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柳家胡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回村

柳家胡同 窗外的k94 2122 2019.12.19 21:55

  “兄弟们,我决定回家几天!”柳文新半躺在床上对刚刚下课回到宿舍的舍友们说。

  “现在回家!”大伙的反应出奇地一致。

  柳文新坚定地点了点头。

  “一个女人而已,并不至于这么颓废。”112宿舍唯一有女朋友的梅北光说。

  “让他回家几天也好。”身为宿舍老大的张贵宗开了口。

  “回家不着急,先打几把游戏过过瘾!人生苦短,及时行乐吧!”老四杨震慵懒地往床上一坐,用脚踢开了床前的台式电脑。

  “还有啥比打游戏更让人开心的事情?一把不够,那就多打几把!”闫学诗葛优躺在床上,打开了笔记本电脑。

  柳文新心说:“在意的越多越让人烦恼!”也打开了放在床头桌子上的电脑。

  由于宿舍窗户正对着一棵两个人都合抱不过来的法国梧桐,112宿舍的穿越火线战队名字叫做“窗外的法桐”,一时之间,战队成员纷纷上线。112宿舍里枪声、爆炸声大做!

  打游戏到深夜,112宿舍才沉沉地进入梦乡。天还没亮,柳文新就被闹钟吵醒了,他要去火车站赶六点十五的那班火车。

  从学校到火车站,下火车之后坐车回家的整个流程,柳文新都已轻车熟路。

  没有提前给家里打电话说自己要回家,柳文新就凭着一张站票挤上了拥挤的列车。呼啸的列车是把游子载向家乡,还是载向更远的远方?这些,柳文新都不去在乎。

  站在两个车厢的交接处,隔着窗户往外看风景是柳文新坐火车最喜欢做的事情。从眼前一闪而过的人和物,是不是因为前世修来的缘分,才能在这电光火石间遇见,然后又分离?看着窗外的风景,柳文新的思绪飞扬。

  四个小时的车程对于一个神游天外的人并不算长。出了火车站,柳文新觉到家乡的味道扑面而来,心里由不得不觉得温馨。

  从火车站广场坐上回镇子的汽车,柳文新专门坐在了最后一排靠近窗户的座位上。

  汽车开出了城市,视野一下子变得开阔了许多!一块接一块的麦田里,冬小麦才刚刚露出了头。在视野的尽头,绿白相间的大地和灰色的天空连成了一道苍凉的灰线。

  车到镇子上的客运站的时候已是午饭时分,从镇子上到柳家胡同还需要步行半个多钟头。柳文新并不着急回家,他知道,奶奶不知道他回家,肯定没做他的午饭。

  在客运站门口的一个小摊子上,柳文新买了两个煎饼果子。一边吃一边迈开大步往家赶。

  镇子上行人寥寥,多半店铺都关着门!或许是天气的缘故,柳文新觉得镇子上的一切都好像是蒙着一层灰,好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想到这里,柳文新赶紧往地上啐了一口。奶奶告诉他,当有不好的感觉的时候,就往地上吐一口唾沫,这坏的想法就会被吐出来。

  去省城上大学之后,柳文新就一直以文明人的身份要求自己。以前的那些不良的生活习惯慢慢地都被改掉了,没想到,一回到熟悉的环境,有些蛰伏起来的习惯又苏醒了过来。

  不知道这会儿奶奶在家干什么?不知道这段时间她的身体怎么样?柳文新边走边胡思乱想,自从母亲去世之后,柳文新就得跟着奶奶吃饭了。

  想起母亲,种种记忆又涌上了心头!得有多久没到母亲的坟上看看了?想到这里,柳文新决定绕路去母亲的坟上看看之后再回家。

  自从母亲走了之后,家就不像个家了。父亲怕在家勾起他的伤心事,于是成年累月地在外面打工,很少回家。每次看到那个破败的院落,柳文新就会问自己,这个家就是自己想家时想的那个家吗?

  天灰蒙蒙的,柔弱的麦苗在北风中瑟缩着!柳文新来到母亲的坟前,他知道自己不会像电视剧里那样,一个人在坟前说上很多很多的心里话。

  此时此刻,柳文新觉得自己心里有千言万语,可是却纷纷扰扰,理不出来一个头绪!他从口袋里摸出来一张纸,这是他早已写好的这段时间以来自己的所做所想,其中当然包括范春蓉。

  柳文新蹲下身来,慢慢地在坟前挖出了一个小土坑,把这几页纸埋在了小土坑里。

  天苍远,地苍凉,面对此情此景,柳文新真的想放纵地哭一场!可是,他又不想让母亲看到他这么伤心。只允许几滴泪滚落在地上之后,柳文新便擦干眼泪站了起来。

  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柳文新扭头离去,他在心里大声地背着司马迁在《伯夷叔齐列传》中写下的句子:“天道无亲,常与善人,是耶?非耶?”老天爷真的是太不公平了!

  远远地看到了一片灰蒙蒙的杨树林,柳文新就知道已经快到柳家胡同啦!这片杨树林简直就是村子的路标,更是柳文新他们童年快乐时光的见证者。

  穿过杨树林,便来到村子的街上。柳家胡同里的每个人都姓柳,都可以按照辈分排行。柳文新在进村子之前都做好了准备,不管见到谁,都要用辈分来称呼对方。这,在村子里是一种礼貌。

  村子并不大,东西向的街道,柳文新没用十分钟便从东头走到了西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在街上竟然没有遇到一个人!只有几条饿得几乎只剩下骨架的老狗在街上慢腾腾地走。

  怎么没有人?柳文新纳闷。他们在家?还是背井离乡成了游子呢?

  在村子的最西头,奶奶家的墙皮斑驳的青砖房子在一圈新房子中显得鸡立鹤群,非常显眼。

  柳文新低头穿过低矮的大门,朝院子里喊道:“奶奶,我回来啦!”

  大伯从厨房里跑出来,在围裙上擦着沾满面粉的手。看到柳文新回来了,觉得非常诧异:“你咋回来啦!”在柳文新听来,大爷的语气与其说是询问,毋宁说是质问!

  “反正在学校也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回家来看看啦!”柳文新尽量轻描淡写地说。

  “是俺文新回来啦?快来厨屋,尝尝刚出锅的包子!”奶奶也从厨房走了出来。

  “没事儿,我只是想家啦。”柳文新的声音低得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他说的话。

  “别愣着啦!快点去厨房吃好吃的吧。”大伯柔声劝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