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末世危机 末日逆行者之暴风中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宾狗,你的外挂已到账

末日逆行者之暴风中心 古道西人 2594 2020.11.27 22:06

  “嗯?”颜睿眼睛一眯,凑头一看。我竟然被一条鱼鄙视了?只见有一条青斑白底的大鱼在她眼皮底下转圈圈,还时不时探头朝她吐泡泡,眼神嚣张。颜睿看着一股无名之火悠然而生,随手抓了一块石头直接扔进去,没打中,那鱼还打了个水花。

  被投资人呛,莫名被主持人怼就算了,现在连只鱼都在嘲笑我?这是什么世道?“臭鱼,你等着。”颜睿瞪大了眼睛,撸起袖子走进水潭,水不深,刚刚没过脚腕,颜睿弯下腰刚想捉住它,结果那条鱼一滑溜跑远了。把她气个半死,“我今天一定要让你知道什么叫社会险恶。”喊着跟随那条鱼又进去了一点。

  村子里已经点起了火光,在颜睿的老宅门口旁,夏怡他们跟随着巴士司机和一个村子里的老人离开。一时间大门口又恢复了寂寥,这时某个人突然的咕咕叫打破了这份寂静。摄影师小哥有点心虚的低下头,应该不是我。

  “看来大家都饿了,我们……”导演扫一眼没看到自己想看的人,颜睿呢?“你们有没有看见小颜?”

  几个留下来的工作人员互相对视一眼,纷纷摇头,好像没看见。“我刚刚看见颜编导好像在屋里。”道具组组长不确定道。

  “她不在屋里,她不见了。”安辰很确定的说道,眼镜反射这远处的灯光。“看见她好像出去了,好像很久之前就出去了。”摄影小哥不确定道。

  “可能是出去跟老乡串门去了,这她不是熟吗?可能待会就回来了。”另一个工作人员说道。“唉,打个电话不就知道了吗?”副导演拿出手机拨打她的号码,结果一直嘟嘟嘟没人接。

  “她不见了,我们得出去找她。导演,你去找村长让他们帮忙找,我们先在四周找找。要是过了20点还找不到就报警。”安辰用着温和的声音下达不容置疑的命令。

  “好。”导演愣愣点头,随后带着副导离开了屋子。“我们先四周找找,手机打开,保持联系。”说着安辰率先离开了,其他人也散开找人。“一大活人能跑那去?”某个小声嘀咕了一下。

  暗下来的天连星星都湮灭,微弱的白光将地面上的世界衬得越发幽深诡异。荡漾的水波点缀着一丝白光,告诉人们这里是一处水域。

  草丛里传来轻微的摩擦声,“给我个面子。”漆黑的水潭旁安辰蹲下,眉眼柔和,静静看着那滩黑漆漆的水域,言语轻柔就像在跟一个老朋友聊天。黑漆漆的水面,没有掀起一丝浪花,甚至连刚刚的涟漪都消失了,天地间就像变成了黑白电影,播放着一些过去。

  黑白色的石板墙上一只通体黝黑的乌鸦歪着头站在外面,房子还是泥土房,这好像是小时候的场景。我在做梦。颜睿瞬间就得到了这个结论,嗯,用力掐一下自己。诶呦!好痛。做梦也能痛?

  “小脑斧,你为什么那么忧愁?”一个脆生生的女声响起在屋子里,留着平刘海的小女孩正在摆弄一只生无可恋的小老虎。颜睿瞪大了眼睛,这个小女孩是谁?我刚刚不是在院子里吗?噢,不对,我在做梦。

  那只小老虎好像对我翻了个白眼?颜睿一丝迷惑涌上心头,我好像又被一只动物嘲讽了。什么情况?小女孩愣愣的盯着它,只见一双本来妩媚的虎眼突然变成一双凶悍的斗鸡眼,嗯,不是,是鹅眼。卧槽,吓得她手脚并用啪叽啪叽往屋里奔跑,大鹅在后面从容不迫的追赶着。

  颜睿吓得心惊胆战,瑟瑟发抖,小手小脚的奋力往前爬。

  “爷爷,快,烧火!”画面一转一个带着粉嘟嘟小帽子的女孩奶声奶气的喊着,手里还掐着一个大白鹅的脖子。“烧水干哈?”木板屋里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应该是爷爷。“我要弄死它。”“嘎!”大白鹅啪叽了一声翅膀。

  嗯?这个应该是我吧。颜睿对这急速转换的场景感到了迷惑。很快村子里的很多人开始生病了,自己也是一副厌怏怏的模样,像是一朵快要枯萎花朵。小小一个躲在大人的怀里,卧在床上。颜睿甚至可以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力在流逝,全身器官都在衰竭的难受。自己快死了吗?颜睿害怕的哭出了声,昏昏沉沉的脑袋已经指挥不了身体哭泣的动作。干巴巴的眼泪,干巴巴的流着,嘴唇根本动不了。

  “乖,很快就没事了。”一个红色蝙蝠的图案深深印在她脑海里,尽管整个梦都是黑白灰,但是她就是知道那个图案颜色是红色的——红蝙蝠。抱着她的男人看不清脸,不过他垂下的头发是火红色的,鲜红鲜红的。希望和生机,生命无限的活力,无限的燃烧。

  “宝宝乖,睡一觉就好了。”男人颇有耐心的哄着她,温和的拍着她的背。嗯,睡觉,睡一觉就好了。

  “阿嚏!”走在路上的颜睿提起脚又跺下,打个喷嚏感觉整个身体都被调动了起来,一股冷飕飕的风从衣领里钻入,像刀片刮着她的肌肤。“感冒真是不好受。”自己喃喃自语,突然有人跑过来跟自己交谈,看样子像是老师,嗯,这人是谁?“我看你印堂发黑,必有血光之灾。”

  “那怎么办?大师,我改如何化解?”不,我明明是想说,你这人有病吧!这不是我想说的,颜睿在心底无声大喊着。

  “近期不要外出,如果要外出就先回老家养只大鹅,或者公鸡。”

  “嗯,鹅?我最讨厌这玩意。呃,不是,大师,您别走。”颜睿不知道为啥就说出了心声,然后那个奇怪的人瞬间就不见了。

  满天的星辰下,一条布满繁杂符文的大道直通一座精巧的机关大门。哒哒,寂静无声的空间里一个女子独自一人走在上面,步伐悠闲而轻盈。这个带着面纱的女子是那个小女孩吧,发型都没变,她活下来了?“你在看什么?”突然这个女子凑近了颜睿的脸,把她吓了一跳,这张脸跟自己一模一样。对方抬手捏诀,赏了她一条绿色的小青龙。漆黑的空间被白光撕开,云雾缭绕的山顶。

  颜睿发现自己的装束好像变了,变得跟之前那个女子一样。这是哪个朝代的服饰?古装?云雾缭绕的前方,再度看见那头火红的高马尾,是他?但仅仅只是一瞥而已,再度转换的场景,是自己死亡的场景,在参天古树下,逐渐消散的绿光如同她逝去的生命力。

  “不——咳咳。”颜睿被刺激得突然惊醒,一醒来就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慢点!”安辰轻拍她的背,顺手给她递过一杯水。“我这是怎么了?”刚刚醒来,颜睿脑子还有点不清醒。“不知道,我找到你的时候,你一直坐在水潭旁。回来就发了高烧,一直昏睡不醒。还好,烧退了。”他的声音有股安定心神的力量,颜睿的本来有点恍惚的心神安定了不少。但是脑子还是有点不清醒,为什么自己没记忆。颜睿抚了抚自己的脑袋,突然瞳孔放大。一个穿着紫色裙衫的女子站在大树顶尖,眨巴着水灵的眼睛看着她,面纱遮挡着面容。那熟悉的平刘海,是她?什么情况?

  颜睿眨巴眼睛,熟悉的屋子,戴着眼镜的安辰。没有了,果然是幻觉。想着闭上眼睛长叹一口气,再睁开。嗯?对方依然高高在上看着她。颜睿终于忍不住,张了张嘴巴。

  “诶呀,小颜醒了啊!”一大妈进来热情招呼着,“真是多谢安先生了。”

  “不客气,辛苦大妈了。”安辰跟大妈寒暄着,颜睿还在呆愣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