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儒道求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儒道求仙

庄南子

  • 仙侠

    类型
  • 2019.11.20上架
  • 7.61

    完本(字)

41位书友共同开启《儒道求仙》的仙侠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 天黑莫出门

儒道求仙 庄南子 2631 2019.11.20 11:06

  终于摆脱了那该死的996福报,为了庆祝辞职,姜宁跟朋友们喝了个通宵达旦。

  宿醉,头疼。

  当清晰的意识回到脑子里,入眼的却是个面色寡淡的老农。

  “天黑莫出门。”

  老农干瘪地丢出这句话,便不再多言,不善言辞的样子,沉默得像块石头。

  这个时候,姜宁敏锐地发现,眼前这个老农穿着古人的服饰,哪怕葛布粗衣,那也绝对是古人的衣裳款式。

  而且,屋子里面,泥墙木柱,瓦罐木凳,甚至窗格上鬼画符一般的窗纸图案,无一不在对他阐述着一个事实:这里就是古代!

  我穿越了?

  姜宁脑子里迟滞了一下,目光投向门外。

  外头正是黄昏时分,残阳已落,暮色昏暝,在这灰蒙蒙的光景中,依稀可以看出,这里是一处古代的集镇。

  一排排的泥墙木屋比邻而立,还算宽阔的街面上看不见半个人影,家家户户此时已经关门,只有少数人家中透出油灯的光亮。

  苍凉,贫瘠,肃杀,这是姜宁第一眼的印象。

  “吱呀——”一声,老农关门,熟练地别上三道门栓,回过头来严肃地对姜宁说道:“早些睡觉,天黑莫出门。”

  看着走向卧室的老农,莫名其妙地,姜宁心头竟生出一丝不满:“这都说了几千几万遍了,天天说个没完没了,还能不能让人清静一下了?”

  这一小段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出现,让他的身子略微地迟滞一下。

  紧接着,大段大段别人的记忆冒了出来。

  刚才那老农是他亲爹!

  被他占据身体的少年也叫姜宁,这一家人生活在西香镇。

  这里并没有官府限制百姓出行的说法,却因为行路极难的原因,西香镇的人都是生于此,长于此,死于此。

  外面是个什么样的世界?镇里没几个人知道。

  也不是没胆大的出去过,但不是人间蒸发,就是丢了性命。

  也就是说,若不出意料,他这辈子都将被困囿于这方圆十里的弹丸之地。

  搜遍前身十七年的记忆,罪魁祸首是一种被叫做异灵的东西,在镇外的荒山野岭,处处都是那种东西。

  老人们说,有血有肉的,比如人和畜生,有生气,是生灵;虚幻怪异且危险的,没有生气,是异灵。

  白昼里还好,阳气盛,阴气衰,异灵大都蛰伏不出,只要不主动招惹,人们大致无事。但到了夜间阳气一衰,这些古怪凶险的东西就大肆涌出,人们只能躲在家中,蜷缩在符箓的庇佑之下。

  前身不知道是脑子里哪根筋搭错了,见一朵异灵之花开得好看,主动近前夸赞了几句,结果回来就得了一种魂症,脑子里的自我不断被磨灭,最后只剩下一具残存记忆的躯壳——此事诡异,就连前身的父母也没有察觉。

  老人们说,夜间的异灵都是凶煞。

  天黑了,绝对,绝对不要出门。

  别说出门,开门开窗都不行!

  回到自己卧室,姜宁取出火折子,点亮床头的油灯。

  昏黄的灯光里,他思忖了半响。

  这异灵和凶煞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他说不上来,前身的记忆里也没有答案。

  前身就近距离接近过一个异灵,没有发生碰触,却莫名其妙地死了。

  这让他高度警惕起来,这里分明是个怪异凶险的世界,普通人活得憋屈无比的地方,而且也绝非古时华夏的哪朝哪代。

  完全找不到出路啊,难道自己当真要被困在这狭小之地,过一辈子?

  换做别人,此时要么是眉头紧皱,苦逼苦脸地紧思对策,要么是给吓得六神无主,脑子里一片空白。

  但姜宁不同,他好歹也是个乐观主义者,遇上事情第一时间就是调整自己心态。

  “马爸爸也太小气了吧,不就是没接受你的福报,就把我整到这只有恶报的世界里来?”

  自我调侃了一句,他继续在脑子里搜寻某些积极乐观的词汇。

  但是受这苦闷环境的影响,只冒出来林妹妹那句很应当下之景的诗句。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他轻轻地去拉窗户,想偷偷观察一下,这传说中的凶煞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但是姜宁没有注意到,他适才念出两句诗声波的力量,并未消散,反而悬浮在他身旁暗暗凝聚起来。

  缓缓地凝聚成一柄透明的刀,一柄雪白的剑。

  比普通刀剑大上一倍有余,观其材质,似乎跟诗句里描述的一模一样。

  风做的刀,霜凝的剑,在缓慢成型的过程里,刃口处不断冒出一抹抹的寒光。

  姜宁全神贯注望着窗户上那道夹缝,心脏砰砰乱跳,却没注意窗纸上那堆难看的鬼画符正缓慢游动起来……

  “吱——”

  他打开了窗户。

  窗外空洞一片,看不见任何东西,没有月亮,没有繁星,甚至连屋内油灯映射出去的微光,统统都没有。

  仿佛窗口化为一张神秘的大嘴,把外边所有的景物和光线都吞吃掉了。

  这显得极为不正常。

  窗口有一小阵一小阵的阴风灌入,明明外边什么都看不见,却感觉像有头庞大的活物凑在那里呼吸。

  这阴风不大,却吹得姜宁毛骨悚然,浑身寒毛都一根根倒竖起来。就连他潜意识里都给出一个极度危险的警示!

  他谨慎地后退,从床下取出一根木棍,蹑手蹑脚地朝着窗口探去,像是要捅破那里隐藏的神秘和危机。

  窗外依然是什么都没有。

  但木棍探出去,却如泥牛入海,探出去的部分莫名消失。

  “咔嚓、咔嚓……”

  彻骨的阴风里,木棍一段一段地消失,像是被隐形的怪物咀嚼着吞咽下去。

  糟糕,当真遇上传说中的凶煞了!

  姜宁一个哆嗦,将剩下的木棍朝窗外掷出,自己快速地缩回屋内,远离窗口。

  外边依旧是什么都看不见。

  “咔嚓、咔嚓……”

  好一会儿,令人胆寒的咀嚼声终于消失,世界又重新安静下来。

  但姜宁不敢过去关窗,就连再取一根木棍去推窗也不敢。

  窗外依然是一片空洞漆黑,但他的理智告诉他,那里绝对是无比的凶险!

  在那片幽暗无光的空洞里,渐渐地,亮起了六盏拳头大小的灯泡。

  姜宁倚在墙角下,冷静观察,决定一有什么切身的危机,就马上夺路而逃。

  越来越多的东西,从黑暗空洞里浮现出来。

  那六盏灯泡,是凶煞的眼睛。

  一张巨大的怪异人脸,把窗户挤得是满满当当!

  怪脸怕是有水缸大小,长有双面,每一面都长着两横一竖三只怪眼,没有鼻子,却有着一张足以吞牛噬虎的大嘴。

  一张脸上挂满了惊讶,似乎没料到房屋主人竟敢开窗,让它至今都有点儿始料未及的模样;

  另一张脸上写满了惊喜,似乎就像人们见到美食佳肴的那种惊喜。

  无论是惊讶还是惊喜,都完全不像人类正常的情绪,倒是与两栖动物那种天生的冰冷相类无几。

  骤然惊惧之下,姜宁身子猛地一震。

  人类对付不了这种凶煞怪物!

  与此同时,他脑中快速分析:这头凶煞一定是在窗前守了好久!

  怪脸凶煞大嘴裂开,似乎在告诉猎物,它在得意地笑。

  在姜宁的眼中,那张一米宽阔的嘴中,利齿如刀,密密麻麻,狰狞无比!

  水缸大小的凶煞,无论如何是挤不进正常窗户的,姜宁终究没有失去理智,暗暗松了一口气,努力抚平自己紧锣密鼓般的心跳。

  自始自终,他没有发出声响,那凶煞也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在这寂静的夜间,窗内窗外都安静得出奇,空气愈发凝结,让人窒息。

  怪脸凶煞那张宽阔的巨嘴,裂得越来越大,达到一米五的样子。

  它没有四肢,只是轻轻朝着窗内一挤,身体竟像滑溜溜的泥鳅一般,悄无声息地挤进了屋内。没有任何犹豫,它的巨嘴如同一张黑色大网,朝着姜宁笼罩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