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社会乡土 柳家胡同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9.寻觅

柳家胡同 窗外的k94 2119 2020.01.13 17:15

  “其实,爸爸和妈妈都很希望你能考到城里的学校来。”晚饭过后,刘凡杨的妈妈又絮叨开了。

  对于妈妈的这种絮叨,刘凡杨早就习以为常了。从学校回到家已经十多天了,几乎每天都可以听到妈妈这样的絮叨。

  “可是,我要是考到了城市里去,柳文新怎么办呢?他报的可是镇政府里的职位!”刘凡杨有自己的小算盘,可是又不方便给爸爸妈妈说。

  回家以来的这十几天里,刘凡杨几乎过着深居简出的生活。每天,刘凡杨看似波澜不惊,实际上她也有她的心事。

  她的妈妈是县一中的语文老师,而爸爸是县政府宣传口的科员,作为家里的独生女,刘凡杨可谓是父母手心里的宝!

  可是,愈是关心就愈是想面面俱到。每当爸爸妈妈都下班在家的时候,恰是刘凡杨觉得压力最大的时候。

  临近毕业,爸爸和妈妈对于他们的掌上明珠的前途各有不同的看法。

  “凡杨现在都不是小孩子了嘛,路呢,还得让他自己去选哩,咱们当长辈的可不能随意去干涉她的自由。”刘凡杨最喜欢听爸爸这么说。

  “我都是过了大半辈子的人了,就这么一个女儿,我可不想让她离我太远!依我说,就回县城来得了,咱们家在县城,要房子有房子,要车有车!回家以后,找个合适的婆家,少说也得少奋斗二十年!”刘凡杨的妈妈是坚决主张刘凡杨毕业之后能回到家里来的。

  “可是我想去农村或者乡镇的中小学当一名老师。”刘凡杨明明知道这么说母亲会生气,但是还是把自己的想法给说了出来。

  “不行!坚决不行!”得知刘凡杨的想法之后刘凡杨的妈妈的声音有些竭斯底里了!

  “为什么不行?您难道不知道么?农村的小孩比城市里的小孩更需要优质的教育!”刘凡杨丝毫不怵妈妈的竭斯底里,依然据理力争。

  “别幼稚了,依你一个人的力量是很难解决所有的问题的。我不关心别的小孩子是不是接受到了优质的教育,我只关心自己的孩子能不能过上优质的生活!”

  “是谁在我小时候告诉我要学会关心别人?怎么这个人现在变得这么自私了?我不要成为这么自私的人,我要为我的理想而努力。”刘凡杨丝毫不让步,梗着脖子对着妈妈吼道。

  “你……你……把我……气死……你就……好过了……”刘凡杨的妈妈指着刘凡杨的鼻尖,被气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

  “妈,您也别生气,我只是需要您的理解,我也有梦想,我希望能得到您的支持。”刘凡杨看到妈妈真的生气了,语气立马缓和了下来。

  “别叫我妈,我不是你妈……”刘凡杨的母亲捂着胸口。

  “妈——”

  “我看你是被那个叫什么新的男孩子给迷住了心窍!”

  刘凡杨脸涨得通红,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你恋爱,妈妈不拦着你。可是妈妈希望你能擦亮眼睛,选一个好人家,物质基础牢固了,以后才能过得幸福!”

  “知道啦,妈……”刘凡杨小声回应着妈妈,却慢慢地走开了,她不再想和妈妈拌嘴了,她害怕惹人生气,她害怕吵架!

  为了避免再和妈妈起争执,刘凡杨漫无目的地在小区楼下闲逛,忽然看到前面有很多人围在一起,还隐隐约约地听到一个小男孩的哭声。

  刘凡杨快跑了过去,小男孩的哭声更大了。

  原来,不知道是谁从楼上扔下来一个白酒瓶子,把小男孩牵的那只小泰迪狗给砸死了!

  有人指责高空抛物的那人没有素质,“那么高的楼,万一砸到人怎么办?”

  有人为这个小男孩感到庆幸,“要是再偏一点,不就砸到孩子了吗?真缺德!”

  有人同情那只死去的小泰迪,“那只小泰迪好可爱!可惜竟然被砸死了!”

  刘凡杨挤在人群中看了一会,觉得其他人都好无聊,都光知道东嘴皮子,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去安慰小男孩的。

  刘凡杨忽然觉得自己其实和这个小男孩很像,自己的感受,外人真的无法感同身受。

  “小朋友,别哭啦。”刘凡杨走到小男孩身边,蹲下来递给小男孩一张纸巾让他擦泪。

  小男孩看有人来关心他了,哭得更加伤心了。

  刘凡杨无可奈何了,蹲在小男孩面前试图安慰他,不去理会周围的人的指指点点。

  “谁在欺负我儿子!”只听到一声泼妇的暴喝,围观的人群闪出了一条通路。

  刘凡杨忽然觉得有一堵墙立在了自己跟前!

  一个穿一身黑衣服的胖大妇人立在自己跟前,如面盆似的脸上两道浓眉紧紧地皱着,两只细眼里射出愤怒的光!

  “妈——”小男孩哭着扑进了那妇人的怀里!

  “是你打死了我家的皮皮?”胖大妇人叉着腰,粗声粗气地问。

  刘凡杨愣住了,她环视四周,想找到一个能帮她说两句话的人。可是,围观的所有人都避开了他的目光。刘凡杨忽然觉得自己孤立无援了!

  “我要皮皮,我要皮皮——”小男孩哭喊道。

  “再问你一遍,是不是你把我家的皮皮给弄死的!”胖大妇人的眉毛皱得更紧了。

  刘凡杨看到所有围观的人都不自觉地往后退去,只有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例外。

  在县城,穿着得这么正式的人几乎没有,刘凡杨禁不住多看了他一眼,不禁心中一惊,那人竟气宇轩昂,眉清目秀,看一眼就让人觉得他是个可以信赖的人。

  “这狗不是那女孩打死的!”那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字正腔圆地说。

  “那就是你打死的喽?”那妇人开始蛮不讲理。

  “明明是楼上有人扔东西,把这条泰迪给砸死了,在场的各位都可以作证呀!”那年轻人环视着看热闹的人。

  “是嘞,可和这女孩没关系!”人群中一个看起来德高望重的老人说。

  “是嘞!是嘞……”众人纷纷附和。

  那妇人看来得不到便宜了,于是拉起小男孩就走了。

  刘凡杨走到那年轻人面前,红着脸小声地说:“谢谢您了。”

  “甭客气!”那人笑着说,“我叫康战。您知道刘老师在哪住吗?”

  “哪个刘老师?”

  “县一中的,教语文的。”

  “啊!”

  “怎么?”

  “不会是我妈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