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柳家胡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4.考研

柳家胡同 窗外的k94 2164 2019.12.29 19:34

  刮了几场北风,温度降到了冰点以下,冬天真个儿来了。

  不管天气如何,柳文新总是能在早晨五点半爬起来,用帽子、围巾、羽绒服、棉裤、棉鞋把全身从头到脚武装好。

  一个多月以来,柳文新已经习惯了这种早出晚归的生活,并且也能静下心来在自习室看书做题了。他知道,他这种转变一大部分原因是刘凡杨的监督!

  刘凡杨竟要求和柳文新比赛,早晨的时候比谁先到图书馆门口排队,晚上的时候互相提问知识点,比赛谁记住得多。

  柳文新总是输多赢少!

  图书馆里的学习氛围更浓了!

  “文新,考研准考证可以打印了,一起去呗?”要不是沈郎元提醒,柳文新都快忘记了自己曾经报名考研这回事了!

  “我还要去考吗?”

  “为什么不去?”坐在柳文新对面的刘凡杨皱起了眉头。沈郎元背过身去偷偷地笑。

  “可是这一个多月我都没有看过和考研有关的书。你们都知道,我把时间都花在了准备省考上面……”柳文新忽然间闭了嘴,他发现周围有人正用目光提醒他,说话小点声!

  “走吧!”沈郎元不由分说地拉起他就往外走。

  刘凡杨看着他们俩离开的背影,莞尔一笑。

  “中午饭我来请客!”三个人刚走出自习室,刘凡杨就大声宣布。

  “你?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柳文新撇了撇嘴。

  “怎么好意思让女生请俩男生吃饭。你知道的,我俩可能吃啦!”沈郎元笑着说。

  “怎么这么多废话!怪不得人家说文学院的男生啰嗦呢!”

  沈郎元和柳文新苦笑着对视一眼,“那好吧……”俩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

  “那就去八食堂吃过桥米线!”

  “怪不得这么大方!我说呢!”柳文新挖苦道。

  “不想吃的可以走,别废话!”

  三碗热气腾腾的米线端上了桌,刘凡杨也不顾的保持自己的形象了,拿起筷子来就大口吃了起来。

  吃到最后,刘凡杨忽然举起碗来,“小女子敬两位壮士两口汤,希望两位壮士能够凯旋!”

  柳文新和沈郎元面面相觑,不得不端起各自的碗。

  打印完了准考证,柳文新才发现他和沈郎元的考点都在D大附中,这就意味着省掉了找酒店,坐车等等许多麻烦。“这真的是个好兆头!”沈郎元高兴地说。

  直到图书馆闭馆,柳文新、沈郎元和刘凡杨才收拾起东西回宿舍。

  到了宿舍,柳文新发现张贵宗正在抽烟!心里马上就明白了:“绝对没有什么好事!”

  “怎么就你一个人?老大?”柳文新觉得得由他来打破宿舍里的沉闷了。

  “去定酒店去啦,考试的时候住!”张贵宗淡淡地说。

  “刘辉、杨震和梅北光他们不是不考研么?”

  “哦,他仨去网吧啦!说是好久没体验过网吧里的氛围了。”张贵宗的语调还是淡淡的。

  老大心里有事!柳文新对这点非常肯定!

  “老大,你在哪考?我和郎元一个考点嘞。”

  “抽烟不?”张贵宗从上铺递下来一支烟。

  “就算不会抽,这次也得陪老大抽一支!”柳文新狠了狠心,从老大手里接过了烟,用梅北光桌子上的打火机点着。

  一阵剧烈的咳嗽!

  “出去转转?”张贵宗从上铺下来了。

  “好嘞。”

  “不行就别抽啦!抽烟多了没好处!”张贵宗把那支烟从柳文新手里夺过来。

  “老大,你肯定有心事。能给兄弟说说么?”柳文新索性不再绕弯子。

  “唉,还是瞒不过你!”张贵宗长长地叹了口气。

  “我猜是海军?”柳文新试探着问。

  张贵宗深深地抽了一口烟,缓缓地点了下头。

  沉默……

  柳文新知道自己只能等待,等着张贵宗打破沉默。

  时间仿佛静止了,淡蓝色的烟雾围绕着张贵宗,柳文新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只是感觉非常压抑。

  “老七,你说为了一个女人放弃考研值不值得?”张贵宗狠狠地把烟屁股扔在地上,用脚踩灭。

  “这可不好说,老大!我觉得看那女人值不值得。”柳文新沉吟着说。

  “你觉得什么叫值得?”张贵宗追问。

  “这个主要靠感觉。呃……怎么说呢?就是当你自己老了,回想起来年轻时做的这件事也不觉得后悔,那肯定就是值得!”

  “问题的关键就在这里,做选择的时候可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后悔!”

  “这个选择和海军有关?”柳文新明知故问。

  张贵宗重新点燃一支烟,继续吞云吐雾起来。

  “我觉得这事根本就谈不上后悔!你忘了,老大?你没追上她的时候你是有多迷恋她?”柳文新试图开导张贵宗。

  “你刚才说追上?我觉得问题恰恰出在这里了!”

  “怎么说?”柳文新觉得很诧异。

  “这一个多月来,她经常在我面前提凡双亚,说谁要是跟了他,谁就会幸福一辈子!”张贵宗愤愤地说。

  “那我知道答案了,老大!为了她放弃考研不值得!”

  “但是她不考研,她希望我能毕业之后跟她去她们那边工作!还威胁我说要是我考上研的话就跟我分手!”张贵宗一边说一边猛吸了几口烟。

  “这还纠结什么?她根本就不值得!”柳文新气愤愤地说。

  忽然,柳文新的手机响了,竟然是刘凡杨打来的。

  “喂,你出来!我在你们宿舍楼下,有东西给你!”刚接通,话筒里就传来了刘凡杨泼辣辣的声音。

  “什么东西?我都睡啦!”柳文新故意懒洋洋地说。

  “那就立马给我起来!一分钟不出来,有你的好果子吃!”

  张贵宗苦笑着小声对柳文新说:“还是出去吧,我正好想出去买包烟呢!”

  柳文新一看有了老大做伴,这才答应马上出去。

  “原来是好果子牌烤面筋!”柳文新看到刘凡杨递过来的所谓神秘礼物有些失望。

  “要不怎么说有你的好果子吃呢?”刘凡杨调皮地笑着说。

  “这么晚了,你一个人逛夜市了?”张贵宗问。

  “哦,然然她们先走了,可能在前面等我。”虽然在给张贵宗说话,刘凡杨的目光还是停留在了柳文新身上。

  “这么晚了,快回去吧。再晚,就赶不上尹然然啦!”柳文新催促道。

  “考研加油!”刘凡杨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就跑开了。

  “老大?”

  “嗯?”

  “一起考研去吧?”

  “我觉得小辣椒比蓉蓉好一万倍!”

  “哈哈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