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儒道求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暗云遮天

儒道求仙 庄南子 2112 2019.11.28 17:00

  姜宁神色一变,不自觉后退了一步。

  这贼婆子把他叫到这里来,果然没安什么好心!

  “你别紧张,”青雪冷笑道,“这不过是最坏的办法。杀了你,的确可以阻止唤魂花继续梦侵,是个一劳永逸的办法。但我也不是个冷血无情的人。”

  姜宁暗中松了一口气,问道:“那还有什么别的办法?”

  想到自己摊上这么大一件事,他心情确实有些沉重。

  “当然有的,”青雪神色渐渐变得柔和,“只要你将自己私藏的那件凶险法器交出来,让我和慈安仔细研究一番。说不定,就可以从那件法器中悟出破解之法。”

  说到这里,她目光望向石桌上的黑罐,意味深长地道:“而且,对于上次你欺骗我一事,我还可以既往不咎……”

  这贼婆子绕了半天,还是对那件根本就不存在的“法宝”不死心!

  可问题是,他哪有什么法宝,明明就是念的那几句诗惹的祸好吧?

  姜宁自觉还惹不起这位镇守使,便躬身一礼,诚恳道:“青雪大人,我家中真的没有什么法宝啊。我一穷人家,哪来这种神通宝贝?”

  “你还不愿说实话!?”

  青雪勃然大怒,释放出体内气息,一身道袍如风鼓胀,身躯仿佛膨大三倍不止,头上的发丝也剧烈飞扬!

  这股属于修行者的气息充斥了整间石室,逼得所有灯火摇颤不止,整间石室忽明忽暗。

  姜宁心脏怦怦乱跳,血压迅速升高,血流在血管里激荡翻涌,几乎快要承受不住这股威压。

  “我说——”

  现在他也狠不过这贼婆子,先保命再说。

  青雪收敛了气息,体型恢复正常,石室灯火也回复到原来的亮度。

  她眼波盈盈流动,嫣然一笑道:“乖小子,你终于想通了。快说吧,你到底把那法宝藏到哪了?”

  姜宁心情有些忐忑,也不知道自己把这个秘密抖出来,自己会不会真被当成一个“域外天魔”之类的怪物。但他要是不说,只怕青雪这贼婆子真不会饶了他。

  “其实我没有什么法宝……”

  青雪的眉头皱起。

  “但……但是……”

  青雪连忙追问:“但是什么?”

  姜宁如实道:“但是我会吟诗。我吟诗不光击退了双面煞,还引发了那一晚的洪水……”

  青雪饶有兴致地听完,最终流露出轻蔑的冷笑:“真以为自己识了几个字,就可以像诗仙一样,诗词惊风雨,文章泣鬼神了?真是痴人说梦,荒唐至极!”

  “你就在这间石室里好好待着,等你什么时候想清楚自己将法宝藏于何处,本座就什么时候放你出去。在此期间,不提供一切饭食饮水!”

  “喂?喂——!你别关门啊,我说的都是实话啊,要不我念几句诗仙的诗给你听?不止是诗仙的诗,诗圣、诗魔、诗神、诗狂、诗佛、诗鬼的诗我都会念啊,喂——!!”

  “砰!”一声,石门锁死。

  青雪眉头紧皱,不住摇头,牙缝里慢慢挤出四个字:

  “真是——疯,了!”

  麻蛋!

  好好说真话就是不爱听,总是幻想自己可以捞到什么宝贝,你这贼婆子才是疯子吧?

  姜宁气得在心里问候了这青雪道姑祖宗三代。

  这个世界上,就没几个人愿听真话啊,想听的都是自己以为的真话罢了。

  姜宁无奈地甩甩头,就地盘坐下来。幸好他是个乐观主义者,不然真被这个贼婆子给气得肺也炸了。

  现在他总算明白了一件事情,就是他再如何拼命说破嘴皮子,青雪这贼婆子也是决计不会相信的了。

  该怎么办,才能离开这间石室呢?

  总不能一直被困在这,直到弹尽粮绝吧?

  想到这里,姜宁立即起身,沿着石室的四壁和屏风慢慢摸索。如此摸索了许久,并未发现什么机关暗门,便又回到原点盘膝坐下。

  想想看也是,这贼婆子既然存心要关他,又怎么可能给他留了出路。

  想到这里,他也懒得再想,一时无事可做,就又按照杨秀才传授的儒家炼气术运转起来,以此打发时间。

  “天地有浩然之气,杂然赋于流形之中,上则为日月星辰,下则为山岳川海……”

  再次进入神识本源……

  下方一汪湖泊是他的气海,上方是湛蓝深邃的万里苍穹,四面八方则是永无止境的深邃。

  随着气息的运转,他渐渐感到体态轻盈,仿佛一片飘浮在虚空中的羽毛。

  一副仙山图景渐渐显形……

  青峰苍翠欲滴,仙云聚涌似海。

  山巅之上,殿宇楼阁瞰云海;云海之中,一行白鹤上青天。

  这是他修行时的神识映像,出现的景色越优美,就说明心境越为纯粹,修炼自然也是事半功倍。

  感受着浩然之气的涤荡,姜宁说不出的身体舒泰。

  只是他并不知道,此时石桌上的黑罐头正在自行微微颤抖,发出极轻微的“嗡嗡嗡……嗡嗡嗡……”声音。

  神识本源中……

  姜宁愣了一下,突然发现天色已阴暗了几分,猛地抬头看去,只见一股股黑云在天际汹涌不止,犹如沸腾的墨汁,从四面八方合拢而来。

  宛如一张天魔巨口,一口口将光明吞噬,播撒下骇人的阴影!

  遨游云海的仙鹤四散惊逃,哀鸣阵阵,空中悠悠坠下一枚枚白色残羽;高耸云海的山峰渐渐失去苍翠的颜色,如同被浓墨泼染,黑得深不可测;殿宇仙宫之间,七彩虹光也迅速分解。

  浑浊的乌云继续缩小口子,将光明的范围越吃越小。

  天地之间,唯一的一道金色光柱仍笼罩住姜宁的身体,世界的其余部分已彻底陷入了九幽暗狱;但在黑云的吞噬下,这道金色光柱正变得越来越细……

  姜宁内心惴惴不安。

  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难道是他的心魔?

  当阴影落在他的脸上时,黑云终于凝聚出一张可憎的魔脸,这张魔脸作出凶恶的狞笑状。

  当最后一丝光明被吞噬殆尽,姜宁终于发现自己已经快要窒息!

  猛然醒来,石室之中黑气翻滚,灯影黯淡,两只黑气凝成的枯手正死死掐住他的脖颈!

  石室中回荡着一阵恐怖的狞笑。

  笑声撞击石壁,不断形成回音,来来往往,反反复复,千重万重,不断地冲击姜宁的耳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