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柳家胡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8.冷血

柳家胡同 窗外的k94 2158 2020.01.12 16:40

  凡双亚喜欢黑夜,因为在黑夜里他可以脱下所有的伪装,真真正正地做一回自己!

  凡双亚知道,所谓的毕业宴请,不过是一次作秀,亦或者说是一次投资。在临近毕业的时候让同学们记住他,说不准哪天他就可以从同学身上得到回报了。父亲曾多次教导过,多个朋友多条路!

  在推杯换盏中,凡双亚虚与委蛇,对每个人都热情得过分!直到散了场,他才觉到整晚的假笑让他的脸非常僵硬。

  回到和范春蓉同居的套房里,凡双亚紧紧地拉上窗帘,把城市的热闹繁华隔绝在外。黑夜,真真实实地包围了自己,他从口袋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醒酒药,借着黑暗吞了下去。

  趁着范春蓉去洗澡,凡双亚躺在床上,佯装醉成了一堆烂泥!就是今夜,要不辞而别。

  凡双亚经常听白手起家的父亲说,有时候为了达到目的,就得不择手段!

  而凡双亚的目的非常清楚,那就是马上回家,按照家族的安排,出发去英国留学!在D大,他可是日日夜夜在等这一天,可是他妈妈总觉得他的年龄太小,一个人出国不放心,以至于拖到了大四!

  听见范春蓉窸窸窣窣地走到了卧室里,凡双亚紧闭起双眼,鼾声一声比一声高。只听见范春蓉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闻到一股清香躺在了自己身边。

  “难道自己的心是石头做的?为何要这样硬呢?”听着范春蓉越来越匀称的呼吸声,凡双亚知道她已经睡着了,心里稍稍感到刺痛。

  没有想到,竟然不得不让一个女孩心碎!

  在家里,凡双亚曾经对妈妈提起过范春蓉。可是妈妈在听到范春蓉是个农村家庭里的姑娘的时候,皱起了眉头,说什么也不肯让凡双亚再跟她交往。

  “咱们家一开始也不是农村的么?”凡双亚甚至能回忆起他为了范春蓉和妈妈闹矛盾时候的每一个细节。

  “就是因为咱们家一开始是农村的,妈妈才反对!”每当想起妈妈这句丝毫不让步的话,凡双亚的心就痛!

  黑暗中,壁灯发出昏黄的光,让整个卧室显得暧昧不明。

  可不可以像那些青春电视剧或者青春小说里那样,富二代为了一个女孩,放弃千万家产?这个想法只是在凡双亚脑海里一闪而过,他知道,他根本就做不来这事!他一直以来就有一个信念,手里掌握了财富,才能拥有自己想要的一切。于是,在范春蓉这个问题上,凡双亚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选择在妈妈面前低头。

  凡双亚不懂,为什么通过养殖起家的爸爸和妈妈会对农村那么冷漠?如果没有农村,哪里会有凡家现在的一切?现在家里的条件好了,竟然开始嫌弃起来农村了!可能是他们忘了,当年他们也只是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时候罢了!

  毕竟在D大中文系浸染了将近四年,耳濡目染之下,凡双亚也走了点悲天悯人的情怀。明明知道父母干涉他的恋情是不对的,但也只是无可奈何而已。

  范春蓉竟打起了呼噜!凡双亚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看来偷偷加在她红酒里面的安眠药起了作用!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凡双亚悄悄地下了床,轻轻地推开门,鬼鬼祟祟地下了楼!

  别了,D大!别了,蓉蓉!别了,青春!

  汽车在空寂的夜里飞驰,两滴眼泪摔碎在方向盘上。凡双亚把心里所有的压抑都发泄在油门上,汽车仿佛插了翅膀一般往家的方向飞去。

  在家族企业的省城分部,凡双亚见到了爸爸的副秘书,“少爷为何来得这样晚?”

  “有些事需要我处理,我想就不用给你解释了吧?”凡双亚说着就大剌剌地坐在了沙发上。

  “少爷的私事当然不必向我汇报。”副秘书脸上挂着职业般的笑容,要从他的表情上看到他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着实不易!

  “我爸说了吗?什么时候安排我去英国?”

  “少爷不要着急,要进英国的名校,还得先在国内读半年左右的预科班。”

  “预科班?”凡双亚觉得当头挨了一棒,“难不成还不能马上离开这个让他伤心的地方?”他在心里想。

  “少爷放心,不是在D大,我已经给少爷联络好了,一个星期之后去人大读预科班,半年后出国。去剑桥大学读工商管理!”副秘书得意洋洋地说。

  听说要去人大,凡双亚才稍稍安了心,“这事我爸知道么?”

  “不跟老爷子请示,我哪敢安排这么大的事情?”副秘书笑得有些谄媚。

  “谁不知道你是老爷子的左膀右臂!”

  “少爷谬赞了,我只不过是帮老爷子跑跑腿罢了。”

  “您这跑腿也跑得非常精彩!”凡双亚得知他一直以来的要去剑桥留学的愿望马上就要成真了,心里不免欢呼雀跃。

  “少爷这几天还可以继续待在省城,过几天我让司机小黄送你去北京。”

  “可不可以把司机小黄借我用一天?我想回一趟D大。”

  “当然可以!”副秘书微笑着到外面叫小黄去了。

  一想起范春蓉,凡双亚就有一种愧疚感。虽然爸爸经常告诉他说“要永远做利益最大化的事情,这样才能越来越成功”!

  可是,迄今为止,凡双亚只做了一件冷血的事情,却隐隐为此感到不安!

  迁延了三天,凡双亚才下定了决心要回新特酒店找范春蓉,他想,最好的结果是让范春蓉等他回来,最不济,也要给她一点物质上的补偿。

  小黄带他回到新特酒店,凡双亚在前台得知范春蓉还在他们的包间里住着的消息之后,心里竟感到一阵莫名的激动。

  出乎意料的是,仅仅三天没见,范春蓉对他的态度却有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准备好的台词再也说不出口,只好陪笑,陪笑,再陪笑!

  再见到范春蓉,凡双亚知道,他和范春蓉的关系走到了尽头!只好把他的存大学生活费的银行卡给她,里面还有七万多块钱,足够范春蓉生活一段时间了。

  可是,凡双亚没有想到,范春蓉的性格竟是这么烈!

  当凡双亚黯然离去的时候,在车里,他问小黄:“你说人是不是冷血动物?”

  “凡总真会开玩笑,要是冷血动物的话,咱们就不会感觉到太阳的温暖了吧?”小黄腼腆地笑着说。

  凡双亚这才注意到,今天竟然是个大晴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