一个坑。

  他长这么大,从来没这么倒霉过!

  都怪郑晚瑶这个该死的女人!

  ————————————

  为了防止男女主以后再有什么扬名立万的机会,南妤潇迅速地断了男女主修仙的这条路。

  解决了这个隐患,南妤潇带着一大堆好吃的回了四海门。

  一进屋就看到坐在屋里等了她好久的宋念。

  宋念见到南妤潇,高兴地黏过来,“师父,你终于回来啦,小念想你了~”

  南妤潇宠溺地点了点宋念的鼻尖,“我这才出门多久啊,你就想我了?”

  宋念正色道:“师父就算有一秒不在徒儿身边,徒儿也特别想师父。”

  南妤潇:“好啦好啦,知道你想师父,看师父都给你买什么好吃的了。”

  宋念拆开烧鸡外面包裹着的油纸,味极楼独有的秘制酱料的味道扑上鼻尖。

  那香气四溢的味道闻得宋念瞬间感受到饥饿,肚子也咕噜噜地叫了起来,迎上南妤潇调笑的目光,宋念的脸瞬间红透,不好意思地垂下头。

  南妤潇把食盒全部打开,食物的香气将整个屋子都笼罩。

  南妤潇招呼宋念:“还傻站着干什么,快过来吃饭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