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柳家胡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3.省考

柳家胡同 窗外的k94 2133 2020.01.07 19:43

  自从沈郎元回来准备复试之后,柳文新又找到了专注的感觉。他发现,一旦专注起来就会发现时光在飞逝!

  冬去春来,一件件小事左右着大家的悲欢。

  先是考研成绩揭晓了,闫学诗和沈郎元不出意外的进入了复试。张贵宗和柳文新却没有过线,不过柳文新这次表现得却很豁达,当他得知只考了二百多分的时候,坐在床上说了一句很有哲理的话:“本来就是去打瓶酱油,到最后发现酱油没打满,就要后悔当初去打酱油么?”

  柳文新觉得,最遗憾的要数张贵宗了,总成绩过了初试资格线,但政治却没有过国家线!一个文科生到最后却挂在政治上!张贵宗抽了大半夜的烟,打了一个通宵的游戏。

  第二天一早,柳文新是被张贵宗叫醒的,揉着惺忪的睡眼,柳文新看到张贵宗依次叫醒112宿舍的所有人。

  “兄弟们,我要回家一段时间了!”张贵宗用坚定的语气说。

  “回家去干嘛?”梅北光迷迷瞪瞪地问。

  “找工作去!”张贵宗决然地转身走了。

  看着老友离去的背影,柳文新很是伤感。这是一个前兆吗?原来相聚在一起的人,不管有多少欢声笑语,总要以分别结局么?

  柳文新想不明白,内心压抑着,一两个星期都没有缓过来。

  直到传来两个好消息!

  沈郎元和闫学诗成功通过复试!沈郎元被北师大古代文学专业录取,闫学诗被山师大语文教学与课程论专业录取!

  得知两个好朋友考研成功的消息之后,柳文新由衷地为他们感到高兴。在他们凯旋当晚的宿舍聚餐会上,柳文新喝得酩酊大醉!

  想起老大,柳文新不禁悲从中来,“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今天少的那人就是老大!”

  “错啦,错啦!文新!王维说少一人,是说少他自己!”沈郎元也喝得差不多了,没轻没重地拍着柳文新的肩膀大声地纠正着。

  柳文新却倒在地上呼呼地睡着了!大伙儿七手八脚才把他抬到了床上去了。

  醉酒一次,头疼三天!这话在柳文新身上非常灵验。当柳文新还觉得自己的脑袋像个不倒翁似的在脖子上来回摇的时候,又听到了一个好消息!刘辉的国考过了!成功考进了他们县里的税务局!

  又一场酒!之后,刘辉说在学校也没事,回家呆一段时间去。112宿舍又空了一张床!

  接着,梅北光回了新疆,杨震去他父母工作的学校实习,闫学诗找了一个辅导机构,早出晚归。一向热闹温馨的112宿舍顿时显得冷冷清清!柳文新慢慢地接受了这个变化,在他看来,离开,看似结局,其实也是开始。

  随着省考的日子一天天临近,柳文新在图书馆待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沈郎元虽然已经考研成功了,但每天还是准时和柳文新一起去图书馆!

  日子似流水,过得越是踏实,越觉得这水流得快。

  省考这天,竟晴得万里无云!这倒是出乎柳文新的意料,他想象了许多次,像这种决定人生命运的考试,如果在一个阴云密布的日子举行会更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慷慨感。

  刘凡杨要送柳文新去考点,柳文新执意不肯,“我又不会迷路,你放心吧!”

  起床,收拾书包,吃早饭,坐公交……柳文新的内心出奇地平静,坐在去考点的公交车里,车窗外的繁华与车里的嘈杂似乎都和自己无关,“柳家胡同,这次我真的来了!”柳文新这次报考的职位是麻柳镇政府宣传干事,而柳家胡同正是麻柳镇下辖的众多自然村中的一个。

  省实验中学!据说是全省最好的高中!大学三年多来,柳文新曾无数次从它的大门口路过,每次都是抱着瞻仰的态度!而这次,柳文新却是第一次走进省实验中学!哦!原来一个牛气冲天的学校,环境竟是这么的朴实无华!

  上午一场行测,下午一场申论!柳文新觉得胸有成竹,因为这段时间他所刷过的试题,摞起来少说也得有一米多高!

  正是靠着内心的这份笃定,柳文新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来之后,不去看那些和自己一个考场的都是什么样的人,只是低着头专心地看着桌面上的纹路,好像那很有意思,很值得研究一番似的。

  开考了!柳文新拿到行测试卷之后并没有着急去做,而是先大概地浏览一番。第一印象很重要,不光是看人,在考场上,这一原则也很适用!

  在有限的时间内做百十道颇有难度的选择题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浏览完一遍试卷之后,柳文新才谨慎地提笔答题了。

  考场上鸦雀无声,大家都在低着头认真思考,谨慎作答。当真是“无哗战士衔枚勇”!

  从窗帘的缝隙中,阳光调皮地挤了进来,可是发现考场里的人都没有注意到它,觉得怪美有意思的!

  把最后一个选择题涂到答题卡上之后,柳文新就听到了距考试结束还有十五分钟的哨子声!他挺了挺腰,扫视了一下考场,像他这么早就做完题的人寥寥无几!

  “喂!你报的哪个岗位?”下了场,柳文新还没走出考场,就听到坐在他后面考试的那人给他打招呼。

  “哎,你好。”柳文新内敛地笑笑,“报的一个乡镇政府里的职位。”

  “哎,哥们儿,我也是!你报的哪个乡镇?”那人非常热情。

  “哦,麻柳镇政府。”柳文新看那人热情,也就很诚恳地回答了他的问题。

  “哎呀!太巧啦!我也是!”那人说着伸出右手。

  “真的是太巧啦!我叫柳文新。”柳文新伸出右手轻轻地握了一下那人的手。

  “王金国。”那人依旧热情地说,“要不一起去吃午饭?”

  “好呀!”

  在聊天中,柳文新得知王金国已经毕业五年了,考公务员是他的执念。为了能尽快上岸,这两年他报的职位也越来越低,作为一个外省的人,王金国竟然选择了麻柳镇政府里的职位,这让柳文新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申论考试也异常顺利,结束之后,王金国执意要留柳文新一个电话号码,说是以后就是朋友啦。和王金国说话的档儿,柳文新偶然一抬头,发现人潮里,刘凡杨正朝他招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