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柳家胡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3.冰释

柳家胡同 窗外的k94 2109 2020.01.17 15:09

  傍晚时分,西方的天际出现了火烧云,范春蓉站在图书馆自习室外的走廊边,双手托着下巴,斜倚在栏杆上,火红的颜色映在眼帘里。

  对于范春蓉来说,这段时间的经历真的是太多了。仿佛是在梦里,不同的场景,不同的人物连续在眼前变幻!

  自从与范春蓉分手之后,凡双亚就没了消息,据他说要到英国留学去,不知道他去了没有?

  此时,范春蓉觉得凡双亚之于她,就像那西天的云彩,往哪里飘,要飘到哪里去,都随他去吧。

  最让范春蓉想不到的是,她竟然和刘凡杨成了朋友!

  范春蓉曾经以为她和刘凡杨的关系就像水和火,是没办法相容的。可是,现在她却认为,想让水和火相容也是有办法的,把水盛在锅里,控制好火候就好了。不是它们无法相容,而是等待时机。

  而教师编制考试就是这么一个时机!

  出乎范春蓉的资料,柳墩县组织的这次教师编制考试安检程序非常严格!与考试无关的一切东西都不准带入考点!这就意味着所有的考生都得把自己的书包呀、手机呀之类的东西放在大门口!

  县一中附近的商贩嗅到了商机,纷纷在大门口设置临时摊点,五块钱可以寄存一个包!

  王伟华热情地邀请范春蓉把包放在他的电动三轮车里面,可是范春蓉却不想再遇到刘凡杨了,“就不用啦,哥。我考试完了马上就去汽车站坐车回去!”

  “今天我请了一天假,我可以等你们考试完,送你去汽车站。”王伟华依然在坚持。

  “对呀,蓉蓉,等考试完,真的不用那么着急回学校,在我家住上几天,我带你在柳墩县城转转,等你考上了,来到柳墩之后,也不会对这里太陌生。”刘凡杨也在一边热情地邀请她。

  范春蓉判断不出刘凡杨的这番话到底是真心实意的还是虚情假意的?只好从之前两个人几乎处于冰点的关系上推测,刘凡杨的这番话很可能不是出自真心!

  无论刘凡杨和王伟华怎么热情,范春蓉还是倔强地把自己的包存放在了一个小摊贩那里。

  真的是走了狗屎运,教育学综合和学科教学基础知识都不如范春蓉想象中的难,并且自己竟然押中了一道大题!

  考试结束之后,从考场里走出来的范春蓉觉得自己就要开心得飞起了!

  考得真是畅快!心情好久没有这么舒畅了!

  难道冥冥中注定我要来柳墩县工作吗?这里虽然不是我的家乡,但离家也不是太远!

  随着人流,范春蓉一边往学校大门口走,一边在脑海中幻想着未来。

  学校大门口,各种各样的车子和人又挤做了一团!范春蓉好不容易从人与人、人与车、车与车的缝隙中挤到自己存放包的小贩摊位附近!

  虽然感觉像是经历了一场长途跋涉,但范春蓉依然觉得自己的心情就像现在头顶上的太阳一般明媚!

  直到她发现,所有的小摊贩都已不再了之后,范春蓉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的心情疾速地从晴天转为了暴雨!

  在这一瞬间,范春蓉觉得自己的脑袋被雷击中了一般,傻傻地愣在了原地,头昏昏沉沉的,四周的光线黯黯淡淡,仿佛世界上只剩下她一个人似的!

  到底该怎么办?衣服、手机、钱包……都在书包里,找不到书包,该怎么回去呢?

  范春蓉开始后悔,当时怎么不把钱包随身带着呢?为什么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眼下,手里只有一张身份证,能证明自己姓甚名谁,来自何方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四周,人潮汹涌,都是一张张陌生的脸!

  从小到大,不说大富大贵,但绝对算得上是顺风顺水!范春蓉哪里经过这样的挫折?她心里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陷入绝境了?她在心里骂起了凡双亚!要不是他,自己怎么会来这么一个落后的小县城参加这么一场无聊的考试?

  眼泪不争气地滚落下来!范春蓉真想大哭一场,但在异乡陌生的街头,哭声又能换来谁的同情呢?

  发现有人用奇怪的眼光看着自己的时候,范春蓉赶紧用袖口拭干了脸上的泪,努力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随着人流往前走!

  走着走着,范春蓉的心情反而平静了许多,“这应该向警察求助的!可是到哪里去找警察呢?哪里有派出所呢?”范春蓉极力地在人群中搜寻,无奈没有警察的踪影。

  范春蓉决定去找派出所!

  “您好,请问派出所怎么走?”

  “您好,请问派出所怎么走?”

  “您好,请问派出所怎么走?”

  ……

  范春蓉在人群中漫无目的地问着路。

  忽然,有人从后面在范春蓉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吓了她一大跳!

  “蓉蓉,看你在人群中东张西望的,是不是在找我们呀?”

  又遇到了刘凡杨!真的是冤家路窄!越是不想让刘凡杨看到自己落魄的样子,越是这么巧!

  范春蓉先是觉得尴尬,继而两颗晶莹的泪珠不由自主地滚落下来!

  “怎么?你可别感动哭了!”刘凡杨笑着说。

  范春蓉觉得刘凡杨好像突然间变了一个人似的!觉得刘凡杨竟成了她在柳墩县最亲近、最值得信赖的人!

  范春蓉的心理防线在这一刻彻底崩溃了,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洒到了地上!

  “发生了什么事?咱不着急,到车上慢慢说。”刘凡杨扶着范春蓉,柔声说。

  在王伟华的电动三轮车里,范春蓉把她的包失踪的消息告诉了刘凡杨和王伟华!

  “原来是这样!你不用担心的,我能帮你把包找回来!”王伟华的语气里满是肯定。

  “你怎么这么有信心?”刘凡杨觉得惊讶。

  范春蓉满怀期待地看着王伟华。

  “我遇到过这种情况,那小贩肯定还在学校附近,只是被城管赶到偏僻的地方去了!”王伟华肯定地说。

  果然,在学校东面的一个小胡同里,范春蓉找到了自己寄存包的小贩,拿回了自己的东西。

  “为了庆祝考试结束,今天中午都到我家里吃饭吧?”刘凡杨高兴地提议。

  “好!”王伟华大声响应道。

  看着刘凡杨和王伟华都满怀期待地看着自己,范春蓉只好轻轻地点了一下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