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柳家胡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8.送别

柳家胡同 窗外的k94 2045 2020.01.02 23:21

  正月初五,年味依旧在柳家胡同的上空飘荡。连续几天的晴天更是给村民们助了兴,放烟花、看舞狮、唱大戏……虽然都还是儿时的味道,但柳文新对这一切都提不起兴趣来。

  无论再怎么劝说,父亲还是执意要再出去开一年大货车。柳文新知道父亲的犟脾气,只能无可奈何地看他收拾行李。

  “我明天走,你自己在家照顾好自己!”

  “嗯……”

  “没钱花了就给我打电话,别太会过!”

  “嗯……”

  “对人家女孩好点,要谈恋爱就要奔着结婚去!”

  “嗯……”

  “咋?你的眼睛咋红了?大过年的,不许哭!”

  “嗯……”

  都说三六九,往外走。在柳家胡同,正月初三这天往外走的人并不多。据柳文新这几年的观察,正月初六、正月初九以及元宵节之后,村民们大多会选择这几个时间节点离开村子。

  柳家胡同的交通并不发达,坐车去县里或者市里,只有两种方法,一是到镇子的客运站坐车,不说从柳家胡同到镇子上需要步行半个多小时,就说镇上客运站每三四十分钟发一班车的速度也叫人极度煎熬。

  另一种方法是到村头的国道上搭顺风车。从柳文新记事起,那条国道就像一条青灰色的龙,卧在村子的东头。车辆呼啸,为柳家胡同而停的却很少。

  柳文新帮父亲提着行李来到村子东头的国道旁时,那里已经有十几个人勾着头对着车开来的方向焦急地等待了!路边,行李像小山一般地堆着。

  “你回去吧!看样子还得等老长时间!”柳世德从柳文新手里夺过行李。

  “我又没啥事,等你上车了我再走。”柳文新把父亲放在地上的行李包提了起来,他不想让行李包沾上土。

  柳世德没再坚持,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给在路口等车的十几个人分别让了一支烟,“这大冷天,出门不容易呀!”

  柳文新仔细看着那十几个人,都不认识!只听到父亲问道:“你们是哪个庄上的?”

  十几个人里面年龄最大的那个笑了笑说:“俺们是西牛角村的。”

  “哦,那比柳家胡同还难坐车!”

  “是嘞!”

  去市里的客车倒是不少,可是任凭怎么招手,它们都是呼啸而过。柳文新也弄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有云彩遮住了太阳,世界一下子就暗淡了很多,风似乎也开始砭人肌骨了。

  终于,有辆沙丁鱼罐头似的客车停了下来,售票员从车窗探出头来大声喊道:“要上车的快上车,错过这班车,下一班不知道要啥时候呢!”

  柳文新看那十几个人只是往车里张望,脚下并没有移动。而父亲却提起了行李,回头对柳文新说:“小,我走啦!在家照顾好自己!”

  柳文新想跑到父亲身边,但实际上却没有迈出一步,“再等一班车呗!”

  “要上车就动作麻利点!”售票员大声催促。

  幸好带的行李少,柳文新看着穿着一身臃肿棉衣的父亲左手拉着车门把手,右手提着行李,弓着背很艰难地挤上了车。

  车门还没有关好,汽车的发动机就开始怒吼起来!柳文新看到父亲想转过身来,脸朝着窗户。可是努力了几次没有成功。柳文新大步跑到车门前,大声喊道:“爸爸,再见!”车开始加速,柳文新看到父亲缓缓地点了点头。

  “现在坐车可真是太难啦!”站在路边朝客车远去方向望着的柳文新听到有人这么感叹。

  “咱们这里为啥那么穷?还不是交通太孬?”

  “国道都经过这里,按理说交通不差啦!差就差在咱这里没什么工厂,留不住人。要是咱们有好几个大厂子,你看看会不会在咱们这里设个公交车站?”

  “牛四哥又在指画江湖啦!”

  “你看你们!”

  “咱们四哥跟着咱们到外面出大力挣苦钱还真是有点亏了他呢!”

  “哎!四哥!”

  “哎……”

  柳文新越走越远,那十几个人到底又说了些什么?他已经完全听不到了。

  回到冷冷清清的家,柳文新怅然若失!别人常拿冷锅冷灶来形容生活清苦。但是,在柳文新看来,“冷锅冷灶”的生活也值得羡慕,因为“冷锅冷灶”说明至少有锅有灶。可是,对柳文新来说,家里面连完整的锅灶都没有了。

  夜里,北风呼啸。柳文新又一次失眠了,数了一千多头绵羊依然无济于事!

  柳文新知道失眠的症结在哪,他知道按照正常的速度,父亲应该在凌晨一点四十到地方。他要等来父亲的短信才能安心睡觉。

  北风嘶吼着掠过大地,窗外一片漆黑!柳文新在心里默默祈祷:“可千万不要下雪呀!”

  既然睡不着,柳文新索性就不睡了!坐了起来,打开电脑,随便浏览浏览,或许时间会过得快一点的!

  在D大学的百度贴吧里,柳文新看到一条对他来说非常重要的消息:正月初七之后,学校所有的宿舍楼正常开放,想返校的学生都可以返校了!

  “那就正月初九回D大吧?”柳文新在心里犹豫,实际上他已经确定好了要在正月初九返校。

  这时,柳文新听到自己的诺基亚手机“嘀——嘀——”响了两声。收到一条父亲的短信,很是简短:“我已安全到达,毋挂!”

  看到这条短信之后,柳文新心里的那块石头总算落了地!他知道现在还不能回复,因为他怕父亲问起来深更半夜怎么还不睡觉?

  柳文新把手机塞到了枕头底下,调整了个姿势,平躺在床上,心平气和地等着困意的到来。

  北风在怒吼,老式的窗棂被试图闯进屋子里的寒气挤得“吱吱”作响!柳文新裹紧被子,只露出两只眼睛瞪视着窗外漆黑的夜幕。

  “夜阑卧听北风吹,一夜万树梨花开!”柳文新倒期盼下一场雪了。这样的话,明天早晨就有事可干了,院子里、平房顶上的雪应该够堆好几个雪人的!

  下吧下吧,反正我已经做好初九就回学校的打算了,风雨无阻!柳文新在心里默默地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