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柳家胡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5.牵手

柳家胡同 窗外的k94 2207 2019.12.30 18:53

  张贵宗为考研准备了几个月,最终却没有进考场!112宿舍的所有人都为此感到惋惜。

  “为了美人,我不要这大好江山啦!”当大家都来安慰张贵宗的时候,他却很豪爽地安慰大家。

  落寞!老大在掩饰他的落寞!柳文新听得真真切切。

  大家都小心翼翼的,怕触碰到张贵宗心里的伤疤。

  考研之后聚餐,本来在一个多月之前就定好了,结果也在有些沉闷的气氛中草草收了场。

  柳文新在心里为老大打抱不平,但又不好说什么,心里压抑得苦!于是,借着聚餐,给自己灌了很多酒。

  借酒浇愁,很快就沉沉地醉了过去!

  “文新!文新!快醒醒!”在梦里,柳文新恍恍惚惚地听到有人在叫他,但他一点儿也不愿睁开眼睛。

  “文新!文新!文新……”梦里的呼喊声持续不断。

  睁开惺忪的睡眼,天光大亮!阳光早就洒满了半间宿舍。恍惚中,柳文新看到沈郎元坐在自己床边。

  “真的有人叫我……”柳文新懒懒地说。

  “这不废话么!”沈郎元朝柳文新扬了扬眉毛,“你后院起火了,还睡呢!”

  “瞎说!在D大,我就这么一张床,哪来的后院?”柳文新翻了个身,背对着沈郎元。

  “你小子给我装睡是不是?要是真的出了事,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柳文新从被窝里坐起身来,一边穿衣服一边问:“是不是刘凡杨?”

  “这不就对了么!”沈郎元赶紧捂住了嘴,生怕自己放肆的笑声吵醒了其他还没有起床的人。

  “还去图书馆?”柳文新柳文新跟在沈郎元身后走出宿舍大门。

  “都考完了,不能放松一天么?”沈郎元笑着说。

  “那你刚刚给我说刘凡杨!我还以为她又给占好座了呢!”柳文新心里竟有淡淡的失落感。

  “哈哈哈,你看看,被我诈出来了吧?”

  “你!你……”柳文新一时激动,竟说不出话来。

  “文新,你可别生我的气。想想看,我这不是为了你好,至少让你确信了一件事……”

  沈郎元还没有说完,柳文新就急切地把他打断了,“什么事?”

  “很明显!你喜欢上刘凡杨啦!哈哈哈……”沈郎元开怀大笑!

  不觉间,两人已漫无目的地走到了新西门口。在门口遇到了头发乱蓬蓬的张贵宗。

  “你们俩去干嘛?”张贵宗的声音有些沙哑。

  “呃……才起来,还不知道该去干点什么。老大有什么事情没?”柳文新看到张贵宗这副颓废的样子,又禁不住对尹然然产生了一阵厌恶感。

  “没事去喝点?”张贵宗提议。

  “昨天的酒还没醒呢,头还疼着呢!”柳文新摇着头说。

  “走吧!去堕落街角的张家炒菜馆!”张贵宗拉起柳文新和沈郎元就由。

  虽然才上午十点多,炒菜馆里已有几桌人在吃饭了。柳文新大略地扫了一眼,推测他们大都是大学生。

  “柳文新!”柳文新才刚坐下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热情地喊自己的名字。

  循着声音望过去,竟然是刘凡杨!

  “她怎么会和这样一帮不认识的人在一起吃饭?”柳文新在心里琢磨。

  柳文新朝她招招手,看到刘凡杨和周围的人说了些什么之后就跑了过来。

  “世界真的太小啦!”刘凡杨一如既往地调皮。

  “你怎么和那一帮人出来吃饭啦?”柳文新指着那些正在吵吵嚷嚷喝酒的人。

  “你猜!”刘凡杨笑着把头偏向了一边。张贵宗和沈郎元相视一笑,然后去点菜了。

  “我不屑于!”柳文新也故意把脸偏向一边。

  刘凡杨却大剌剌地坐在了柳文新对面!

  “不过去了?别赖在这不走了!”柳文新斜视着刘凡杨,装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往那群人那边指了指。

  “蹭个饭还不让呀!”刘凡杨也不去拿正眼去看柳文新。

  “呦!两只斗鸡在打架呀!”沈郎元故意用惊讶的语气说。

  “哪里有斗鸡?”刘凡杨耐不住性子了。

  “哈哈哈……”

  “哈哈哈……”

  张贵宗把一桶汇源果汁和两瓶二锅头放在桌子上,一本正经地对刘凡杨说:“作为112宿舍的老大,我正式邀请你参加我们的聚会。”

  “哈哈哈,那我勉强同意了!”刘凡杨说着就把那桶果汁打开了,“嗯,是芒果的,我的最爱!”

  “那一帮人是不是支教团的?”沈郎元坐在了柳文新旁边,和张贵宗面对面。

  “是嘞!可是你们别用一帮人来形容他们行不?很不文明的!”

  原来是支教团的,柳文新心里感到一阵莫名的轻松。

  “哎呦,说到文明,我感觉我坐的位置也有问题呢!来,文新,咱俩该换换位置啦!”张贵宗接过了刘凡杨的话头。

  刘凡杨听了张贵宗的话,竟收起了她的泼辣劲,很文静地坐在那里,脸却涨得通红。

  “位置不重要,重要的是心的距离远不远!哈哈哈……”沈郎元说着打开了一瓶二锅头,给自己满满地倒了一杯。

  柳文新和张贵宗也不甘示弱,各自给自己满上。

  “咦?我觉得还少一个人。”刘凡杨故作神秘地说。

  柳文新担心她提到尹然然,忙抓起果汁桶给刘凡杨倒了一大杯果汁,“话真多,是果汁不好喝么?”

  刘凡杨白了柳文新一眼!

  上菜了,火头欢快地舔着盛烤鱼的铜制盘子,热气蒸腾,香气扑鼻。

  “来来来!兄弟姐妹们,端起酒杯来,让我们干上一杯吧!”沈郎元端起酒杯站了起来。

  “干!”

  刘凡杨一口气喝完了杯子里的果汁,看着三个男生几乎没有变化的酒杯,用挖苦的语气说:“你们男生真是雷声大雨点小!不是说喝干了么?怎么各位的酒杯一点也不见少?”

  “你当是喝水呀!”柳文新白了刘凡杨一眼。

  “切!”

  柳文新端起酒杯,一下就把一杯二锅头喝干了!把酒杯凑到刘凡杨眼前,“你看看,这下可干了吧?”

  “你傻呀!”刘凡杨被惊到了!

  沈郎元和张贵宗都呆住了,只看到柳文新软绵绵地趴到了桌子上。

  阳光明媚,麦浪滚滚,机器轰鸣……柳文新在梦里不愿意醒来。

  “手里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柔软?”柳文新用力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无边的白光!

  “这是在哪?”柳文新虚弱地问道。

  “校医院,你个大傻子!”柳文新听到一个熟悉的女声,忽然感觉到手里那个柔软的东西没了,紧接着脸上就挨了一记温柔的耳光。

  柳文新闭上眼睛,在梦里,他笑了,怕不是真在做梦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