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柳家胡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重逢

柳家胡同 窗外的k94 2233 2019.12.22 22:51

  在昼短夜长的季节,柳文新觉得柳家胡同的夜比城市里的来得更早一些。在夜色将来未来之时,柳文新目之所及之处都影影绰绰的,清凉的空气里混杂着炊烟的味道,他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上一口。在这一瞬间,柳文新觉得自己关于柳家胡同的记忆全都鲜活了起来。

  柳文新和奶奶、大伯三个人围坐在那台十多年高领的黑白电视机前吃完了晚饭,《新闻联播》的声音主宰了整个小堂屋。

  柳文新知道,每天雷打不动地坚持看中央台的《新闻联播》是大伯的一个爱好。刚刚放下饭碗,还没来得及擦嘴,就到院子里帮奶奶喂那两头猪、三只青山羊和十几只兔子去了。

  “你们放那就行,等会儿我去喂它们!”柳文新听到大伯在屋子里朝外面吼道。

  奶奶虽然已经七十三岁了,依然眼不花耳不聋。柳文新听到在厨房刷锅的奶奶叨唠着说:“你眼里就剩下电视啦!指望你,那一群生灵还不得饿死!”

  果然,大伯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奶奶呢?则是一个劲地唠叨。正往兔子笼里塞草料的柳文新不禁觉得好笑。

  还不到八点,柳文新觉得整个柳家胡同已经沉沉地进入了梦乡了,除了几声狗叫,就算支起耳朵也听不到其他的声响了。

  柳文新和大伯挤在一张床上,一人一头。床头正对着窗户,柳文新不费任何力气就可以看到夜空。墨色的天幕中,一颗星星也没有,真叫人遗憾!柳文新在心里直叹气。

  还没有听到大伯的鼾声,柳文新知道大伯还没有睡着。

  “大伯?睡着了?”柳文新试探着问。

  “嗯?啥事?”柳世存的声音里已有了三分困意。

  “明儿我去县城看柳文光。”柳文新发现就算刻意压低声音,一说话,听起来也很大声。

  “你白天说过。”

  “不是,您还没告我他住在哪个病房哩。我到了之后,去哪找他?”

  “这个嘛……”柳世存觉得自己被侄子问住了。

  “您不要说不知道……”

  “我就是不知道。”

  “那咋办?”

  “没事儿,明天我帮你去问问他三叔,他叔肯定知道哩。”

  “那好吧……”柳文新想翻个身,这才发现这张床上的空间已经不允许他这么做了。他只好直挺挺地躺着,等着困意的到来。

  窗外有个鸟一般的黑影一掠而过,柳文新肯定那是一只蝙蝠。“只有蝙蝠才和这寂寥的夜相配!”他很快给自己找到了根据。

  “哎,大伯,刚刚有一只蝙蝠飞过去啦!”

  “嗯?……”柳世存的回应仿佛是在梦呓。

  “咦,好像是有一颗星星哎。”柳文新百无聊赖地瞪视着夜空,不愿意承认自己失眠这件事。床的那一头,大伯的鼾声已如雷鸣。

  “文新!文新!该起床啦!”柳文新在梦里听到有人叫他起床。迷迷糊糊地揉着惺忪的眼睛,才发现天光大亮,朝阳光透过朝东的窗子洒满了整间屋子。

  “我还以为是在做梦哩!”柳文新终于看清喊他起床的人正是大伯。

  “你小崽子睡觉还磨牙哩!”

  “大伯,你啥时候起的?”柳文新迅速地穿衣服。

  “早嘞!我去帮你问了,在住院楼14楼28号病床3号床。”柳世存脸上又堆满了他那特有的憨厚的笑。

  柳文新听大伯这么说,才想起来今天得去县城看柳文光,穿衣服的动作更快了。

  “几点啦?大伯?”

  “不到八点!”

  奶奶早就熬好了一大锅红薯玉米粥,这是柳文新的最爱,他捧起大碗来,连喝了两三碗,顿时觉得从舌尖一直暖到心尖。

  “还要不要钱?”柳文新放下碗就急匆匆地准备出门,在大门口听到大伯大声问他。

  “我有!我去啦,大伯!中午不在家吃饭啦!”柳文新大步往外走去。

  对县城,柳文新再熟悉不过!在那里,藏着他高中四年的记忆。

  当年在县城上高中的时候,总是和柳文光一起回家,一起走呢!坐在飞驰的城乡客运车里,望着车窗外的风景,记忆的闸门仿佛在一瞬间被打开了!

  应该在五路口下车,然后往北走,经过两个路口就能看到县人民医院的新大楼啦。柳文新默默地规划着路线。

  可是,还没到五路口,柳文新却傻了眼!目之所及之处,都是拆迁工地,仿佛刚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战争一般,断墙残垣,触目皆是。自己所熟悉的那些地标性建筑一个也没了!

  柳文新迷路了,不得不坐三蹦子,才成功赶到了医院。

  柳文新不喜欢医院,除了味道,更有记忆!

  原本打算敲敲门再进病房呢!可是,柳文新发现没有这个必要,刚出电梯,就遇到了柳文光他爹!

  “哎呀!这不是文新么?你咋来了?”柳文光他爹柳世新很是热情。

  “叔,我听大伯说文光住院啦,我来看看。”柳文新把他拿的一兜苹果和一箱酸奶从右手倒腾到左手里。

  “噢,我还以为……”柳世新说了半句打住了,忙笑着改口说:“文光有你这样的朋友真好。”

  柳文新忽然后悔来医院了!

  “文新,你来了?”病房里的其他两张床都空着,柳文新确信躺在床上喊他的那人是柳文光,可是又不敢相信,那个眉清目秀、阳光帅气的柳文光在短短的一年多怎么会变得这么黑,这么瘦!

  “文光,你没事吧……”柳文新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柳世新跟在柳文新后面还没等柳文光说话,就抢着说:“文光,你看文新多够朋友,上着大学还不忘了来看你。”

  柳文新把拿的东西放在了门后的角落里,“呃……叔叔,别这么说……”

  忽然间,沉默控制住了病房里的这仨人!每个人都只好尴尬地笑着。

  “啥时候出院?”柳文新试图找话题。

  “还不知道,得看情况。”

  柳文新看到柳文光笑起来竟然有了皱纹。

  “你俩先聊着,我下去买点东西。”柳世新说着走出了病房。

  “随便坐,我没办法招呼你。”柳文光躺在床上笑着说。

  柳文新侧身坐在病床上,“出了院有啥打算么?”

  “还是去养鸡。文新,我得把这个养鸡场办起来,无论如何!”

  “我信你,文光!”柳文新被柳文光的精神劲感染了。

  “你是大学生,你得往外走!我不一样,就打算扎根在柳家胡同了!”

  “说不准哪天我还得来投奔你呢!”

  “别拿我开心啦!”

  “真的!”

  一旦打开话匣子,两个儿时的好朋友就收不住了。儿时的回忆,未来的憧憬,令两个年轻人欣悦不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