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柳家胡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7.迷途

柳家胡同 窗外的k94 2149 2020.01.11 21:52

  自从和凡双亚在一起之后,范春蓉从来没有想过会被抛弃!

  可是,已经整整三天了,凡双亚依然音信全无!

  范春蓉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把自己闷在新特酒店的包间里,疯狂地拨打凡双亚的电话,可是每一次都以“您好,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结束!

  在第四天中午的时候,她和凡双亚住的包间里的电话响了,范春蓉触电般地从床上跳起来,紧紧地握住话筒!“是你吗?双亚?”

  “您好,小姐。这里是前台,您的房间今天到期,请问您还续费吗?”前台服务员温柔的声音让范春蓉的心碎了一地!

  “一切都结束了吗?”范春蓉拿着话筒,在心里问自己,用空洞洞的眼神看着天花板。

  “您好,小姐,还在听吗?”

  “哦……我不……不续费了吧。”范春蓉勉强回过神来。

  “那请您在中午十二点之前到前台办理退房手续,谢谢。”

  五雷轰顶!范春蓉觉得整个世界都黯淡了。

  “喂,小姐?”

  “哦……知道了。”

  “嘟——”

  范春蓉怔怔地握着话筒,不愿意相信这一切!

  几只麻雀落在窗台上,叽叽喳喳地叫着。这引起了范春蓉的注意,她放下话筒,挪了过去。

  “扑棱棱——”麻雀全都飞走了!

  站在窗前,怅然若失!看那春日的蓝天,多么高远呀!看楼下的马路上,行人和车流都要去往哪里呀?

  若是从这十楼跳下去,会不会像那麻雀一样轻盈地飞去?飞去?我要飞到哪里去呀?

  范春蓉试图推掉防盗窗,风吹起她的长发,她的胳膊开始颤抖!

  麻雀掠过天空!如果能飞,真的能飞到凡双亚身边吗?

  凡双亚,你个大骗子!

  一想起凡双亚,范春蓉浑身酸软,又推了几下防盗窗,终于瘫倒在了地上。

  范春蓉怔怔地望着高而远的天空,两行清泪夺眶而出。

  麻雀掠过窗子!范春蓉跳了起来,扑到床上,抱着被子,哭得撕心裂肺!哭得天昏地暗!哭得神鬼动容!

  范春蓉沉沉睡去,醒来已是上午十一点多!她觉得饿了,她决定不再依靠零食来裹腹了,她要下楼去好好吃一顿午饭!

  三天来,范春蓉第一次站到了镜子前,她几乎认不出镜子里的那个人了,蓬乱的头发,黑色的眼圈,暗黄的眼珠,蜡黄的脸色!范春蓉从镜子里找不到一点往日的风采。

  她决定要好好收拾一番!

  房间里的电话又响了!

  “喂,你好!”范春蓉说得利利索索。

  “喂,您好,这里是前台,您……”

  “好的,我知道啦!我肯定会按时退房的!”范春蓉抢白了前台,挂上了电话,坐在梳妆台前,仔仔细细地给自己化起了妆来。

  “当——当——当——”

  就在范春蓉聚精会神地化妆的时候,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真的是世味年来薄似纱呀!这些服务员真的是一群变色龙,有钱的时候,对你点头哈腰,没钱的时候却横眉冷对!”范春蓉一边在心里抱怨,一边朝门口跑去,“来啦!”

  在打开门的那一刻!范春蓉觉得时间仿佛停止了,世界仿佛不存在了!

  凡双亚!竟然是他!他竟然来了!脸上挂着一如往常那样轻松地微笑。

  所有的委屈涌上心头!范春蓉愣住了,两行泪奔涌而出!把刚搽的粉冲开两道裂痕!

  “蓉蓉——”凡双亚微笑着。

  “你为什么还要回来?”范春蓉流着泪抱住了凡双亚,把头靠在他的肩上。

  凡双亚却轻轻地推开了她,“进去说吧?”

  “你知道我这几天是怎么过的吗?”范春蓉的泪似乎没了闸门,肆意地流淌。

  “蓉蓉,别哭啦!”凡双亚抽出一张纸巾温柔地给范春蓉擦泪,“我知道我的不辞而别是个很大的错误,而我也是身不由己。过几天,我就要去英国留学了。”

  范春蓉的泪渐渐地止住了,她愣愣地看着凡双亚,嘴唇有些哆嗦。

  凡双亚自在的笑容渐渐有些僵硬,继而变为干笑。

  “这么说,你是来告别的?”范春蓉被自己的冷静惊到了。

  “蓉蓉,别那么伤感。”凡双亚生硬地笑着。

  “刚才那电话……”

  “是我让前台打的,看看你还在不在。”

  “你走吧。”范春蓉冷冷地说。

  “蓉蓉,你听我说……”

  “马上走!”范春蓉大声说。

  “蓉蓉……”

  “滚!”范春蓉吼道。

  沉默……

  范春蓉背过脸去,两滴眼泪摔碎在了地上。

  “这个给你。”凡双亚走到范春蓉面前,递过去一张银行卡,“密码还是那六位数。”

  “我不要……”范春蓉慢慢地回到了梳妆台前。

  “拿着!算是我对你的补偿。”

  “你拿走……”范春蓉冷冰冰地说。

  “蓉蓉……”凡双亚的声音也开始颤抖起来。

  “姓凡的!你把我当成什么了?难道我跟你在一起就是为了钱?”范春蓉一把夺过来那张银行卡,把它扔在了垃圾桶里。

  “蓉蓉,你这是何苦?”

  “你如果是来告别的,现在就可以走了!”范春蓉不慌不忙地画起妆来,“顺便给前台说一声,我马上就下楼办理退房手续!”

  “蓉蓉,你要知道,我也是身不由己!”

  “我知道,所以我不当你的拖油瓶!”

  这时,凡双亚的手机响了,一看来电显示,凡双亚慌张地跑到房间的一角,小声地接起了电话。那声音还是断断续续地传进了范春蓉的耳朵里。

  “嗯嗯嗯,我知道啦,马上下去……”

  “有人催了不是?别硬挺着了,快点下楼吧,别让人等急了!”范春蓉用讥讽的语气说。

  凡双亚支支吾吾地不知道说什么好,脸却涨得通红,脚步却慢慢地朝门口挪动。

  “双亚,你过来一下。”范春蓉忽然用温柔的声音说。

  凡双亚迟疑地走了过来。

  范春蓉站起来,轻轻地吻了凡双亚一下,“走吧,从此之后,就当咱们俩是陌生人。”

  凡双亚走了!

  范春蓉一边流泪一边化妆,总是化不好,最后索性把所有的化妆品都推到了一边了!

  范春蓉换上没和凡双亚在一起时候的衣服,把那些名牌衣服,高档化妆品以及那张银行卡,所有的一切都被关在了门后。

  “这就像一场梦,梦醒了,所有的东西都不必带走。只有那段记忆会被埋藏在内心深处。”范春蓉下楼的时候百感交集,“世界如此之大,我这只麻雀要往哪里飞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