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柳家胡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6.夜饮

柳家胡同 窗外的k94 2062 2019.12.31 21:48

  寒假,柳文新再一次回到柳家胡同。

  一场突如其来的寒潮让柳家胡同的村民猝不及防!但寒风无论如何也吹不走村民们过年的热情。

  柳文新丝毫没有感觉到年味!

  已经是腊月二十七,虽然距过年还有三天,在外面开长途货车的父亲还没有回来。家里只有柳文新一个人。

  寒风呼呼地吹着,柳文新觉得自己的心没有了一丝热气。本来想着给已经结了婚的姐姐打电话诉诉苦,没成想,电话还没拨出去,姐姐的电话却打来了!

  听着姐姐的抱怨,柳文新只能强打精神鼓励姐姐,努力让姐姐相信生活实际上是相当美好的。

  挂了姐姐的电话,柳文新觉得自己被茫无边际的疲惫感包围了。颓丧地躺在床上,目光空洞地盯着屋顶。

  放寒假回来已经十多天啦,大部分时间柳文新都呆在这个已经半年多没人住的院子里。

  平房、堂屋和厨房都是在他读初中的时候建的,柳文新记得清清楚楚,建房子的一切细节都是母亲一人谋划的。可是母亲却……

  如果母亲还在的话,过年绝对不会这样冷冷清清!

  冬天的夜来得相当早,尤其是像今天这样北风呼啸、阴云沉沉的天气,五点刚过,夜就张开臂膀把柳家胡同揽入了怀里。

  “文新!文新!文新……”恍然中,柳文新听到有人拍着大门喊自己。

  “这么晚了,是谁找我?”柳文新纳闷。

  “文光?这么晚了,有啥事?”柳文新看到柳文光站在门口,有点错愕。

  “几个发小从外面回来啦,到我家坐会,大家伙喝喝酒,聊聊天。”柳文光热情地邀请。

  柳文新还在犹豫,“走吧!”柳文光拉着他就走。

  聚会的地方在柳文光的新家,柳文新知道这处宅子是柳文光他爹花了三万块钱买来的,建了一栋洋气的二层小楼,准备让柳文光结了婚住。

  “哎呀!大学生来啦!”柳文新跟在柳文光后面走进了二层小楼一楼最西头的那间小屋,里面烟雾缭绕,柳文新一时之间还没能看清都是有谁来了。

  “快坐,快坐!都是一块穿开裆裤长大的,都别那么多讲究啦!”

  柳文新这才看清楚,原来是柳文强、柳文举和柳文路三个。都是在一个胡同里住的,只不过一年多没见,他们仨都有点发福,柳文新这才第一眼没有认出他们来。

  柳文新在心里打定了主意,既来之,则安之!决不能把颓丧的情绪带到饭桌上来。

  “来来来,为我们的小时候喝一杯!”柳文光举起酒杯。

  一大口白酒下肚,柳文新觉得一股眩晕感从胃里升腾而起直冲头顶!

  “来,兄弟们,喝!”柳文新把刚刚放下的酒杯重新端起,他已做好打算,与其清醒,不如用酒精来麻醉自己。

  “呦!大学生不错呀!”柳文强把烟屁股重重地按在烟灰缸里。

  “听说文新学的是师范类专业,将来要当老师的?”柳文举从烟盒里抽出两支烟,把一支递给柳文强,另一支叼在自己嘴里。

  “还是上个大学好,以后工作体面!我都后悔当年初中没毕业就不上学啦!”柳文路往自己酒杯里添了点酒。

  才喝了两口酒,柳文新就感到天旋地转了!他知道,他是在放假之前那次喝二锅头的时候喝伤了。从那之后,刘凡杨就严格要求他不能再喝酒了。可是,这次,柳文新又没能管住自己。

  柳文新努力去听柳文强、柳文举和柳文路他们仨都说了点什么?可是,只觉得他们仨的影子在眼前乱转!此刻,在柳文新眼里,他们仨几乎长得一模一样!

  “文新,你就别喝了!我看你的状态不对。”柳文光劝说道。

  “对对对,咱们今天又不比酒量,主要是聚在一块儿聊聊天。”柳文强也劝道。

  “给我一支烟!”柳文新说着就从柳文强烟盒里抽出了一支烟。柳文强立马帮他点着。

  猛抽了几口烟,剧烈咳嗽了一阵之后,柳文新觉得他又清醒过来了,“叫兄弟们笑话啦。”他马上为刚才的失礼而道歉!

  “你看看,文新,你又见外了不?”柳文路递给柳文新一杯热水。

  “哥们三个这几年干什么工作了?”柳文新不愿意叫别人对他问东问西,所以他努力地寻找话题,希望能变被动为主动。

  “不提也罢!”柳文举叹了一口气。

  “你们要是不能提,那我就没脸请哥们几个啦。”柳文光也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哎,算了吧,文光!你那养鸡场可算是走上正轨啦!”柳文强大声说。

  “你们不知道养鸡有多熬人,刚上的一棚小鸡仔,白天晚上都得有人看着它们!我和我爹轮班,每天都困得跟梦游似的。”柳文光端起酒杯抿了一口。

  “唉,干啥容易呀!我那在义乌商品城的玩具店也是半死不活的样子。不管咋样,都得伺候着它,不然一家子的吃喝从哪来?”柳文强深深地抽了几口烟,烟雾笼罩,柳文新看不清他的表情。

  “你们俩都好歹有个安稳的地方,哪像我?飘在外面推销保险,天天都得装孙子!”柳文路叹了口气之后,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酒。

  “干我们民间借贷这一行的不光要看客户的脸色,还经常有被黑道上的人欺负的危险!我想着挣几年钱就回柳家胡同来,安安稳稳地过生活。”柳文强也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一般,没有刚才的精神气了。

  “唉……”柳文新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长大就是不好,不能像小孩那样无忧无虑了。”

  “哈哈哈……让那些烦心事都见鬼去吧!来来来,喝喝喝……”柳文光重新端起酒杯。

  “那你们有没有想过以后都回到柳家胡同来,通过咱们自己的努力让咱们的村子越来越好?”柳文新带着几分醉意,说话声音也不觉豪放了许多。

  “村子还会变好?”

  “算了吧,别说笑了,兄弟。”

  柳文新醉了!

  听着窗外呼啸的北风,柳文新躺在床上给刘凡杨发了一条短信:“假如我毕业之后去了农村,你会一起去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