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娱乐明星 从2012开始的巨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三章:你今年多大

从2012开始的巨星 我想开个超市 2215 2020.02.03 23:37

  听完童雪的话,张良不由陷入沉思。

  好奇心已经满足,也没什么好奇的了,所以此刻他该好好想想怎么完成这个训练任务了。

  不过他并不清楚这个训练内容是让人嘴里相信自己是秦始皇还是让人心里相信。

  系统助手就像一个白痴一般。

  如果只是单纯的让人嘴里喊他他秦始皇,那么这个任务就简单的多了,只需要花钱就可以,但是如果是让人心里也信他是秦始皇的话那就难了,可能还要给别人洗脑。

  洗脑这玩意怎么说呢,全都靠口才忽悠,而他张良口才却谈不上多好。

  见张良沉思良久也不说话,童雪皱眉,以为他回想起曾经的往事,再次受到了打击。

  作为心理专家,童雪赶忙温柔道。

  “你在想什么呢?没事吧?”

  “啊?”张良回过神抬头看向一脸担忧的童雪摇了摇头,“没事,没事,我只是在考虑怎么完成我的任务。你去忙你的吧,不用管我。”

  完了,幻想症不但没有好转的迹象反而更加严重了。

  童雪内心不禁后悔刚才自己为什么要把往事告诉张良。

  “离了婚他能不能把自己照顾好啊?”

  随着时间过去童雪再次考虑离婚到底是不是个正确的选择了,毕竟一旦离婚后以张良的这个状态估计连生存都难。

  两人虽然是法律上的夫妻并没有什么感情,但从另一种态度上来说的话,张良却是孩子的爸爸,亲情这玩意是永远是不可割舍的。

  要不是孩子,张良也不可能不强行离婚。

  这不是电视剧,只是单纯过得不幸福就要离婚,现实往往需要考虑更多的因素。

  就在童雪内心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时,这时张良又有所动作。

  只见他先是掏出手机,然后解锁打开微信支付宝一气呵成,他准备先花钱试试让人嘴上相信他是秦始皇。

  可是,当他看到自己的存款后不由无奈的重新看向童雪,一脸的犹豫就像得了便秘。

  “童雪,你看……你能不能给我点钱啊?”

  虽然早已经决定伸手问童雪要钱,但真正说出来后张良还是有点脸红。

  不过今时不同以往,这毕竟只是个梦,如果搁在现实,他绝对不会开这个嘴,如果两个人真的是夫妻那没什么,可关键是现实里他们不是啊。

  听到张良要钱,童雪立马把脑海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清除出去,皱眉看向张良一脸严肃。

  “你要钱干什么?又要出去喝酒吗?”

  以前张良就有案例,因为没有经济来源又每天喝酒,所以就想尽办法从童雪身上要钱。

  而童雪刚开始还以为张良能够缓过来,便不管他,可后来张良喝的越来越多,刚开始还能每天按时回家,但随着时间就干脆宿醉在外面,甚至有一次直接睡在马路上,还是交警救了他。

  所以自那以后童雪便不再给张良一分钱,张良也因为没了经济来源终于慢慢的好转起来。

  可是童雪怎么也没想到,张良酒虽然戒的差不多了,但人却变得神经兮兮的了。

  “喝酒?”张良一愣,然后立马想起刚才童雪说他酗酒的事情赶忙摆手,“不是,不是,你误会了,这个钱我另有他用。”

  “有什么用,你不说用途的话我是不会给你的。”

  张良皱眉,内心叹了口气只好解释道。

  “好吧,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想用这钱试试训练内容的难度而已。”

  张良没什么好隐瞒的,就算被当成神经病也无所谓,反正只是个梦,只要能完成了任务他就可以离开这个该死的梦境了。

  童雪仔仔细细打量着张良。

  表面上张良没有任何问题,完全看不出来是一个得了妄想症的人。

  想了想,如果把张良送到精神病院的话,张悦可能不会同意,还会大哭大闹,而且堵不如疏,先看看张良的情况再说吧。

  最终童雪掏出手机打开手机银行。

  一边操作,一边问道:“你要多少钱?”

  “先来个一百万呗,不够我在找你要。”

  既然已经厚着脸皮开口了,张良自然要舔着脸多要点,而且钱对于童雪来说只是一个数字而已,更何况这里还是假的,所以根本不用有任何心理负担。

  “那么多?”嘴上说着,童雪继续操作着。

  不到五分钟,张良收到打款的信息,一百万不多不少。

  见钱已经得到,张良自然不愿意在这里多待,直接站起身准备离开。

  不过就在他离开之际,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看着童雪那白皙的肌肤问道。

  “对了,你今年多大了?”

  张良虽然看过童雪的身份证,但童雪说过她的身份证出生年月不对,当年派出所给她输错了,他也猜不出童雪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所以童雪的真实年龄在他心里就像一根刺一般拔不掉。

  听到张良问起自己的年轻,童雪不由一阵恍惚想起两人刚认识的那段时期。

  那段日子现在想想似乎是他们两个唯一一段值得回忆的回忆。

  “18,我永远18!”童雪突然笑了,脸上的笑容很灿烂,就好像一个小姑娘一般。

  张良愣了愣,然后脸直接拉了下去。

  这女人怎么那么在乎自己的年龄,告诉别人自己的真实年龄能死啊……

  得,看来在梦里他也别想知道童雪的真实年龄了。

  最后张良闷闷不乐的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然而童雪却收起笑容,态度来个一百八十度的急转弯叫住了他。

  “站住,你要干什么去?”

  张良扭头一脸疑惑:“不是说了吗,去试验训练内容的难度啊。”

  “不行,从今天起,你不准离开我的视线,否则我就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去。”

  张良愣住:“啥?不准我离开你的视线?你刚刚还不是说我们明天就去离婚的吗,所以这样说来我们就没什么关系了,你凭什么限制我的自由?”

  “我反悔了不行吗?”

  “不是,就算你反悔了,但你也不能限制我的自由吧?”

  张良无奈了,果然,系统这个训练内容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而且这女人也真是一种神奇的生物,说反悔就反悔完全不给任何理由。

  接着张良陡然回过神,想起了童雪刚才要把他送到精神病院的那句威胁,想了想,他终于知道刚才童雪跟他解释过去的事情为什么会犹豫了。

  “还有,你刚才说要把我送到精神病院,你以为我是得了精神病吗?”

  张良指着自己不敢置信道。

  “不然呢,为了不让你危害他人,你不能离开我的视线,否则就算张悦哭闹我也会把你送到精神病院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